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六章

55彩票官方最新版<(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本篇 第六章

前女友焦躁不安。“哈啊啊啊啊啊~~~~~!?”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有过一种名叫男朋友的东西。

有过,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分手,古今中外,情侣分手的理由也大致相同。

……也就是出轨。

就结论上来说,身为当时的我的男友和现在的我的义弟的伊理户水斗,虽说没足够的出息能干出出轨这么厉害的事,可至少也出现了即使会让我误解也完全不奇怪的场景,所以请容我重申————即使那个男人一定会否认,但当时我的怒火是完全合理正当的。

那是中学3年,放暑假之前的事。

因为在与男友交往中不断练习,我的交际能力得到了不错的锻炼。进入3年级之后,至今为止的不受欢迎仿佛都不是真的一般,我交到了许多朋友————为此我开心到可以用手舞足蹈来形容,接着不知为何与男朋友见面越多,他就越发不高兴,经验不足的我却只能渐渐陷入混乱。

因为完全不懂怎么办才好,我借助网络,决定总之先试试增加彼此之间能好好交谈的次数————所以为了进入暑假后能一起共享我们的时间,我鼓起勇气考虑了非常多的计划。

但是,我制定的计划,因为某个事件,非常漂亮地烟消云散了。

我同那个男人的约会,自我们在暑假结束开始交往以来,一直都以避人耳目的形式进行————嘛,哪怕被人见到,无论是认识我们的同班同学还是单纯的路人,都不会觉得我们俩是男女朋友关系吧。可能单纯只会觉得是不起眼的败犬同盟在互相取暖吧。我们这种角色的印象跟恋爱这种要素,就是这么的没有缘分。

也许正因如此,午休时,一直都是我们两人碰头地点的图书馆最里边的角落,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跟不认识的女孩子呆在一起时,我顿时有些动摇过了头。

明明只要像平时一样走过去就好,但不知为何条件反射地,躲入了书架的阴影中————接着开始偷听。即使不祥的预感拷问着我的身心,却也无法不这么做。

————伊理户同学啊,有女朋友吗?

————诶?没……。

事后回想起来的话,我听到的不过就是这点程度的对话————可是,在当时的我看来,那段对话却有着更甚数倍的冲击力。女朋友的存在————也就是我的存在,被他亲口否认了。

更何况,在名为图书馆的地方,那两个人手里拿着书互相对话,仅仅如此,就已经不行到致命了。踏入圣域,可以这么说————至今为止的半年间,我感觉自己珍视又珍视的领土,被人穿着脏鞋踩了进来。而默许了这种行为的伊理户同学,更是让我觉得无法原谅。

如果是现在以冷静沉着为信条的我,说不定就能察觉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男朋友被那种对谁都很友善的女孩搭了话罢了————可是,嘛,怎么说呢,自己这么说是不太好,但当时的我,依旧残留着死心眼的阴暗女部分,与这种程度的深思熟虑根本无缘。

出轨现场————虽说达不到这种程度,但在现场直接听到自己仿佛被人当成是见不得光的存在似地否定,这给我带来的冲击,绝非寻常之重。

到头来,那天我没跟他碰面,直接回家在床上待到了天亮。当然,手机收到了诘问为什么不来碰面的信息,对此我用要优先履行朋友间的约定回复了他。

在如此心有芥蒂的状态下,有一天被那个男人叫了出去,然后他突然对我低下了头。

自己因为我一直优先朋友产生了嫉妒之情,非常抱歉————他如是说。

诶?这种事吗?

这么想的我,又究竟是否该受到责备呢————虽说对这件事的评价因人而异,但至少就当时的我来说,冲动得只有这个念头。

如果只是嫉妒男性的话还有点道理,但嫉妒普通朋友又是怎么回事?

就因为这种程度的事就被你以那样的态度对待了的话,装作没看见你和其他女孩子卿卿我我的场景,还尽可能以普通的态度对待你的我,到底算什么呢?

当时的我,由于还没有习惯愤怒这一感情,没法隐藏起自己不经意间翻涌而上的怒意。在明明只要说一句“原来如此,我才是非常抱歉”就可以了的情况下,我却作出了挖苦般的回应,让我们的关系出现了致命的分歧。

说不定,诸位已经察觉到了吧。

我们两个,彼此之间绝对没有做过那种性质恶劣到让双方的关系无法维系下去的不义之举————我们俩之间有的,不过是擦身而过,不过是意见分歧,不过是相互误解罢了。但是,对我们这种连基本的交流能力都有所欠缺的人来说,仅此而已,便已足够致命;仅此而已,就成了致命伤。

我们,都不曾和某个人吵过架,自然也不曾跟某个人和好过。

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做。

这就是,在那之后长达半年以上的冷战的直接原因————就算只是误解,分歧,擦肩而过,只要持续时间一长也会成真。明明双方都没有讨厌对方,但是我们持久性地摆出了相互厌恶的姿态时,这份厌恶之情也就假戏真唱了。

所以,当听到他明明白白地跟我提出分手时,让我的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宁的是,那份「终于不用再讨厌他了」的心情。

因为我想到————终于不用再努力讨厌曾经那么那么喜欢的人了。

你这,不是还在喜欢他吗?

