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五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五章

前男友看护病人。“小菜一碟。”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女朋友的东西。

每当我回忆往事的时候我都会想,人类所拥有的那名为忘却的美好能力,是否在运用方面有着难以忽视的缺陷呢。明明必要的知识忘得那么快,但越是想要忘却的记忆,就越是黏在脑海中无法抹去。

只能觉得有哪里出了问题。如果生物出现异常的状态被称之为疾病的话,那么人类从出生开始就患上了疾病————我试着像这样模仿古代哲学家的语气发表言论。是的,这次要讲的,是关于疾病的事。

疾病。

说是疾病,但也并不是说我曾经患有危及生命的疾病。这种设定应该交给那种一眼看上去精神满满实际上在却有哪些方面给人一种很脆弱的印象的美少女身上,而且那时候出现的病魔,也只是单纯的感冒而已。然后被病魔侵蚀的那位也不是我而是那个女人————伊理户结女。

那好像是初中二年级的十一月份吧。在那冬天的脚步声迫近之际,一个寒冷的早晨,我没能在惯例的会合地点等到绫井的出现。

当时的我,那可真是个超级温柔的家伙,很是担心地用手机联络了那个女人,得到了她感冒了在家休息的回应。“这样啊,保重身体。”回复了邮件后,我久违地独自踏上了上学的路。

放学后————

因为名为学校的组织是上个时代的组织,所以还在浪费着名为讲义的大量纸张。明明用邮件代替了多好啊不然会弄丢的,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想的,但仅限今天,它给我行了个方便。

班主任说。

————有愿意为请假的绫井送讲义的人吗?

理所当然地,没有任何人毛遂自荐。通常情况下,这种事最后会被推给名为班长的杂务处理员来做,但唯独这次,我不能一口认定它仅仅是件杂务而已。

我在刹那间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借口,一个即使被立为给绫井送讲义的人选候补也不会有人感到奇怪的借口。

虽说可能是平时我们隐藏关系交往起到了反效果,但无论如何,我即使再怎么腐烂也不愧是我,在刹那间,我成功地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理由。

————那个……我好像顺路……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个完全没有任何亮点的借口,但总之,我现在已经能合法进入绫井家的大门了。

探病事件发生了。

站在从班主任那里知道的地址所在的公寓前,望着从班主任那里知道的门牌号,我紧张了。要是家里人出来了该怎么办啊。要不要送完讲义马上就告辞啊。不不不,绫井家是单亲家庭来着,这种时候家里应该只有绫井她一个人才对————

会不会寂寞啊,我想。

我感冒了的时候,也是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所以绫井现在的想法,我感同身受。

虽然很想突然按下门铃吓吓她的,但病人不需要惊喜。我先用电话联络了她。

————呜哎!?伊、伊理户同学!?你来了?就在我家门前!?

结果还是在电话里吓到她了。

————等、等一下……!稍微等一下就行!

————……难道说,是在换衣服吗?

————因、因为……!

————毕竟发烧了所以不用勉强也可以的。我不会在意的啦。

想看你穿睡衣的样子。————要是把我的台词翻译一下,就是这个这个意思。

去死吧,青春期。

我的说服可真是值了,绫井就这么穿着粉色的薄睡衣出来迎接了我。超可a————咳咳,超普通呢,嗯。是挺适合那个女人的普通睡衣。

当然我没有送完讲义直接走人。那次我第一次走进女友的家,让绫井躺到床上并非常勤快地照顾着她————说是勤快,但也不过是给她削了苹果,喂了运动饮料这种程度的事。请容我强调一下用毛巾拭擦身体这样的事件完全没有发生。

最后没有了什么要做的事,我就坐在绫井的床边看着她。

今天绫井的母亲会早一些回来的吧,差不多到时间了————当我开始这么想的时候,被子盖过了嘴的绫井,用烧到发红的脸盯着我。

————……伊理户同学。

————嗯?有什么想要我帮你做的事吗?

