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十六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番外篇 第十六章

前情侣的黄金周记忆

5月2日(星期一)

第六节课结束时,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在回家之前前往图书馆的我,一边侧耳倾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一边走下楼梯。

今天的校舍安静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吹奏部的练习声,棒球部的吆喝声……作为它们的代替,只有微弱的雨声,哗哗地渗进墙中。

我在出口处迅速地换好了鞋子。

外面的地面已经是一片泥泞,看来想要躲过水坑是一件相当的难事。虽说早晨放晴了一段时间……要对天气预报这项技术说声感谢呢。谢谢你,某搜索网站。

从背包里取出折叠伞后,走出门外。……然后,我注意到有人正蹲在玄关口的旁边。

定睛一看,那是我的义妹。

“……哟。”

跟她打了声招呼后,结女朝向这边,“嗯咯”一声发出了一点都不可爱的声音。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我的妹妹哟。”

扬起嘴角说了这么一句后,只见除背包外两手空空的义妹,偷偷瞥了一眼我手中的折叠伞,露出了一副有些苦涩的神情。

看来她没有带伞。大概是因为早上我们故意错开了上学时间,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我准备雨伞的场景吧。

“真遗憾。虽想看在兄妹之情的份上帮你一把的,但不巧的是我今天只带了这把折叠伞。”

“……不必担心哦,弟弟。我和你不一样,可是有朋友的。我正等着她们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呢。尽管卿卿我我地享受着回家去吧。”

我撑开雨伞走出房门。结女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在走出校门前偷偷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女人就这么蹲坐在玄关口的边上,既没有玩手机又没有看书,只是呆呆地望向雨中的天空。

出校门后走了有一段路程,我遭遇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小动物系女生。

“哎!伊理户同学,准备回家么?”

是南晓月。她走在我前面可真是少见。平时都是蹑手蹑脚地走在我身后的。

我无视着她友好的微笑,我的视线投向了她的脚。

一双长靴。像苹果一样红。

“嘿嘿————。可爱吧?”

南同学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轻轻提起了右脚的长靴给我看。

“有没有想跟我结婚啊?”

无论是扬起嘴角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疯言疯语,我都没有去理会。

“……都高中生了还穿长靴,实在是有些做作了吧?”

“时尚跟年纪是没关系的啦————。”

嘛,不将这个年纪穿长靴的行为称作“悲哀”而称作“做作”这一点,也算是南同学独有的风味了吧。缓缓转动着和长靴一种颜色的伞的她,该说是躲在树叶下的小矮人呢,还是厕所里的花子小姐呢。嗯,后者是正解呢。

“————嗯?”

我突然有些不解。

“你没有和那个女人————呃,我说除我以外的另一个伊理户————在一起吗?”

“诶————?这算是什么叫法啊。”

南同学耸了耸肩。

“结女酱的话,说是有什么事要办,就在鞋柜那边分手了哦?啊————,好想和她共撑一把伞啊————。”

“……她的伞呢?”

“你说结女酱的伞?她说校舍有备用伞来着。”

那她又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发呆呢……?

“我说啊————,偶尔也是会有想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啦。”

南同学看着水坑中倒映出的自己,用红色的长靴啪啪地踩着。

“毕竟从明天开始就是四连休了呢。是不是因此松了一口气呢?”

“……什么意思?”

“是说和女生朋友们相处是件很累人的事的意思啦。尤其是像结女酱这样惹人注目的女生。”

我皱了皱眉,南同学“啊哈哈”地发出敷衍般的笑声。

“本以为重点高中里这种现象多少会好一些,但没想到反而因为学生们普遍头脑聪明而更麻烦了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安慰她一下,和她好好玩一玩,但和她保持距离也是很重要的事呢,嗯嗯。”

南同学继续说道。

“不过毕竟结女酱那么可爱又那么聪明,也许对此已经很习惯了也说不定呢。”

……这怎么可能啊。

那个家伙在不久之前,可是一个体育课上的练习伙伴都找不到的人……。

别说是高深的处世之道了,那家伙,一定连彼此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才能开始以名相称都还不知道吧。

那样的家伙,能别扭地演绎着超人气女生的角色。

那一定是因为,她为了不搞砸任何一件小事而时时刻刻紧绷着神经。

“啊咧?你要去哪里啊,伊理户同学?”

