55彩票官方最新版

身为暗杀者的我明显比勇者还强_第二章 陷阱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二章 陷阱

Side 佐藤司

我一点都不喜欢织田晶。

不知道为什么,我跟晶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有相同的境遇,甚至还经常在学校被编派在同一班。我想这已经不是孽缘可以形容的了,应该算得上是一种诅咒吧。到了高中也是如此。我明明已经考上当地学生绝对上不了的名校,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他还是进了同一班。

然而,对方竟完全都不记得我,国中一年级的时候,他泰然自若地跟我说:

「初次见面,我叫织田晶,请问你的名字是?」

我跟晶已经在同一个空间里相处了十年左右了吧?在这之间我们不知道擦肩而过多少次,甚至还曾经比邻而坐。不是我自夸,但我的五官算是长得很端正,外型可说是比晶还要亮眼。不过,他却完完全全不记得。

说到我讨厌织田晶的理由,那就是他常常表现得一副遗世而独立的模样,总是把其他人当作是笨蛋。对于不感兴趣的事情,他可以忘得相当彻底,这种大脑的运作方式我也非常讨厌。

来到摩莉甘之后,即便我成为了勇者,状况还是一样。对于消除存在感非常厉害的晶,似乎成为了暗杀者,常会搞消失,晃晃悠悠地不知道跑到哪里去。

置身陌生环境时,跟着团体一起行动是基本观念,怎么会连这点都不懂呢!?

为什么要看不起我?

我是勇者,可没有那种闲工夫去管区区一个人类。因为我必须要拯救这个世界。然而,当我一想到晶,内心就愤愤难平,怒气油然而生,完全都没办法冷静下来。

我是勇者,明明就应该要像传说故事里的英雄一样,随时保持一颗冷静的心。

就算我以一个勇者的身分,激发了大家的士气,但晶还是不为所动,反而像是把我当成笨蛋一样,用呆滞的表情看着我。而且,当他任意跷掉训练课程时,我想要对他表达一下我的愤怒,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的房间在哪里。

我真想大喊:「开什么玩笑!」

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将力量结合起来的话,可是没办法打倒魔王的。要是打不倒魔王,就没办法离开这里,回到原来的世界。

也就是说,无法配合班上同学的家伙,不可以摆在班级之内。反正那家伙总是独来独往的,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要当他的伙伴。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

「晶,你的状况如何?」

「慢慢在进步。看来只有我的训练课程残酷过了头啊。」

「啊哈哈,但是,你做得很好不是吗?就连吉尔的叫声也变大了呢。」

「嗯嗯,那是因为我想要好好锻炼自己的身体。」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跟骑士团团长的关系变得如此密切。

而且,感觉得出来他隐藏自己气息的能力也比以前更厉害了。即使是身为勇者的我,对于提升属性等级都烦恼得不得了了,但这家伙却不晓得在什么不知名 的地方,安步当车地提升了自己的实力。当然我并不认为他会比我还要强,暗杀者把手伸向勇者的领域什么的,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一个月后就要闯进迷宫了,到 时候我一定会展现让晶以及骑士团团长都为之震惊的坚强实力。

我一定会让你知道,身为勇者的我,从本质上就跟你完全不同。

「等着看吧,织——田——晶!!」

Side织田晶

当时约定好的一个月后的日子终于到了。摩莉甘的历制和地球是一样的,或许一开始把历制的概念传给摩莉甘人民的,就是第一批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勇者 吧。过往的勇者所带来的似乎不只有如此而已,好像是因为有了他们,摩莉甘的饮食文化才能如此进步。以这座城市的调味习惯来讲,是稍嫌淡了些,所以我想,有 可能是从拥有这种饮食文化的国家而来的勇者所传承下来的吧。

下次到城郊一点的地方逛逛吧。说不定会有咖哩可以吃呢……好想吃妈妈煮的咖哩啊,好想赶快回家。

「那么,大家都到了吗?要往人之洲的迷宫前进啰。」

「人之洲的迷宫?」

我听到有人喃喃地念了一句。因为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都只知道要去一座迷宫,根本就不知道原来迷宫还有名字。不过,因为我已经听萨兰团长提过好多次了,所以倒是心里有数。

萨兰团长笑嘻嘻地开始解释迷宫名称的由来。

说起来,他真的很会照顾人。可能是因为他脑袋里的知识绝非半桶水,而且也不会让人感觉好像在面对老师一样。如果我得与他为敌,那他一定会是我第一个想要杀的对象。不过,我是不可能背叛萨兰团长的。

