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二十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番外篇 第二十章

黄金周•终曲 前情侣遭到怀疑

“……醒着吗?”

“咿呀!?”

在敲门的同时轻声地喊了一句,得到的回复却是如此不堪的悲鸣。

我的身体顿时变得有些僵硬。……难道说,这个时机很糟糕么。嘛,在这连日历几乎都要翻到新一页的深夜造访同龄女生的房间,光是这事就已经感觉有些糟糕了就是了,但这方面怎么说呢,即使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无论如何我们姑且算是一对兄妹。就算多多少少有一些斟酌考量的余地也是没问题的吧。

从房间里传来一阵啪塔啪塔的骚动声。

听起来似乎也不像是在换衣服。这家伙在干什么呢。

待到房间里安静下来后,一道仿佛是被放在便利店冰柜最外头的饮料一般冰冷的声音(也就是说基本和常温没什么两样),透过房门传了出来。

“……什么事?”

这是我的台词才对吧。

讲真我这时机到底是好是坏啊我说。

虽说如此,这个女人在深夜能有什么情况,就算是求我我也不想听。所以我轻轻揭过这个话题,说道。

“有点事情想跟你说。……可以进去么?”

“……随便你咯?”

为什么净挑惹人厌恶的说法啊。真讨厌。

我有些恼火地打开了房门。

身为我的义妹兼前女友的伊理户结女,正穿着薄薄的粉色睡衣坐在床上。

大概是为了不伤到头发吧,她将一头黑色长发用朴素的橡皮绳绑成很宽松的双马尾发型垂在胸前。大概正是因为如此,现在的她看起来,比起平时要更孩子气一些。……略微有一些像是初中时代的影子。

“怎么了,大半夜的。”

她露出了仿佛嘲弄一般的微笑。

“要是来重新向我告白的话,请容我珍重拒绝。”

“……姑且吐槽一句,当时,可是你向我告白的。那封情书的内容,要不要当场在这里背给你听听?”

“你居然还记得?好恶心。”

“啊啊,确实很恶心呢,那封情书离诗歌只有一步之差的文风。”

“……死宅男。”

“……死诗人。”

我们互相瞪着对方。

这就是我们相互打招呼的方式了。

“……所以说,究竟要干什么啊?虽说姑且还算是一家人,但你以为只要这样就可以随随便便闯进一个女生的房间里了?根据你找我谈的事情,我可是会找人来主持公道的喔?”

“很好,我接下了。但是在此之前我先问你一件事。你今天,有没有对由仁阿姨说了点什么?”

哔哩。

我的眼镜并没有看漏结女的身体那一瞬间的僵直。

“…………什么都、没有啊?而且,说了什么是指什么啊?”

“真是不擅长撒谎的家伙啊。你这副德行还真能办到呢,高中出道。”

“吵、吵死啦!都过了一个月了已经算不上出道了吧!”

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吧。

看着结女一副装傻到底的样子,我只得一边叹着气一边开始了解释。

“今天早上,由仁阿姨拜托我一起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被试探了一些事。”

“试探?”

“关于我和你的关系。”

“……………………”

啊,把眼神错开了。

就算能瞒过全班同学的耳目,你也是瞒不过我的。

“由仁阿姨她估计也很在意我们到底有没有好好相处下去,也许是我多心了也说不定。但那时的气氛实在是有些怪异。……你,是闯了什么祸吧。”

“…………没有、哦?”

“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我从书桌下抽出椅子,将其移动到了坐在床上的结女面前,并坐了下去。这是绝不会让你逃走的意志的展现。

……椅子还有点温度呢。这家伙,直到刚才为止一直都是坐在这里的么?

“好了,快点坦白一切吧。这事如果不弄清楚的话,我会在意得睡不着觉的。”

“…………吵死了。你就尽管因睡眠不足而死吧。”

“这样的话你可就要被我拉来垫背了。”

“呜呜呜呜呜…………”

结女抓着枕头紧紧抱在胸前,以此遮住了自己的嘴。这是展示自己绝不会开口的意志么?正合我意,看看谁更能耗吧。

我将手叉在胸前轻轻抖着脚,就这么一直盯着结女的脸。结女也就这么抱着枕头不断逃避着我的视线,但到头来————

“……你、你到底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啊……!”

结女不一会儿就放弃了抵抗,发出了等同于投降认输了的疑问。

理所当然地,我保持着悠然抱胸的姿势。

“只要你能坦白并忏悔自己的失败,我马上就会出去。这样一来你我都可以睡个好觉了。”

“还忏悔呢……明明是个和神父彻底对立的存在。”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啊。”

和神父彻底队里的存在是什么鬼啊,恶代官吗?

“虽说我确实不是神父,但我可以向你承诺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比起其他人我更不想告诉你来着)”

“那我就更感兴趣了。”

“耳朵还真灵……!!”

这可是以能让人听到的音量自言自语的那一方的错。

大概是总算放弃了抵抗吧,结女将下颚枕在枕头上,做出了一副闹别扭的表情。

然后低语道。

“把相片……错发给妈妈了。”

相片?