我背对着南同学。

“我忘了件东西。”

※※※※※※※※※※※※※※※※※※※※※※※※※※※※※※※※

“……哈啊~……”

我叹气的声音在雨中溶解。

雨势不仅没有减弱,反倒是越下越大。看着地上越来越大的水坑,我心中的阴霾就越是严重。

从明天开始就是黄金周后半的四连休了。接下来我可以连续四天不用来到学校了,有连续四天的时间可以放松身心了。如此想着,我瞬间就变得精疲力竭。

结果到了最后,我变得就连在南同学她们面前维持表面功夫都无法做到,就连一边注意着水坑和泥土一边走路都变得令我厌烦。

这样的心态下,无论做什么都不会顺利的。实际上,一开始还想着“雨势毕竟还小,大概过一会儿就停了吧————”,结果就成了这幅德行。回想起来,我就不该相信自己没有任何根据的天气预报,而是拿出手机确认一下就好了。

“……哈啊啊~……”

过去我曾想过,如果我能交到很多朋友的话该会有多开心啊。

不,实际上也确实很开心。能做到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每天都过得很刺激。

……但是,偶尔也会有感到疲倦的时候。

每当对不在场之人的指责之语,忽然间成为谈话的主题之类的时候,我就会感到胸口一阵苦闷。

总有一天,我会不会也被人如此在背后嚼舌根呢。

不,会不会其实我已经被说过类似的话,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呢。

……不,我绝对被说过坏话吧。身为新生代表,班级的中心人物,就算在男生们之中也有相当的话题度。虽说自己说来有些不太好,但实际上如此显眼的女生也算是绝无仅有了。诸如“那家伙是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之类的话,一定在不为我所知的地方被谈论着吧。一如我们所做的那样一般。

甚至,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就藏在南同学她们之中也说不定呢。

……如履薄冰。

我们的日常,是在名为赔笑的薄冰之上渡过的。如果,有一天,我高看了脚下薄冰的厚度。……届时,也许现在和我关系良好的人们,都会一哄而散也说不定。

啊啊,这是被害妄想呢。我最擅长的被害妄想。

初中时期,我还从未如此害怕过这些。毕竟我还未曾拥有过可以失去的东西。

能交到朋友,好开心。

能交到朋友,好可怕。

南同学她们恐怕从小学开始,就已经在这样的世界里度过了吧……。

“……好厉害啊……”

临阵磨枪的我,究竟能不能好好干下去呢。

万一搞砸了……到时候,会不会回到初中的那时候呢……。

突然间,天空被遮住了。

黑色的雨伞,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雨滴。

我的视线从天上往下移,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刚刚成为我的义弟一个月多一点点的他,在伞下低头看着我。

……诶?

为什么……。刚才,明明已经先回去了。

“……怎么了?是忘记了什么东西吗?”

“是啊。我忘记了。”

他这么说着,将自己的伞往前一送。

伞影裹住了蹲在一旁的我。

“我都忘了,我和你已经是家人了呢。就算再怎么对不上眼,就算再怎么关系恶劣,就算你再怎么临阵磨枪高中出道……虽说很不情愿,但就算再怎么想要分开,我们也是分不开的啊。”

对摆出一副扑克脸,如此轻轻道来的他。

我不禁屏着呼吸,抬头凝视。

……这个人啊。

为什么,总是……真是的。

“……什么嘛……真恶心。”

看我微微露出了笑容,他似乎有些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你啊,现在可也是那个恶心之人的妹妹呢。”

没有拿着伞的另一只手,向我伸来。

“回家吧。”

我看着伸来的掌心。

……对啊。

家人之间,就算彼此暴露了再多的丑态……也还是家人啊。

“……嗯。”

我握住那只手,站了起来。

身边充斥着淅淅沥沥的雨声。

既没有吹奏乐部的练习声,也没有棒球部的吆喝声。

感受着这安静得不可思议的世界,我们离开了学校。

“我说!我的右肩被打湿了啊!”

“吵死了。这就是折叠伞的极限啊。”

“那就超越这个极限啊!再靠过来一点!”

“呜哎哎————……”

“不要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进行着这样的对话,我们的肩相撞,分开,过一会儿又相撞,又分开,仿佛会永远如此反反复复地持续下去一般。

同一把伞下,同一条归路。

我们漫步在雨中。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