「在每一块大陆上,都各有一座迷宫,并且直接用大陆的名字冠在迷宫上。就好比说人之洲大陆的迷宫,就是人之洲迷宫。」

「原来如此。」

说明结束之后,王城开始配给每个人生命力及魔力的药剂各五管。生命力药剂是疗伤的替代品,洒在伤口上,任何小伤都能马上痊愈。萨兰团长还刻意在大 家面前,实际用剑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下一道伤痕。然而,那一群勇者看到这一幕,就已经全都脸色苍白。这些家伙真的没问题吗?接下来就要去追杀魔物了呢……相 对来说,吉尔副团长就好像已经非常习惯了似的,完全无动于衷,只是用呆滞的表情看着萨兰团长。

出发的时候,团体里弥漫着要去远足的氛围,没想到迷宫近得叫人感到意外,一出森林就到了。跟王城这么接近真的可以吗?万一魔物从迷宫中窜出来的话,那应该会一击就攻溃王城吧。

「啊,王城布有非常强大的结界,所以就算魔物纷涌而至,城里面还是很安全的。」

萨兰团长边看着我边说明,彷佛看穿了我内心的想法。他脸上的笑容真是灿烂得不得了,果然是具有特异功能的萨兰大人。

来到迷宫的巨大入口前,乍看之下还以为是森林突然大大地敞开了。入口前聚集了非常多的人。我们的眼睛全都眯了起来,就好像看到突然闪射的强光导致 头昏眼花一样。有不少人因为前面壅塞了,所以不由得心生胆怯。那些人全部都从森林里走出来,一起把我们团团围住。眼前的场景,感觉就好像傍晚的超市里,一 触即发的主妇之战。

由于太过惊讶了,所以大家都停下了脚步。虽然说骑士团的团员暂时挡住了这一大群人,但人数真的太多了,什么时候冲破防线都不奇怪。

「————不要停下来!你们可是勇者呢!在民众的面前,请好好地挺直胸膛。」

萨兰团长用充满紧张感的声音激励着大家,一点都不像平常那么温柔。他的音量很小,群众明明应该听不到的,然而却不知为何开始有回音传来。不知不觉,我们的背脊全都挺直了。这到底是什么技能啊。

「「「萨兰团长!!」」」

「「「吉尔大人!!」」」

「「「勇者大人!!!」」」

欢欣鼓舞的尖叫声响彻云霄。萨兰团长跟吉尔副团长的人气可真高啊。结果我们也顺道受到呼喊了。走在最前面的笨蛋勇者,早早就露出了笑容,开始散发亲切魅力了。

算了,那家伙的确就是长得帅啊。我隐蔽了自己的气息,慢慢走到了队伍的最末端。接着,我猛然环顾四周,发现有一个用连帽外套罩着头的人,正用锐利的眼神看着我们。以身高来看,应该是个女人吧。她狠狠瞪着我们,感觉好像我们是她的杀父仇人似的。

我们从来不曾踏出王城一步,今天是第一次走到外面来,所以实在不晓得为什么她会对我们怀有如此深的恨意,但她这么杀气腾腾地看着我们,感觉实在很差,如果

可以的话,真希望她不要再这样了。

我偷偷地离开队伍,潜到了身穿连帽外套的人身边,接着侧眼看看萨兰团长,发现他也正看着我。所以我想稍微脱队一下,应该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喔不,一想到后续会被他叨念半天,其实算是挺不妙的吧?算了,都已经来到身穿连帽外套的人身边了。

「喂,你为什么要这样瞪着我们呢?」

我尽可能用开朗的声音出声询问。身穿连帽外套的人吓了一大跳,并把脸转向我这边。

「……」

「啊,我不是跟着骑士团过来的,也从不曾想过要跟着他们。因为实在很在意你为什么会有如此炙热的杀气,所以只是一个好奇的人罢了。」

为什么呢?我再次提问,结果身穿连帽外套的人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

「……你知道把你们视为勇者的这一群人,是做出了多大的牺牲才把你们召唤过来的吗?」

声音听来就像是晶莹清脆的风铃,感觉上是个可爱女生的声音。看来可能年纪跟我们差不多。

「……呃,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就是这样。所以等到你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再碰面吧。我总觉得之后还会再碰到你。」

