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七章(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七章(下)

前情侣进行约会<后>「死推理狂。」「死宅男。」

◆ 水斗 ◆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女朋友的东西。

其期间单纯计算的话长达一年半,但与此相对的是,我的,以及她的约会经验值却是显著地稀少————这也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圈一个个比起流浪猫都要来得狭窄的缘故。

选项其一,书店。

选项其二,图书馆。

选项其三,二手书市场。

【你也是三点神教的信徒吗,纸城!】

那么,今天要去哪儿?

————大体上就是这种感觉。

世上的情侣们总是网罗着诸如卡拉OK厅、电影馆、餐馆以及鸭川河畔等等各式各样的约会路线,但我和绫井两人毕竟都是家里蹲,找不出什么特意跑去不习惯的场所的理由。

因此,今天的约会事件对我来说可算是充满了未知。

星期六早晨。比起平时起了个大早的我,在迅速打点完毕之后,没有和结女碰面就走出了家门。

我已经和结女定好了在京都站内名为『时之灯』的广场碰头。因为那样看起来会更像约会一些————这是来自那个男人的指示。

坐上地铁一路摇晃着来到京都站后,从八条东口走出车站大楼。

我前往的,是坐落在附近的夜行巴士的候车站。那是个齐备了卫生间和化妆室的收费休息处,价格对学生们来说还算公道,可以利用(听说的)。

穿过大门,只见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男人————川波小暮,回过头来看向我。

「哟,伊理户————哎呀呀~……」

川波这一身七分袖、七分裤的打扮也只适合轻浮又吊儿郎当的人了。他看着我,露出了一副无语的表情。

「我说你啊……这可不是要去便利店哦?」

「我知道啊。」

「那你好歹多花点力气在打扮上啊!」

「?」

有什么奇怪的吗。我不过是一如既往地打开衣橱,把最外头的衣服穿来了而已啊。

川波满脸可悲地长叹了一口气。

「嘛完全不出所料就是了。我就猜你是这种类型的人了。」

「这种类型是哪种类型啊?」

「就是那种连约会都不怎么上心,以女孩子的角度来看算是相当受不了的类型!」

烦死啦。我可从没被批判过服装品味啊。

「总之,我这边给你准备了一套。换了吧。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了。」

「诶诶?我就这样也没问题啊……」

「我的意思就是说这样完全不行啦!看来有必要重申一下今天这次行动的主旨啊!」

川波把我推进试衣间,将一套全新的衣服甩给了我。就连鞋子都挑了我的型号。这算什么啊,还特意给我准备好了么?这一套加起来得值多少本的文库本啊……。为了别人的约会有必要这么拼的么。好恶心。

「面对为了你————不,为了你们————而自掏了腰包的挚友,这视线还真是过分啊伊理户!」

「抱歉,但我不会对自己撒谎。说实话你超恶心的。」

「别说得跟拒绝人家的告白一样!嘛毕竟所谓的兴趣基本都是恶心的东西所以姑且还是可以原谅的就是了。」

原来是可以原谅的么。而且替我打点居然还是你的兴趣么。真的好恶心哎。

「听好了,伊理户。今天进行约会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个世间罕见的现充神经病南晓月放弃伊理户同学。」

换完衣服后,川波一边在我的头上抹着发蜡,一边仿佛为了堵住我的退路一般,又一次确认了作战概要。

「是为了让伊理户结女在刚入学的时候放出的弟控宣言假戏真唱————只要让南那个家伙明白伊理户同学只对你一个人有兴趣,她所谓的家人计划什么的马上就会被炸成灰了才对。为此,你必须把伊理户同学撩到神魂颠倒,作一场卿卿我我的戏,让南的心脏爆炸四散才行。」