“相片是指,什么相片?……你可别告诉我是初中时期的相片啊。”

“不、不是……!要是那些的话马上就会暴露了啊!”

“那倒也是。”

根本都不用深究就知道,那时的照片肯定是情侣范十足的类型吧。虽说或许是脑功能有些障碍,导致我对那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

“…………是、是这个…………”

结女踌躇着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我。

我结果手机,看向屏幕中的照片。

“……………………”

照片里的我光着身子熟睡着。

“蛤……?诶?啊啊!?”

“呜呜呜~……!”

“这、这张照片、什么时候————啊!?”

无需等到对方的回答,我自己想到了答案。

……是在前天。

前天,5月4日。起床后马上去冲了个澡,出来后衣服也没穿就在外面懒懒散散的,结果就那么倒在沙发上睡了个回笼觉。照片里我的头发也是湿的,所以就是那时候的照片没错了。

“……你、你……那个时候,是在家里的吗……?”

“是、是啊……!只是当时还窝在房间里而已……!我进客厅的时候,看到你光着身子睡得很熟,有些吃惊……”

“……吃惊?”

我眯着眼睛给结女递去了冰冷的视线。

“你会在吃惊的时候照照片么?‘呜哇!吓了一跳呢!啪嚓!’这样?世上还能有这种人么?”

“…………我行使沉默权。”

如此说着,偷拍女用枕头遮住了脸。喂喂。

……嘛,大概,是想要在之后强迫我做些什么的时候用这张照片的吧。毕竟是这个女人呢。虽说在那之后两天时间内都没有任何动静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但一定是这么回事不会错的。

现在的问题不在这里。

“…………你把这个,错发给由仁阿姨了么。”

把这个。

把我光着身子睡觉的照片。

我再次给结女递去了一道冰冷的视线。

结女别过了脸。

“你…………闯祸了哈?”

“~~~~~~!!!”

结女一把倒在了床上,任凭无声的悲鸣从枕头中炸裂开来。

就这么把脸按在枕头上,苦闷着啪塔啪塔地扑腾个不停。

“我、我也知道啊……!!我当然也知道那是最糟糕的照片!正因为知道,正因为知道我才说不出口啊————!?”

因为照片的背景不是我们之中任何一方的床而是客厅的沙发,因此多少还能有点解释的余地,但由仁阿姨究竟会对这个女人持有着我光着身子的照片这一点作何感想呢。

我实在无法否认,由仁阿姨会得出我们最不想让他们得出的结论的可能性。

“呜、呜呜……!真是太荒唐了……。居然会出这么大的乱子……。你就尽管笑吧,笑我果然是个迟钝女……。笑我果然不过是临阵磨枪高中出道……。笑我果然本质上依然不过是个又阴暗又有沟通障碍的无聊阴暗女……。呜呜、呜呜呜~……!!”

我的义妹就这么趴在床上像妖怪一样呻吟个不停。看来是在闹别扭的样子。

……啊啊。话说回来她确实是这样一个家伙来着。

对一些根本无所谓的小事纠结个不停,心情动不动就会陷入负向循环的,超麻烦的女人。我们还在交往的那段日子里,曾经无数次宽慰过这种状态下的这个家伙呢。

略微感到有些怀念,我叹了一口气。

“……总之,这照片我删了喔。”

“呜哎?”

“嗯?”

结女抬起头来,待到我回看向她的方向,又忙不迭地侧开了脸。

“是、是呢……。有这样的一张照片在,连我的手机都会受到污染的。”

“当成宝贝一样地保存了两天之后再说这话也实在有些勉强过头了吧……”

“………………………………”

结女再次闭上眼帘沉默不语了起来。

这家伙,今天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浑身破绽啊。

“……不行了……。死了。要死了。永别了……”

最终连这样的自言自语声都传了过来,让我实在是感到有些可悲了。

虽然在学校里装作完美超人,但原本这个女人就决不能算是聪明的类型。看起来能干的样子全都是纸糊的包装,是不断努力之下的结晶。所以,这些一旦崩坏,一切的一切都会连带着一起崩坏的。

这次她只是在家人面前露出破绽,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么。但是,嘛,要求这个消极女进行积极思考反倒是更不可能的吧。

我心中有了定计。

把自己的手机对准了趴在床上的结女,啪嚓地拍了一张。

“————诶!?”

瞬间,结女一跃而起。

“你刚刚是不是拍照了!?”

“啊————,糟糕啦————。不小心把刚刚拍下的照片发给由仁阿姨啦————。”

“哈啊啊啊啊啊!?”

结女猛地一把抓过我的手机,看着手机的屏幕瑟瑟发抖起来。

“……真、真的发出去了……”

当然是真的发出去了。

把一身睡袍姿态躺卧在床上的义理妹妹的照片,发给了义理母亲。

“该、该怎么办啊,这个……!绝、绝对会被怀疑的……!”

“没问题的吧。”

“哪里没问题了!?”