说完之后,她就混入了人群之中,销声匿迹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有这种感觉。」

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思考着当下的状况。

召唤所附带而来的牺牲……在我经常阅读的复仇系小说之中,受到召唤的人会面临两种状况,一是自己原本世界的家人被当作祭品,二是自己被异世界的其 他不同种族抓走当祭品,以前者来讲,我是一点都不敢想;而后者也是如此,想到之后在这个世界的状况,就会觉得举步维艰。如果,我的想象与现况相符的话,那 么国王一行人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在萨兰团长隐蔽自己的气息来叫我之前,我一直都站在原地。

「喂!要过去你那里啰!!」

「呜呜哇啊啊啊啊!!」

「回复!快帮我回复!」

在同学们哭天喊地的空间里,我叹了一口气。

我不加思索地挥动右手,先将袭击身边女子的一只巨鼠魔物杀掉。记得没错的话,我现在帮助的女子应该是属于战斗系的职业才对。

「你不觉得这些家伙真的很碍手碍脚吗?」

「……以今天的状况来说的话,的确不容否认啊。」

我在被魔物团团包围的情况下喃喃抱怨着,结果在我身边帮助其他同学的吉尔副团长也出声认同。回想起我们落入这一步的缘由,我不禁再次深深地叹息。

那是发生在我们多次进入迷宫,历经了无数次的战斗,对于迷宫的等级已经有切身的感受之后。

从第一层开始,一直到第三十层,我们顺利地挺进。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隋,毕竟我们是被召唤来异世界,等级都经过强化的空降部队。如果连这等小事都办不到的话,那后续发展可就堪虑了。

那时候,就连局促不安的同学,也都能够做到每人至少一次狩猎一只魔物的程度,因此整体来说危机意识相当薄弱。即使骑士团的骑士们在一旁守护着,但同学的人数基本上多出了不少,因此总是会有顾此失彼的情况会发生,此时勇者组的成员就登场了。

先前我也曾提过,所谓勇者组的成员,指的并非是全班同学。连同我在内,被召唤过来的同学合计有二十八人,每七人分成一组,共分成四组。而勇者组是由萨兰团长在我之外的同学中挑选出菁英所组成的精锐部队。

跟萨兰团长讨论过后,我加入了一个不起眼的队伍里。毕竟要参与训练是一件麻烦事,而且得跟笨蛋勇者照面也相当痛苦,当然我也担心自己的状态会被公开:绝不是单纯因为我很讨厌前两个原因,才决定这么做。

总之,这个勇者组里头,就是有这么一个一点都不符合勇者称号的傻瓜。

因为觉得自己可以从容面对,所以就在迷宫里嬉闹,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然而这家伙却完全不听萨兰团长的制止,自顾自地往前挺进,还动手按了墙一下,那摆明了就是藏有机关啊。

看来这显然是迷宫内所布设的一种陷阱,我的「觉察危险」技能让我得知危险近在眼前,但我压根都没想到居然会有完全不听忠告,拚命想要挥动死亡大旗的家伙存在,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快!排数组队!」

在萨兰团长拔剑摆出作战态势的同时,挂在墙上的陷阱发出了红色的光芒。接着,无可计数的魔物从墙上不断涌入,虽然说每一只都是已经出现过的初级魔物,但无奈的是数量真的太多了,看来起码有破万吧。

「喂喂!不用太在意初见杀啦!」

我和骑士团成员们,以及笨蛋勇者,全都立刻就进入战斗状态,然而同学们却不一样,大家作势挥舞着自己手上的武器,看起来很明显就是在往后退。甚至还有人,像是一些女生,开始到处乱跑。结果,现场又恢复到呼天抢地的状态了。

「……萨兰团长,要先到此为止吗?」

「说的、也是。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失去斗志的人。算了,能够进行到这里,已经,很厉害了。」

话语被切得一段一段的,看来一扬手就干掉十几只的萨兰团长,也快要露出疲态了。当然,我知道他一定会斟酌自己的能力。

「勇者们,我会使出绝招来为你们开路,请赶紧逃回一楼。要把倒在地上以及受伤的同伴一起带走喔。」

话才刚说完,萨兰团长就把剑朝着天空高高举起。

「主啊,请赐予我力量!『天剑』!」

发出闪耀光芒的利剑往下一挥,彷佛就像一张光毯笼罩下来,处于范围内的魔物全都被消灭了。同学们比我早一步摆脱魔物的包围,朝着为了往上爬而建造的楼梯逃走。

我用暗器打倒了追赶同学们的魔物。

「我们也撤退吧。晶,多对一的厮杀对你来说太不利了,快离开吧。」

「啊啊,我知道。」

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暗杀者有机会可以打败能力在自己之上的对手,但遇到多对一的状况,就会处于劣势了。虽然我想了许多应对的策略,但都还在实验阶段。