如果是那个女人的话,一旦得知你和伊理户同学约会,就一定会来偷窥的。————川波如是说道。

……道理我是懂的,懂是懂的……。

「喂喂,咋回事?接下来你明明就要和学年第一的美少女约会了,你咋就这么一脸不情愿的啊?」

「……不能向她说清楚南同学的情况,意味着她对这次事件一无所知。也就是说,我必须尽心竭力地将那个女人攻下才行吧。还有比这更沉重的事么。」

「但是其实意外地简单啊。照我看来的话。」

川波不负责任地嘻嘻嘻笑出了声。这家伙又在胡言乱语了。

虽说我对这以川波的一己之兴趣而策划出的计划不可能没有任何意见,但很不甘心的是,我并没有想出什么替代的方案来。

将蜜月过后分手的前女友再一次攻陷————越想越感觉我就像是个留恋着过去的女人的废物男人,让我很是不舒服。

正当我叹气不已的时候,川波的工作似乎已经结束。

川波看着自己的作品,也就是我现在的样子,竟吐出了呻吟声。

「……这、这是……」

「有那么不适合我么。那就别搞啊……」

时髦这种概念根本就不适合我。就算多多少少提高了穿在身上的衣服的价格,也只会让自己的外在和内在脱节吧。

看来是白费了这段时间。我伸出手想要揉掉那被固定得跟蜡像一样的头发。

「等等、等等等等!」

川波手忙脚乱地阻止了我。

他露出至今为止最认真的表情激动地说道。

「上吧!别管那么多了就这么上吧!上了你就明白了!」

这是想让我蒙羞么。这个男人究竟是想让这场约会成功还是失败啊。

我又一次忧伤地叹了一口气走出了休息室。

感觉路人的视线莫名地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 结女 ◆

……向右偏一点。啊,有些偏过头了。稍微往左一点。OK。……不,嗯————……?

拿出手机当镜子照着自己,我一次又一次地调整着自己的前刘海。

在京都站西出口检票处正面的碰头地点,我正站在时钟之下,等着自己的义弟。

当然,我根本不愿意事到如今再跟那个男人约会,但对方声称这是违反规则的惩罚,让我无法拒绝。话说回来,我总感觉我们像这样进行约会本身,就已经是违反规则了。

「……不,如果是关系良好的姐弟,还是会在休息日里一同出门游玩的……吧?也会故意在外面碰头……大概。」

是的,这属于义理姐弟的活动中的一环。绝不是男男女女那种轻浮的约会,和我们曾经的关系没有半点联系才对!嗯!

在一边注意着时间一边摆弄着刘海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从身边传来的温暖的视线。

虽说自从改头换面后,已经多少习惯了惹人注目,但是,这微暖的视线究竟是……?就连那些挨个儿地向过往的女性打招呼的搭讪男们,都将守望着自家女儿一般的视线对准了我。

怎么回事啊,我摆弄自己的刘海有那么奇怪么。还是说其实是这身打扮的问题么。是因为对方提出的约会搞得我不自觉地换了身干劲十足的行头的缘故么。呜呜呜……有些坐立难安!

「……来的到底会是怎样的人呢~……?」

「……毕竟是这样一个女孩子的约会对象,肯定是个大帅哥啦……」

我听到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容貌出众也是一件伤脑筋的事呢。原本以前我们碰个头根本没有人会注意,而现在却是让周围的人们莫名地泛起了期待。

好尴尬……。接下来要过来的,可是连时髦的时字都不知道怎么拼的一个永无出头之日的男人。虽说这话说起来有点王婆卖瓜的味道,但说白了,只论长相的话,那个男人和现在的我可是一点都不相配。

这样看来,我必须做好接下来被当成傻瓜的觉悟了————

就在我下定决心的时候,低沉却不失清爽的嗓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稍微来迟了点呢。」

◆ 水斗 ◆

「稍微来迟了点呢。」

我对倚靠在时钟的基柱上的结女打了个招呼的瞬间。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后,

「嘿啊……?」

漏出了丢人的声响。

我不禁皱了皱眉。

……果然这打扮还是很不合身呢。我的外表原本就和这家伙不怎么匹配,都是川波想要强行打扮的错……。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我感觉受到了周围相当的注目。结女如果光看外表的话,嘛也不是完全不能夸她一句可爱。所以围观的人们大概是因为她等的人是个打扮打了个适得其反的土男人而感到了困惑吧。

虽说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在意周围的目光,但这次实在是让我有些坐立难安起来。

川波……你给我记住。

「……那个。」

结女啪塔啪塔地眨着眼,用手指向了我。她的指尖微妙地有点颤抖着。

「你是……我的义弟伊理户水斗吧?」

「……是你的义兄伊理户水斗。」

这种事你一看就明白了吧。

结女的视线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地在我的身上反反复复地瞄个不停。最终,只见她不知为何开始浑身发颤起来,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超————————」

◆ 结女 ◆

————————帅啊啊啊啊~~~~~~~~~~!!!!