————嗯……那个……

看着她动了一动,从被窝里微微探出了右手。

————要是能……握住我的手的话,我会很高兴,呢……。

当然我并没有因为这种程度的事而心动不已(并没有!),但我隐隐约约能理解她的感受。

感冒的时候,会变得莫名地弱气。要是家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就更是如此了。所以呢,就会不知不觉地,留恋起他人的体温……。

————小菜一碟。

我稍微用力的握紧了绫井的右手。

她的手热热的,小小的,仿佛就像婴儿一样。

————呵呵呵……。

绫井似乎有些高兴地害羞着,终于,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耳边传来安稳的呼吸声。

想就这样,一直握着这只手。……啊啊,我不会找借口的。那时的我,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

但是,实际上,要是我就这样在这里坐着,就会和绫井母亲不期而遇。一个男生入侵了感冒卧床的女儿所在的家里,这种情况实在未免有些不妙。

我静静的听了三十多分钟左右的呼吸声,恋恋不舍地放开了绫井的手,离开了绫井家。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我应该是在路上和由仁阿姨擦肩而过了,真的是千钧一发啊。



“咦?话说今天伊理户同学她怎么了?”

理所当然一般地,川波小暮走到了我的课桌旁,环视教室一圈后向我搭话。

我早知道他会过来会问我这事,就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回答。

“那家伙感冒了,在家躺着呢。”

“诶?真的假的?”

“是真的。……嘛毕竟最近生活环境变化挺大的,是累倒了吧。”

姓也改了家也搬了,到头来还陷入不得不和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状况,没累倒反而奇怪。虽然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

“诶————?!结女酱今天不来了么————?”

有些大嗓门的喊声,狠狠地砸向我的后脑。

条件反射下差点就失去意识的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小个子女生。单马尾在脑后一跳一跳的。

明明和初二时期的结女一样小,但却是个很活泼很显眼的女生————可能因为这样,也可能是因为她经常和结女那家伙共同行动,所以我意外地记住了她的名字。

南晓月,以伊理户结女为中心组成的女子团体中的一员。进教室第一个跟那家伙打招呼的,一直都是她。

南同学一把趴在了我的课桌上。

“听……听说是38度……”

“38度!这不是重病嘛————!!”

“南,冷静一点,伊理户被你吓到了哦。”

南波像是对付猫一样抓住了南的后颈,把她从我身边拉开。帮大忙了。我很不擅长应对这种容易把距离感微妙地拉得很近的人。

“什么嘛,川波!别把我当猫一样对待!”

“好好好。”

“嗯喵!!?”

波川突然把手松开,南就这样掉在了地板上。真的就像只猫一样。

不过这个应付方式可真不见外啊,我看向川波。

“你和南同学是老相识么?”

“啊?不————……嘛,姑且算是认识的吧。初中时是和她一个补习班的。”

“对对,真没想到这家伙也能进这个学校!”

“这点倒是彼此彼此啦。”

原来如此。以这种重点高中为目标的国中生,大多会参加类似的补习班吧。虽然我和结女那家伙都是自学的。

不过这俩完全不像是会认真参加补习班的类型就是了。

“比起这种事!”

南用着宛如装了弹簧一般地一跃而起。

“难道说结女酱,现在是一个人在家!?”

“啊啊……是呢。父亲和由仁阿姨————母亲都有工作,我也不能请假。”

就算能请假,要我一整天看护那个女人我也敬谢不敏。

“欸————!好可怜————!结女酱会不会寂寞啊……”

……某段记忆,从我的脑海里复苏。

想起了那个拜托我握着她的手的,和伊理户结女一点也不像的面庞。

“好!决定了!”

南同学突然猛拍了一下我的课桌。

“放学后我要去探望她。可以吧?伊理户同学!”

“诶……”

“别这么明显地摆出一张嫌弃脸啊!”

“喔喔,听起来好有意思!那我也————”

“啊,川波你就算了。”

“为毛啊!”

……嘛,在父亲和由仁阿姨回来之前,必须由我来照顾那家伙呢……。如果南同学能代替我照顾她,我是求之不得的。

就这样,演变成了放学后我要招待南同学来我家的展开。

当然,川波被排除在外。

“你家还蛮大的呢~。原本是伊理户同学你住着的家来着?”

“……没有看起来那么新啦。爸爸小时候就已经住在这儿了。”

“哼~。那、我打扰了————!”

我拿出钥匙打开门,南同学擅自就走入了玄关。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这人,

“2楼吗?”

“里面那间。你突然过来,就算是那家伙也会大吃一惊的。拜托你老实点哦?”