「火焰啊,全部烧毁吧————『火炎阵』!」

「大风啊,赐予火焰力量吧————『风之刃』!」

骑士团成员让大火烧得更广,吉尔副团长的风魔法不仅可以杀死魔物,更能让火势更旺。大风可以强化火的威力。这似乎是接续初代勇者的后辈之中,不知 道第几代的用者所传授的技巧。然而,由于控制方面相当困难,是同学们在的地方就不能使用的合体技。就说吉尔副团长控制风的能力真是出神入化,不仅没有把火 弄熄,还反而强化了威力,光是做一般的锻炼不可能办得到。

在魔物们临终前的惨叫声中,我也在萨兰团长的催促下离开了。当时我并不晓得,原来还有比这里更可怕的地狱在前方等着我们。

虽然说我们都平安地从激烈的战斗中脱身,但魔物当然也尾随而来。

「主啊,请守护我们吧————『防护圣域』!」

萨兰团长将手往前伸去,一道光墙便阻断了迷宫的通道,魔物们一碰到光墙就随即灰飞烟灭。

光魔法被称之为神圣魔法,属于高级的结界魔法,只要一出现就能消灭低等的魔物。

这么说来,根本不需要勇者吧?只要骑士团……喔不,只要有这个人,感觉上就能把魔王打倒了。

萨兰团长可能是注意到我有话想说的眼神了,因此苦笑地说道:

「我等等会详细说明的,包含你的疑问在内。」

萨兰团长果然是超能力者。

跑了一小段路之后,前方传来一阵哀号,这声音听起来,似乎是班上的吉祥物————佐野。她啊,要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来做这些事,真的是难为她了……不过仔细想想,整个班级应该也没有人觉得这件事情不困难的吧。虽然说也是有人不认为很棘手。

「我去看看状况。」

吉尔副团长说完后便垂直地跑上墙壁,萨兰团长当然不在话下,不过没想到这人也有两把刷子呢。

一般人是不可能在穿着镗甲的情况下上墙奔跑的,并不是这个世界的重力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奇怪的是这些人。吉尔副团长能够做到这一点,是结合了速度、敏捷性,以及平衡感等要素而来。基本上,这种身轻如燕的技能应该配备在暗杀者身上才对……

其实,我也想要垂直地在墙上奔跑,然而身上穿着铠甲是不是真的能办到,对此我抱持着高度怀疑。轻轻松松就做到这一点的吉尔副团长好厉害。真的厉害极了。

「呜哇————————!!!」

如同撕裂丝帛的尖叫声再次响彻迷宫。可能是奔跑的速度加快了吧,声音听起来比刚刚还要更近一些。这次并不是佐野的声音,而是另外一个女孩子。我使出最后一分力,快速拔腿飞奔,终于来到了尖叫声的出处。

「……这是什么啊?」

「……那个是……难道说!!」

我和萨兰团长,以及所有骑士团的成员,全都哑口无言。

「咕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

「……咕!」

「结界师就这样直接持续扩张结界,可以进行回复的人,全都用上自己的最高等级去帮他回复!」

在大家眼前的,是牛头人身的牛头人,如此巨大的魔物,是不应该出现在迷宫上层的。

「搞什么啊!牛头人可是迷宫深处的魔物啊!!」

「……啧。」

我啧了一声,斜眼看着嘟嘟囔囔碎念的骑士团成员,接着便冲到了牛头人的脚边。萨兰团长也已经跑到了吉尔副团长下方。

一晃眼,我看到了。站在四处乱窜的同学们正前方,辛苦地挥剑抵御的,正是勇者。好不容易结界延伸到了佐野同学前方,吉尔副团长也诱使牛头人分心 了,但勇者却站在那个位置,如此一来牛头人什么时候把注意力转向同学都不奇怪。虽然他是一个又笨又碍手碍脚的家伙,但如果他真的死掉了,我还是会觉得良心 过意不去。