我在心中全力大叫着,又一次抬头看向了站在我眼前的那个男人。

他的打扮并没有多么花哨,是重视清洁感而选的淡色搭配的背心、T恤和牛仔裤。嘛姑且还算是说得过去吧,是一副不会让同行的女孩蒙羞的低风险打扮。

但是,糟了。

在他标致的五官所塑造的知性感之上,略微有些困扰的表情营造出了绝妙的可乘之机。这份表情让潜藏在我心中的母性躁动不已,让人不禁想要让他更困扰一些。

明明如此,看哪,在他脖颈间若隐若现的锁骨和袖口中一闪而过的手腕迸发出的异样色气!唯独在这种地方展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也太犯规啦!

而决定性的一击,则是来自于表情和站姿中无意间流露出的忧愁。诶诶?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有什么心事么?可以试着把这一切都倾诉出来喔?他的姿态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说出这样的话来。

糟了。这知性又心事重重的三好青年打扮算什么啊。是我的妄想具现化了么?糟了糟了糟了。总觉得这个世界的真实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糟了糟了糟了糟了!

「……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话能不能说出来啊。」

水斗看起来有些害羞地错开视线,用指尖轻拨着打点得相当齐整的刘海。他的这副模样实在是美如画过了头,让四周响起了一阵的尖叫声。

会惹人注目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里可是有这么一个仿佛是从女性向手游中蹦出来一般的男子。

他,我前男友,现义弟。

我竭尽全力地抑制住想要如此炫耀一番的冲动。

……冷、冷静一下。不能被他的外表所蒙骗啊。就算外表再怎么帅气,就算再怎么用牛仔裤强调出原本丝毫不起眼的长腿,到头来,他的内心依旧是那个男人————没错,就算外观再怎么理想,性格上也未必如此!

「没……没有啊?没什么啦。比起这个,想去哪里的话还是快点走吧。已经没什么时间了,这都是你的错喔。」

我轻轻环起双臂扼杀住自己内心的动摇,总算是成功摆出了一如往常的态度。

太危险了。这个男人只是个花瓶真是帮大忙了。哈啊~,太好了太好了。这家伙不是一个会用兼具温柔与强硬的绝妙力道拉起我的手的绅士可真是太好————

「是呢。我们快点走吧。」

如此说着,水斗地八分温柔两分强硬的牵起了我的手。

在四周的女生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之下,我的心重重地一跳,死了。

◆ 水斗 ◆

时刻保持走在靠近车道的一边。

在她要和路人撞上时,有意无意地将她拉近自己的身侧。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向她挑起话题。

在她对某件事物展现出兴趣时招呼她一声。

我依次执行着川波下达的指示。

这些事没一件符合我的性子,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哪怕是还在交往的那段日子里,我也从未像这样像是对待公主殿下一样地顾虑过她的一切。

而那个公主殿下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才会一路以来都心情糟糕地沉默不语。而四周投来的目光,似乎也证明我们正在糟糕的意义上十分惹人注目。

……这样一来根本就不是攻陷不攻陷的问题了啊。果然还是不要做这些多余的事情,以一如既往的态度来对待会比较好吧?

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总会在绝妙的时间点振动起来。这是川波传来的『没问题』的信号。

……真的假的啊?

我偷偷瞥了瞥一旁紧闭着嘴的结女。

事到如今,被我这样温柔地对待,这个女人大概也感到很是恶心吧。

◆ 结女 ◆

好~~~~舒~~~~心~~~~啊~~~~~~!!

怎么回事!?今天的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超绅士!超温柔!举手投足无一不在刺激我的喜好!

糟、糟了……。我紧紧地闭起嘴。

要是在这大庭广众下傻乎乎地笑出来,只会被当成一个性格糟糕的女人的。必须忍耐才行。忍耐,忍耐……。

「……呜哇,你看你看,那两个人……」

「……金童玉女的,好厉害……」

每当我听到错身而过的情侣们这样的悄悄话,我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嘴角正不住地上扬。

通过一年时间的努力转职成为正统派美少女(如此自称有什么不妥吗!?),和突然变身为知性三好青年的水斗并肩而行的话,原来如此,确实会无可争议地成为和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轻浮男女高出一档的风景呢。

我们现在,正君临于这无数人群熙熙攘攘的场地中的顶点上。

在一年前还只是见不得光的阴暗男女的我们————一年前还只是教室的装饰品的我们!