“诶——。我还想吓吓她呢……”

“病人不需要这种惊喜。”

“那倒也是。”

比想象中的要听话,真是太好了。

我带南同学上了二楼,敲响结女房间的门。若有什么万不得已的事情必须拜访对方的话,在进房间前必须先敲门————这是针对我们的同居而制定的规则之一。

她没回应。可能是睡着了。

“我进去咯。”

姑且先打了声招呼,我打开了房门。

搬家时的纸箱已经全部清空————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书,不过比起我的房间,至少还能好好的看到地板。

在落得个如此评价的时间点上诸位大概就可以察觉到了吧,这是一个并不怎么像是女孩子所住的房间。硬要说的话,躺在地上的那年代久远的玩偶靠垫和课桌上摆着的那几瓶大概是化妆水的瓶子,勉强散发着女生的房间该有的气息。

结女正横躺在床上。

还想着会不会在我上学期间已经痊愈,看来并没有。她将长长的黑发束成两束,身穿着较薄的水色睡衣,发出平稳的鼾声。即使是个平日只会毫不掩饰地到处讽刺我的可恨家伙,也就只有鼾声会这么可爱了。

“……结女酱这是在睡吗?”

“好像是的。”

我们靠近床铺时,结女修长的睫毛颤了一颤,微微睁开了眼眸。

吵醒她了么。还是说她压根就没有睡熟呢。

“……嗯……”

她半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向我。

然后,露出了一副安心的表情,笑了。

“…………伊理户、同学…………”

嗯咕嘎!?

我好不容易压下嗓子眼的悲鸣————这个女人!这个称呼很不妙啊!

“嗯,哦。身体怎么样了?”

万幸她刚才发出的声音很小,于是我装着无事发生一样地应付着。即使背后的南同学听到了,应该也只会当作听错了之类的而无视掉吧,大概。

或许还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吧,结女“嗯嗯嗯……”地发出宛如撒娇般的声音后————

猛地一下,抓住了我的衣角。

“你……去哪里了……我好寂寞……”

唔喂诶诶诶诶诶诶诶!!结女同学————!!你的记忆都退化到一年前了吗————!!

不,我还不能放弃。我紧张得直冒冷汗,但仍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指向身后的南同学。

“你……你看。南同学也来看望你了。”

“早上好————,结女酱————。你没事了吗————?”

大概是没听到刚才结女那句撒娇般的言语吧,南同学的问候一如既往地精神————也许正因如此,结女看着南同学的脸,眼看着瞳孔中理智的光芒渐渐回复。

“…………啊…………”

她似乎回想起了刚刚自己的言行。

脸渐渐变红,但幸好,现在的她正在感冒————脸红只是因为发热,南同学应该会这么想的吧。嗯。请务必这么想。

结女颇有怨气地瞪了我一眼。明明不是我的错吧。

接着,她装出在学校展现出的优等生微笑。

“晓月同学,你特意来看望我,非常感谢……。我的烧已经退了不少……”

“你不用勉强自己说话的。……对了,你有什么想让我帮你做的吗?你饿不饿?我买了好多材料过来呢!”

南同学在来我家前顺路去的超市的购物袋里翻翻找找。不过到玄关之前都是让我帮忙提着的。

“居然为我做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别客气别客气!厨房借我一用喔!伊理户同学,来帮忙吧!”

还想着交给女生之后就能离开的我,被南同学抓住手腕。

“……诶?我?”

“你不是很擅长料理嘛?我听结女酱说过呢。”

……原来这女人还会跟朋友聊我的话题啊。

我瞥了一眼,发现结女已经翻身面朝墙壁了,可能还在在意刚刚的失态吧。

“……嘛,如果只是杂烩粥的话。”

“足够了足够了!走吧————!”

我被南同学硬拽出结女的房间。

莫名感到了背后的视线。所以说刚才那明明不是我的错吧……。

“伊理户同学啊————,你跟结女酱关系如何呢?”

在我切菜的时候突然问我这种问题,搞得我差点把自己的手指都加到粥里了。

“关……关系,指的是?”

“那当然、是姐弟关系啊。”

“嗯、嗯嗯……兄妹关系呢……”

当然是问这个吧。给我冷静点啊。

南同学一边打着蛋一边说,

“直到去年为止,你们还是完全的陌生人吧?接着突然就变成了姐弟,还要住在一起,真的能做得到吗————。而且,你看,还是同龄的异性吧。”

我想,要真完全是陌生人就好了。

比起负值的关系,零值至少也不会让我们有这么大压力。

“……嘛,非要做的话还是能做到的。不过确实也会有很多需要顾虑的事。”

“需要顾虑的事?比如什么样的事呢?”