「……快!」

我学吉尔副团长在墙壁上奔跑到前线,首次出击就是用银色的短剑扣打牛头人的喉咙。装饰在剑柄头部的绿色宝石拉出了一道轨迹。

「呃!蛤!?」

牛头人的身体实在太坚硬了,短剑应声粉碎。太奇怪了。这根本就是无视于自然法则的坚硬程度。就算短剑再怎么不济,只是贵族用来妆点自己的饰品,但 在过往的训练中,我已经做到无懈可击,而且虽然身为业余者,但我可是每天都非常用心保养武器,因此可以说我只是单纯因为强度的问题而落败了。

我丢下只剩剑柄和宝石的短剑,站到了勇者身边。

「……是晶吗?」

勇者眉头紧皱地说着,但表情看起来似乎感到安心了一些。我看着在我们身旁一样陷入苦战的萨兰团长一行人。

「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勇者包覆在回复的淡淡光芒之中,挥舞着已经折断得只剩一半的长剑,并慢慢地一字一句开始说起。

Side佐藤司

在组员之一的斗拳士渡部克己启动了陷阱之后,我们离开了战线,将魔物留给骑士团和晶去对付。骑士团的成员面对这种初阶的魔物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但晶就让我有些担心了。就我眼睛余光所及,看得出来他的能力高过我们一个头以上,但实际能够作战到什么程度就不得而知了。况且,暗杀者在多对一的情况下应 该也会感到很棘手。

如果晶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难辞其咎,因为我是渡部克己这一组的领袖。当然对其他同学来讲也是如此。不能因为还在迷宫上层就掉以轻心,这从刚刚的陷阱事件就可以看得出来。

在逃跑的过程中,迷宫里的魔物当然还是陆续来袭,虽然只有一到两只左右,但对于急着想要离开的我们来说,只要有魔物就是一种麻烦。

就在我焦虑地想要快一点、快一点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喃喃地说:

「对了,我们没有驱魔的烟雾弹吗?」

听到这句话,我吓了一跳。在出发过来迷宫之前,我从公主的手上直接拿到了烟雾弹。大概是因为那时候骑士团的成员们以及晶,都没有拿到,所以他们才没有想到这个东西吧。

公主把二十七个烟雾弹交到我手上,并说:「为了预防万一,我准备了这些,先交给你了。」说着,脸上露出了非常美丽的笑容。

「好了,那么,因为我们还不知道烟雾弹的效果会扩及多大的范围,所以就每一支队伍分开使用吧。」

首先是佐野同学的队伍将烟雾弹丢到地面。十几秒之后,可能是效果开始显现了吧,再也没有魔物靠近他们。有几次魔物看来是要往我们走来,但看到这边 的状况后,立刻头也不回地慌忙逃走了。这是对人产生了效果,还是纯粹在地面上所产生的效果呢?我们不得而知。几分钟后换晶所属的队伍使用烟雾弹,等了一会 儿之后,烟雾散得差不多了,我们终于能够找到通往楼上的楼梯。可能是烟雾弹的效果耗尽了吧,数十只小魔物接连对我们展开袭击。

「就是现在!」

为了赶跑这些小魔物,我的队员用上了最后的烟雾弹。我觉得我们的烟雾弹所发出的烟雾颜色似乎有所不同,这是因为心理作用吗?

就跟我预想的一样,小魔物们都被赶跑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

一开始最先察觉的是佐野同学。她用手比着前方的墙壁,发出了尖锐的惨叫声。往她所指的方向一看,我们也都顿时噤若寒蝉。

有一个巨大的魔物从墙上冒了出来,这个宛如希腊神话般的史诗级怪物,很明显不应该存在于这一层楼,这一点就连我也看得出来。

「……牛头人?」

就在我喃喃自语的同时,那家伙扬起手里的棍棒,用力一挥动,棍棒猛击的下方,就是佐野的位置。在我展开思考之前,身体已经先行采取行动。我朝着佐野飞奔,然后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用长剑将棍棒落下的方向引至地面。

这是骑士团团长在训练期间亲自教我们的招数。

因为我听说有些敌人是可以封锁我们的技能的,于是我就想要试试看若是只靠剑术的话,自己可以做到什么程度。这时候,团长说了:

「当你遭遇实力在你之上的敌人时,不可以想着要正面交锋。请试着思考四两拨千斤的方法。」

在面对依赖蛮力的敌人时,如果用力量去对抗,那结果可想而知。话虽如此,但若是一味躲避,也没办法做到反击。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四两拨千斤。事实上,靠着一把小小的武器,就可以轻轻松松地让猛力挥击的长剑转往各个不同的方向。