……太舒心了……。

我甚至一度忘却了和我并肩而行的水斗,竖起耳朵倾听着四周传来的声音。啊啊,又听到了一句窃窃私语声。

「……嘿哎~。这两个人关系真好啊……」

「……喂。别老盯着看啊……」

没问题的!没关系的!你们尽管看吧!虽然关系一点都不好!

◆ 水斗 ◆

「……嘿哎~。这两个人关系真好啊……」

「……喂。别老盯着看啊……」

听到这样的声音后,我几乎不假思索地转过头去,最终总算是勉强忍住了。

我重新将视线对准我的身后,看到了混迹在人群中的一对身高差有些显著的情侣。

……那是川波小暮和南晓月。

原计划应该是由川波来监视前来尾随我们的南同学,但看来是不知怎地就发展成了这样的情况。还真是一场奇妙的双重约会呢,不过总比双重尾行要来得健全多了。

站在身材高大的川波身边,让南同学的小巧身材被愈发凸显出来。但是,她的存在感绝不比她的身材那般小巧。明明戴着平光眼镜和帽子,精心地乔装打扮过,但她四散而出的存在感却能让我一眼就能认出她来。

她那将印着谜之英文字符的大型号T恤像连衣裙一样地穿在身上,毫无保留地将纤细的腿部展露无遗的打扮,一眼看上去给人一种假小子的轻快印象。但与此相反的是,她全身上下散发出的气场却如同沼泽一般地黏人。大概是水/暗属性的感觉吧。

————听好了,伊理户。唯独这一点你可千万不能懈怠啊。

正当我观察着南同学的时候,我回想起了在出发前川波嘱咐过我的事。

————女孩子的衣服一定要夸一夸。知道了吗,一定要夸。

唔。话说我还没夸过来着。实在是太过注意自己的打扮,搞得错过了夸奖对方打扮的机会。

正好现在也知道了目标的所在,得以重新集中起精神。趁着现在给对面来一记狠的作为对南同学的攻击也不坏。

如此想着,我重新端详起结女的打扮。

和走假小子风格的南同学截然相反,结女的打扮大概就是所谓的女子风格打扮了吧。

和春色相当匹配的稳重系色调的罩衫,配上轻飘飘的及膝短裙。伸直了的长腿上穿的是青色的裤袜————看来就算开始了服装打扮的讲究,她也依然对裸露出腿部有着相当的抵触。

她的头上戴着茶红色的蓓蕾帽,配上一头乌黑的长发,给人一种强烈的艺大大小姐学生的感觉。让人直怀疑她的姓氏里是不是带了一个『院』字。

不过……事到如今我才发现。

这家伙,今天,好像干劲鼓得很足啊?

总觉得这家伙比起身负使命而参加约会的我打扮得还要干劲十足。这又是为什么……?这家伙应该是不知道今天这场约会的主旨才对————

不。……难道是,正因为如此么?

这个家伙以为我只是普普通通地约她出门约会。已不知时隔多少个月的约会。

所以才费尽心思地梳妆打点————如果按照正常思维来想的话,就会是,这个样子。

结女偷偷地抬头瞥了我一眼。修长的睫毛眨了几下。

我情不自禁地错开了视线。

……可恶。感觉好不对劲。全都是因为我被逼着做这些不习惯的事情。也就是说全都是因为川波。

————唯独这一点你可千万不能懈怠啊。

那个家伙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响。……啊啊真是的,我知道了,我知道啦。我夸还不行吗!

「……今天,」

「诶?」

她满脸惊讶的反问,让我不禁一阵慌张。我勉力控制着这份情绪,将对话进行下去。

「打扮得……还挺可爱嘛。」

声音有些嘶哑。而且听起来还有几分讽刺的味道。

搞、搞砸了……!因为一直以来的状态,一不小心选错了词……!

糟糕了。正当我一心想要尽快打个圆场而重新面向身旁的她的时候。

我看到了一对被染得通红的耳朵。

结女深深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裙摆。

然后,从仿佛窗帘一般地垂下的黑发之间,传来了她比我还要嘶哑的轻语声。

「谢……谢谢……」

…………喂。喂喂喂喂。

这真的是曾经交过男朋友的女生该有的反应么。简直就像初恋下的初中生一样啊。

哈啊。真是的。就是因为这样,怕羞的家伙才让我那么看不过眼啊。连我这边都变得有些羞耻了。高中出道啊,你也是时候变得更讲究一点啦。来吧,就让我来向你做个示范吧。

「…………哦、哦……」

我别过脸,发出了更上一层楼的嘶哑回复。

瞬间,口袋里的手机振个不停。喂喂,川波你个混球有什么意见吗!我们两个一起害羞的样子看起来有那么让你开心吗你个混账东西!!