“是啊……”

我陷入了沉思。

“首当其冲的、还是泡澡吧……”

“诶——?果然还是,不小心撞见彼此换衣服之类的?”

“所以为了不让那种事发生,双方一直在努力啊”

“什么啊。还没撞见过啊。好无聊。”

发生那种事会死人的。不是我死就是她亡。

“我是这么想的啦。毕竟这种环境,不是很艰难吗?”

“什么很艰难?”

“比如要是交了女朋友怎么办?很难带回家吧?”

“哈?”

我看向身旁的小动物系气氛制造者。

“……我看上去像是会交女朋友的类型吗?”

“不是‘会交’女朋友,而是你‘交过’女朋友吧,伊理户同学。”

心脏猛地一跳。

她毫不犹豫地下了断言。实在是毫不犹豫地过了头,以至于我几乎略过了她的这句话————为什么会懂啊?

南同学……难道她是知道的?

“怎么说呢,我啊,莫名能察觉到哦。比如从观察对待女生的态度之中,就会想,啊————,这个人有过女朋友呢————这样。”

南同学露出健康的牙齿,颇有几分得意地嘿嘿笑着。

莫、莫名……?这不是超能力吗。

“不过现在感觉是没有了,怎样?猜中了?”

“…………无可奉告。”

“哎哟,来这手啊。”

南同学将饭和我切好的蔬菜一起下锅之后,打好的鸡蛋画着圈浇进锅里。还真是熟练啊。

“嘛我不会说出去的。但是,如果你又交到了女朋友要怎么办?”

粥悠悠地煮开。

“……交不到啦。我也没打算交。”

“交到了的话,会介绍给结女酱吗?”

针对这个假设————不知为何,我不禁脱口而出。

“不会的吧。又没必要获得她的许可,而且总觉得有些麻烦。”

“哼……。……也就是说结女酱不会知道你有女朋友咯,只要你不结婚的话。”

“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结婚的话,就另当别论了————虽说那种场景实在是难以想象。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呢~。”

“……我说啊,我们现在的对话到底有什么深意?”

“讨厌啦————。闲聊怎么可能会有深意啊!”

说的也是。

被南同学牵着鼻子走的过程中,粥煮好了。

“来,结女酱。啊~”

“我、我自己会吃啦……”

“不~行。结女酱可是病人。啊~”

“啊、啊~……”

结女一边似乎有些害羞地瞥向我这边,一边把送到嘴边的勺子含入口中。

“啊呜……”

“烫吗?要我吹一下吗?”

……她们究竟在给我看些什么啊?

一不留神错失了离开房间的时机,但现在这场景还需要我存在吗?女高中生就跟女高中生卿卿我我下去就好了,我就回房间去了不可以吗?

被晒了一脸百合后几分钟。

冷静想想,要是南同学不来探病的话,那个“啊~”,就可能要变成由我来做了……。

这么一想,不禁觉得南同学能来真是太棒了。要是由我来做,不管是我还是对她都会成为生生世世的耻辱……。

“嗯……。多谢款待。很好吃呢。”

“招待不周。全都吃完了啊!”

“谢谢你……所有的关照……”

“有一半都是伊理户同学做的哦。我不过就调了调味道!那接下来……”

南同学有条不紊地叠放好餐具,抬着装餐具的盆子站起身。

“我就先去洗洗这些了。伊理户同学,替我好好陪着结女酱哟————”

“啊啊。……诶、喂!?”

“那拜托你咯————!”

南同学急急忙忙就走出房间。根本没有阻止她的机会。

房间里,只留下我跟结女两人。

……这算怎么回事啊。

果然我刚刚就该闪人的。

但事已至此,已经不可能再逃走了。我不情不愿地坐在了床边的地上。

再次用枕头盖住了脸的结女,不知为何一直盯着我。

“……干啥。”

“……没啥。”

生硬的发问、受到了同样生硬的回应。也没有对上视线。

“你这家伙还真让人不舒服……。我先说好,你刚刚醒过来时那事,完全就是你自己的责任。反倒是我帮你打的圆场。”

“我、我知道……!那时只是……稍稍有点、意识不清罢了……”

结女闹别扭似地裹起被子。

这么一来我也乐得轻松。病人就该老老实实睡觉。

“…………你们,关系变得真好啊。”

明明如此,但这女人却就这么背对着我开始嘀咕起多余的话来。

“哈啊?关系变好?跟谁?”