我回想起训练时的情景,并在对上力量明显强上许多的牛头人时,笨手笨脚地进行尝试,但结果实在是惨不忍睹。

「咕哇啊啊啊!!!?」

「司!!」

双手不是麻痹了,而是手腕宛如骨折了一般,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没让剑脱手,不过剑身却也已经折成两段了。当下一波的攻击再度来袭时,一定会————死。

才刚想到这里,牛头人就把棍棒从地面上拉起来。这次也是一样为了挥动武器而屏住了呼吸。一阵尖叫声从后面传来,那不是佐野,而是别人。如果还有在那边尖叫的闲工夫,那倒不如来帮我回复一次啊。

不行不行。我的思考模式已经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了。

接着,往下挥舞来到我面前的棍棒,被某种东西打到,攻击方向也因此产生了偏差。

「……还真是勉强赶上了呢。」

站在我身旁不停喘着气的,正是骑士团的吉尔副团长。

「再撑一下,萨兰团长就会赶来了,在此之前我会先把这些家伙引到别的地方去,所以请你先撤退吧。」

「知道了。谢谢。」

「……干得好。」

两手都已经骨折的我,完全就是拖油瓶。吉尔副团长对着垂头丧气的我,说了一句干得好,并摸了摸我的头。尽管我泫然欲泣,但还是拿着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的断剑,退到了同学们的身边。

「司,你的手……」

「神圣之盾,守护我们、拯救我们。请让我用魔法的力量,来换取守护大家的屏障……『防护罩』!」

「……这是?」

「可能不堪一击,但总是聊胜于无吧?」

一道淡淡的屏障耸立在我面前。这当然是出自佐野之手。这个结界恐怕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最大极限了,但是跟刚刚萨兰团长所展示的结界比起来,还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我在痛到扭曲的表情中挤出一个笑容,并对佐野说了声谢谢。

回头看看吉尔副团长,虽然他全力使出了魔法与剑法,才勉勉强强能跟牛头人相抗衡,不过倒是挡下了所有的攻击。

「结界师就这样直接持续扩张结界,可以进行回复的人,全都用上自己的最高等级去帮他回复!」

吉尔副团长朝我这边看了一眼,看到我脸色发青,于是做了这样的指示。接着我就被包覆在轻轻柔柔的光芒之中,痛楚也终于缓和下来。如果再晚一点的话,我可能就会失去意识了。

「团长!」

终于,在吉尔副团长的下方,萨兰团长前来增援了。能够赶上真是太好了。

就在这时候,我的身边也间不容发地出现了一股气息。

「……是晶吗?」

说真的,晶会来到我身边,真的让我吓了一跳。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

Side织田晶

听到大致状况之后,匆匆看一眼勇者所受的伤,果然是相当严重。不仅身体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痕,双手手腕的骨折处也变紫发肿了。

「你啊,居然没有昏倒呢。」

「啊啊,我自己也感到很惊讶,但如果我不站出来守护的话,那就没有人可以保护同学们了。」

听到勇者的宣言,我嗤之以鼻。一股怒气明显地从旁边投射过来。我想,我应该要把这家伙想都没想过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要是不说的话,我看这家伙一定不可能察觉,全班同学也都是如此。

「这样的话,谁来守护你呢?」

「这个嘛……」

我将视线从骑士团与牛头人的大战实况,移往勇者的双眼。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看着他了。

「勇者并不是为了守护大家而存在的,你的力量应该要用来打倒魔王。」

后方的那些班上的家伙们,也全都静下来听我说话。我直截了当的言论似乎引起了小小的骚动,但大家还是等待着我接下来的发言。

「你必须要更加保重自己。」

「……这样的话,谁来保护大家呢?」

勇者一脸不满地对着我说,看来我必须要把结论说出来了。我脸上露出了笑容。

「自己的生命,要由自己守护。」

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为了我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使用过技能。即使真的用了技能帮助同学,也不过就是因为帮了对方之后对我自己有好处而已。勇者睁大了双眼,彷佛此时此刻才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

若说是职业属于非战斗系的人,那也就算了,就连战斗系的家伙也要守护,有没有搞错啊。虽然说我都会选择开溜,但好歹也还是接受训练了。

这些家伙,果然全是笨蛋。

「为了我……不,我是勇者……身为勇者的我,就是为了拯救大家而……」

勇者的状况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奇怪。他压着自己的头,不停喃喃自语。

我强烈地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氛围。真的非常奇怪。

呃,-->">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