我们之间飘荡着莫名有些让人心痒难耐的微妙沉默。真是的,这种状况可真是让人不得不对接下来的约会感到担忧呢。明明正戏才刚刚开始……。

「我、我说啊。话说回来,」

结女仿佛为了打破这样的氛围一般开口询问道。干得漂亮。唯独现在我可以夸你一句。

「这个……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啊?」

哎呀,这么说来我好像确实没讲过啊。

展示出我们良好的关系,让南晓月知难而退。川波替对约会套餐一无所知的我考虑好了演戏的舞台。考虑得可开心了。

据川波有云,游乐园无法保障排队等待的时间所以很危险。电影院会显露出兴趣上的差异所以风险也很高。因此从结论上来说,选择的是人气不高不低,光线不明不暗,又多少不乏一些看点的————

「水族馆。」

◆ 结女 ◆

超像一对情侣呢。

我站在支付入馆费用的水斗身边,如此想道。

水族馆什么的,这不是只有家庭或者情侣才会去的地方吗。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带我到这种地方?又不是在约会————啊,不对,好像……确实是约会来着?

如此像模像样的约会,就连我们还在交往的那段时间里,都几乎没有过什么印象。只有正式开始交往前的夏日祭,还有圣诞期间的灯展,还有……。

总之,我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才行。我提起了警戒之心。虽说刚才突然被夸了一句让我有些吃惊,但我还并不明白那个男人究竟有何企图。

既然如此,就让我摆出一副警惕性十足的态度给他看吧。

「还挺昏暗的呢。可别走散了哦。」

「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嗯。」

水斗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为了配合我的步调放缓了脚步,和我一起走在略显昏暗的水族馆里。

……啊咧————?

刚才,我应该是做出了相当扎人的态度来着?讽刺呢?挖苦呢?一直以来那可恨的嘲笑到底让他忘到哪儿去了?……搞得我都要不对劲了。

看来这个男人,今天是打算死心塌地地贯彻好男朋友这一角色了。不过,如果他以为光这种程度就想提升我的好感度,那可真是要笑掉我的大牙了呢。

也不是炫耀,我的品行可是坚若南极之冰。尤其是对这个男人的好感度,早就在冷战的半年间降到了绝对零度。光凭你临阵磨枪的男友力,事到如今也别想让我有丝毫的动摇。

即使如此也想让我动摇的话,好啊,你尽管试试看啊。反正也只会无功而返就是了!

「————哎哟」

我的肩头被轻轻拉了过去。他说着「啊,对不起」微微点头致意着,随即身旁有人穿了过去。

「水族馆这地方,人意外地多呢。没撞上吧?」

肩头!耳边!轻轻一拉!轻声细语!脸凑得好近!味道还有点好闻!啊啊真是的!要做这种事能不能事先跟我说一声啦!?我这边也要有点心理准备啦!真是个一点都不周到的男人哪!!

「……你想抱着我的肩膀到什么时候?」

我一边使劲维持着自己的表情不为所动,一边在极近距离下看向水斗的脸。呜哇啊,真是一张标致的脸啊。睫毛好长。嘴唇好薄。皮肤好得连我都羡慕。平时一直都保持这样不好吗。不,要是这样的话我会把持不住的。

「啊、啊啊。抱歉。」

水斗有些尴尬地放开我的肩,和我拉开了半步的距离。你没有必要拉开这么远啊。我飒爽地将落在肩上的头发甩到了身后。

……比想象中的还要能干呢。我这次就做到这种程度好了。

◆ 水斗 ◆

『噗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给朋友打了个电话,结果接电话的居然是一头猪。

「哪天非把你出货了不可。」

『好恐怖哎!我不过是稍微像恶心宅那样笑了一下而已吧!』

「很好,我已经明白你对御宅族的偏见了。果然还是把你出货了比较好。」

我正在男厕的隔间里。

虽说走进水族馆连三十分钟都没过,但我还是早早地跑进厕所休息了一下。当然想要休息的不是膀胱而是精神。

约会……真难。

世上的情侣们,究竟是怎么完成这高难度任务的?眼看着她快被其他客人撞上了所以上前帮了她一把结果就被用力地盯着,看了看漂浮在水槽里的鱼,结果就被从侧面盯着,尝试着提出了一些话题,结果被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复一边盯着。总之无论我做什么都会被盯!