正当我用口哨声敷衍着结女以愕然的表情盯来的眼神之际,房间的门被哐哐地敲了两下。

“……水斗君?你在结女的房间里吗?”

结女几乎惊恐得叫出声来。

那是由仁阿姨的声音。

结女送来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的视线,我用眼神回应她“你就看着吧”后,把结女的手机扔给了她。

旋即站起身来走向房门,普普通通地迎接了由仁阿姨。

“晚上好,由仁阿姨。”

“哇,真的在呢。……水斗君?刚才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由仁阿姨的视线越过我的身体看向床上的结女,露出了一副讶异的表情。

嘛,这也是很正常的反应呢。

毕竟姑且算是正值青春期的男女,在这深更半夜的待在同一间房间里呢。

但是,我没有丝毫动摇,堂堂正正地进行了说明。

“原本想来这里借本书,结果就看到结女同学少见地烦恼着,看着挺有趣就不自觉地拍了照片发出去了。对不起。”

“烦恼?你指的是?”

“说是把奇怪的照片错发给了由仁阿姨什么的。”

“啊!难道是,那张裸着身子的……?”

“是的。大概是在前天,我睡在客厅上的时候拍的。”

既没有刻意隐藏,又没有敷衍了事。

我只是,将将事实说了出来。

“说是也许让由仁阿姨产生了奇怪的误会什么的,说实话其实根本就无所谓的烦恼,总之我就先把那张照片删了。”

由仁阿姨地掩着嘴唇“噗噗”地笑出了声。

“对对。那个孩子,总是会烦恼一些非常细微的事呢!”

“所以我让她早点去睡了。”

“正解!……但是呢。”

由仁阿姨的视线,在我和结女之间摇摆着。

“水斗君?我是很高兴你跟结女处得很好啦,但是都这个时间了还一起待在同一间房间里,实在是有点……”

虽说结女肯定在背后僵住了身子,我不为所动地歪了歪头给由仁阿姨看。

“难道说,我们是被怀疑了?”

“毕竟,是青春期的男女……对吧?”

“我觉得要是有那样的意识的话,我也不可能如此淡定地站在这里了呢。”

由仁阿姨盯着我。仿佛像是在对物品估值的一般,不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对此,我只是自始至终保持着略显困扰的陪笑脸。

终于,

“确实是呢~!”

由仁阿姨爽朗地笑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呢。对不起哦,水斗君。说了些怀疑你的话。”

“没什么,我也确实有些欠考虑了。”

互相微微低了低头,差不多到了该撤退的时候了。

“那么,我这就告辞了。晚安。”

“啊,晚安~。”

我极其自然地走出结女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里。

听到由仁阿姨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结女打了电话。

对方接通之后,我马上开口了。

“你看,这不是没事了吗。”

“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得到的回复是刺耳的尖叫声。为了不让由仁阿姨听到而压住了声响。真能干。

我略微将手机放远了些,

“掖着藏着反而更会受到怀疑的啊。到头来,还是堂堂正正的才是最好的。”

“话是这么说……!”

“更何况,”

我打断了她的话。

“我们之间并没有这样的感情,这是事实。……不是吗?”

“…………是呢。”

得到的,是听起来略显不满的生硬回复。

“所谓没有明火的地方就不会冒烟对吧?我们之间的关系,倒不如说是充满了液氮比较合适对吧?”

“那倒反而会冒烟了吧……不过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你就别每次都纠结个不停的了。如果做不到的话就赶紧去睡。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到头来,这就是最好的对策手段了。

我们还在交往的日子里,每当这个家伙烦恼的时候,我应该都说过意思相近的话。虽说那时我说的话被我更精心地包装过就是了。

结女一阵沉默之后,轻声地说道。

“………………谢、谢。”

我瞬间屏住了呼吸。

“…………明天开始就要上学了,你别说这种听起来就会下雪的话啊。”

“笨蛋。……晚安。”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我看向显示着通话结束的手机画面,又一次叹了口气。

“堂堂正正才是最好的,呢。”

的确如此呢。

正当我隔着衣服按着有些加速跳动的心脏,手上紧握着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让我愈发地乱了方寸。

那是由仁阿姨发来的LINE。

<结女的事,就拜托你咯♡>

……我曾经听说过,女性使用的心形标志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含义。

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我将视线从手机屏幕往上移,看到了放在书桌上的日记本。

马上就要进入全新的一天,黄金周将就此结束。

然后时间来到早晨,回到学校,那个女人又会重新开始完美超人的演技……。

想到了一些事。

我再次将视线移回手机屏幕,对结女发送了LINE。

<晚安。>

略微踌躇之后,

<即使真下了雪,伞我还是会借给你的。>

她能领会我的意思吗。

领会不到也无所谓了。

没过多久,我收到了回复。

<笨蛋。>

又稍稍过了一会儿,

<我已经决定不再忘记了,没问题的。>

这样啊。

那可真是太好了。

“……哼~~。”

我哼了一声,躺到床上。

明天,要是能雨过天晴就好了呢。



-->"> 本章已完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55彩票官方最新版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