“……跟南同学啊。你们两个都一起做菜粥了……”

“………………”

我考虑了一瞬间。

“……以防万一我先问清楚,我可以理解成『你这种无聊至极的男人接近我的好朋友真是让人不愉快』吧?”

“………………”

结女也仔细考虑了一番。

“……是的。”

“……这样啊。那我的回答是、我们看起来关系好纯粹只是因为南同学的交际能力高罢了。你懂得吧。交际能力真正高的强者、不够跟谁相处都能让别人觉得他们关系很好。”

“你这话好像在说我就是个假货……”

“不是好像,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个高中出道。”

“才不是什么高中出道……”

结女的声音,感觉没多少力气。

吃了东西应该打起了不少精神,但看来离完全恢复还很远。

“总之你睡吧。睡眠是最好的感冒药啊。”

“……又会……消失不见吗?”

“我不会离开的。今天我都呆在家里。”

“骗人……你上次,不就直接回去了嘛……”

渐渐地,结女的语气,变得仿佛棉花糖般柔软。是泛起睡意了吗?

“……你说上次、是指什么时候?”

“之前……明明说过,会握住我的手……结果等我醒来你已经不见了……”

……啊啊、这样啊。

前年,秋去冬来之时。

我去看望这家伙的那个时候……。

“……家里、一片漆黑……我、明明非常寂寞……”

那时,我不知道由仁阿姨何时回家。而且我以为握着她的手握到她入睡就可以了。我没有过错。

……但是。

那一次,我在回去的路上与由仁阿姨擦身而过————但她说家里一片漆黑,也就意味着我走之后她立刻就醒过来了。在我的体温从她的手上消失之后,马上就……。

……真是的。

这女人的感冒,还附带让记忆回到几年前的症状吗?真是个怪病啊。

“…………好吧。”

我把手伸到结女眼前。

“这一次,我哪里都不会去的。我会一直握着你的手的。……快睡吧。”

“……嗯……”

结女露出了方才刚清醒时露出的安心微笑。

紧紧地,用双手,把我伸出的手握住。

“……谢谢,伊理户同学……”

接着————就这么、把我的手抱在胸前。

“笨……!”

“嗯呼……”

(插图p196)

结女看起来相当满足,表情渐渐舒缓下来,开始响起了鼾声。

随着胸口每次剧烈地上下起伏,我的手指甲就会受到那柔软得仿佛要被吸走一般的感触所刺激唔咕哇哇哇咿呀哇咿呀啊啊呀啊呀啊呀啊呀啊!!

在这么下去,我要被冠以对病魔缠身中的妹妹进行性骚扰的污名了!可恶啊啊啊啊……!!即使被病毒侵蚀也不忘贬低我吗、这个女人!!

……但是,既然我和她约定好了会一直握住她的手,也不能就这么放开。

我注意着不让结女醒过来、小心翼翼地错开了手的位置。

总之是放在了没问题的地方、我长舒一口气。

万一那时被南同学见到了,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

……咦?

这么说来,南同学,好慢啊?

南同学在结女入睡后马上就回来了。

“哎呀~,抱歉抱歉。接了个电话呢~。”

好像是她家里来了电话。她差不多得回去了,我在玄关目送她离开。

当然,南同学回房间的时候,我也不得不放开握住的手,再说手被握住也不可能这么出门送她吧。哪怕前年的绫井,这种程度也一定会原谅我的。

“我说啊,伊理户同学。我回去之前,稍微有件事想问问你……”

“嗯?”

在玄关前突然回头,南同学与平日别无二致的语调问道。

“结女酱跟伊理户同学之间————只是,单纯的姐弟吧?”

猛然将我刺穿的,是那名叫言语的长枪。

那刺穿我心脏的言语,给对话带来了短短一瞬的空白。

但是————也只有一瞬。

仅仅在那一瞬之后,我回过神来。

“————是兄妹啊。只不过,是义理的。”

南同学抬头看着我,“啊————!”的一声做出了-->">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