说实话,我已经想死了。

现在最适合我的书毫无疑问是《人间失格》了。带我去,没有女人的地方吧————不,总觉得这句台词应该没这么肤浅才对。

「帮我一把,川波。如果你不想让我变成太宰治的话。」

『能成为文豪不也挺好的么?』

川波半开玩笑地说完后,不知对谁说了一句『啊啊?啥事都没有。你丫就看看鱼群冷静一下吧小矮子』。是南同学吗。还真是不见外啊。

「你还不明白吗。气氛简直糟透了啊!再这样下去我都要胃穿孔了!」

『哈啊?真~的假的啊?合着在你眼中是这么个情况啊?』

「什么叫在我眼中啊,实际上不就是这个情况嘛。」

『不过确实,从旁观者的角度上来看也的确有点如坐针毡的感觉呐。噗嘻嘻嘻嘻!』

居然嘲笑他人的不幸!这明明是你自己砸出来的烂摊子吧!

『无论如何,我能说的只有一句话了。————前线的判断全都交给你了!』

「不要当甩手掌柜!你个司令官给我好好执行自己的使命!」

『哎哟,我差不多得挂了哦。某悍马已经濒临暴走了。期待贵公的奋战!』

川波司令官单方面地挂断了电话。这个流向,如果是战记类作品的话这厮绝对会落得个让部下背刺的下场的。你给我记住。

我叹着气将手机收了起来。

已经愈发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安排的这场约会了……。这已经完全是被那个家伙当猴耍了吧?

说到底,我究竟有什么必须守护那个女人的理由啊?和危险人物交了朋友也是那个女人的责任吧。她又不是我的恋人,为什么我非得为她如此操劳不可?

我满心愤慨地走出了厕所。

……无论前因后果如何,这毕竟也是我提出的约会。而那个女人姑且也占用了自己的休息日,我不会做出自顾自地结束约会这种事来的。然而,我的心中依然无法释怀。为什么我直到现在为止都从未对此抱有过疑问呢……。

我们约定的会合地点是厕所附近的自动贩卖机旁。我对川波的抱怨花了不少时间,那个女人也差不多该等得不耐烦了吧。我心下做好老老实实地承受她的碎碎念的觉悟,来到了那个地方。

「……嗯?」

我看向右边,看向左边,又看向前方。

自动贩卖机旁边没有任何人。

我转身看向后面。女厕所门口排起了长列,但其中并没有结女的身影。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大小姐打扮的女生走出厕所。

「…………咦?」

◆ 结女 ◆

手机响了起来。

徘徊在左右都是巨大水槽的通道中的我,虽然相当提不起劲,但也只能战战兢兢地触碰了接通键。

「……喂?」

『喂?你现在在哪?』

我的身体不禁一僵。身旁的水槽中,一群不知名的鱼群游过。

虽然相当难以出口,但除了将事实全盘托出以外,我别无选择。

「…………我不知道…………」

『……啊————』

女厕所人太多了,排出的长列简直让人提不起排队的兴致。所以在一时糊涂下,我就萌生了去其他厕所的想法,想到了我只要马上回来,就不会有问题。

我的误算有三点。【你也是三点神教的(ry】首先,其他的女厕比起想象中的还要远;其次,水族馆的构造比起想象中的还要复杂;最后,我不擅长看地图。最后一点根本连误算都不是了。明明我能读懂解密小说的平面图!

就是这样……虽说很不想承认,但是我迷路了。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总会这样啊……!不认得路的话就不要胡乱走动啊!不要随便安排自己做不到的事啊!为什么就是吸取不了教训啊!为什么啊!

「对……对不起……」

饱受着悔恨之情的折磨,我小声地说。啊啊,讽刺的暴雨马上就要来了……。仿佛找准了时机一般发动人格攻击的暴风雨的那张脸已经浮现在了眼前。但是唯独对这件事,我找不到任何可以辩解的余地。只有忍耐了。我做好了觉悟。

但是————从手机的另一端听到的声音却是,

『……不,不是你的错。没有注意的我也有份。』

温柔地,柔声地,

他以和我所知道的伊理户水斗完全不同的语调安慰着我。

……胸口一阵骚动。

既不是-->">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