如果有人这么问我,请让我回答一声NO。

虽说已经成为了姐弟,虽说总是掺杂着挖苦之语,但还请大家从我们还能普普通通地进行对话这一事实,察觉到我已不再喜欢他这一点。

要是我还喜欢,我事到如今恐怕早已死于精神压力了。

所以说,要是再次遇见相同的事,这次我一定可以冷静地接受的。

是的,我已经不再喜欢那个男人了————要是现在那个男人的身边蹦出了貌似女朋友的存在,我一丁点都不会受到冲击。

就让我笑着祝福他吧。「这世上竟然会有喜欢上你这种家伙的女孩子,神明大人真是意外地温柔啊」。

那个男人也一定会笑着回我「谢谢你」吧。

……那样的话,也还是有点恶心呢。

※※※※※※※※※※※※※※※※※※※※※※※※※※※※※※※※※※※※※

「话说,伊理户同学他是交到女朋友了吗?」

这样。

突然如此对我说的,是同班的晓月同学。

午休的午饭时间,只是杂谈之下不经意间被提及的话语————同时我筷子上的炸鸡块也咕噜地应声而落,晓月同学「哇啊啊啊!」地帮我接住了。

「诶————!?什么什么!?」「你弟弟有女朋友了!?」「看不出来呢————!」

以恋爱话题为主食的其他人,齐齐张口咬向了晓月同学的鱼饵。

「是不是女朋友我也不太懂啦————,」晓月同学堂而皇之地吃起我的炸鸡块,继续着话题。

「但是昨天,我见到他跟一个女生并肩而行呢————。那个女生穿着我们学校的制服,好像也是1年级的?」

「也、也就是说————呜嗯!」

嗓子眼里几乎就要冒出和我的意志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声音,被我重重的一声咳嗽强压了回去。

「结女同学怎么了————?」被咯咯地笑个不停,用「饭卡住喉咙了」的借口蒙混过去之后,她们又重新开始了对晓月同学的询问。

「那是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什么样呢……嗯,我想想————」

晓月同学盘起手进入回想模式。

「矮个子————」

嗯。

「有点土气的辫子————」

嗯嗯。

「然后,戴着眼镜呢————。有种文学少女的感觉?」

嗯嗯————嗯?

「……啊咧?结女酱,你怎么了?」

「没什么啊?」

只是有些觉得,就像是以前的我一样呢。

莫非那个男人,毫不厌倦地又对看起来老实的阴暗少女亮出毒牙了吗。

「辫子还有眼镜,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这种人吗————?」

「啊,但是,感觉跟你弟弟很配耶!」

「啊!我懂我懂!感觉他适合那种静静的女孩子!」

大家都已经以那个男人有女朋友为前提展开对话了。丝毫不重视事件的真伪。这就是闲聊。

但唯独我不能如此。

毕竟现在的我,可是那个男人的义姐。

为了不让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给别人添麻烦,我必须慎重地履行监督的义务。

于是放学后。我悄悄跟上了如平常一样用最快速度起立离开的义弟。

还想着他今天是不是也要直接回家,看来这是要去图书室。这所学校的图书馆很大而且藏书也很全,我也时常利用。

在入口的窗户确认水斗消失于书架之间,我步入图书馆。

我在与水斗相隔一排书架的地方布下阵地,假装在寻找某本书。不凑巧的是,这一层都罗列着如词典一般厚重,在书脊上用金色线绣出英文标题的迷之书籍,不过大概谁都不会注意到我的吧————说起来这到底是什么书啊。机会难得,我本想确认一下,但是太厚了实在不适合站着读。

将视线从书架的角落投向那一侧,我窥视着水斗的模样。

他靠着窗边,在阅读一本贴着图书馆馆藏贴条的文库本。……说起来中学时也是,这家伙不知为何一直不曾坐在图书馆椅子上。总之好像是因为在角落更能静下心来。我本以为这单纯就是在耍帅(一点都不帅),既然高中都还保持着,看来那是真的了。

怪家伙。要真能有对这货一见钟情的姑娘,我可真想见识见识。

就在我再次确认义弟的怪人姿态的同时,一个人,慢慢朝水斗所在的那一带靠近————是女生。没被化过妆的乌黑长发,两条长辫子绕过双肩垂落胸前。并且,戴着既土气又巨大的眼镜。

宛如在照一面古镜一般,我苦闷不已。啊啊啊……!以前的我在那!以前的我就在那儿啊啊啊……!!

明显四散着没朋友气息的那个女人,在水斗旁边站定。把脸藏回书后,我开始隔着书架竖起耳朵偷听。

怎么回事啊,这个像以前的我一样的女人。

1年级里有这种人吗————不对,就算有,也会因为存在感太过稀薄而注意不到吧。

「那个……」

「啊啊」

非常简短的交流。

「那个……」是女生的声音,「啊啊」是水斗的。

虽说这像是一段根本称不上对话,无法达成共鸣的往来,但我是知道的。

伊理户水斗这个男人,由于脑袋灵活并且很熟悉我们这类欠缺交流能力的人的思考回路,所以光凭这点程度的对话就完全能够形成交流!

全盛期的他,甚至不需要我出声,只要用手指比划比划或者转移一下视线就能形成对话————现在想来,莫非他有超能力吗。

于是乎,竖起了耳朵听的我并没能听清什么正经的对话。

拜这所赐我渐渐冷静,「我到底在做什么啊」的心情挥之不去……。为什么我,要把自己弄得像个进行外遇调查的侦探一样。

……算了吧。

看着那女孩就会想起以前的事而想死,再待下去的话对我的精神卫生方面不好。

我离开了图书室。

总而言之现在明白了的是,那个男人,多半喜欢的是那种会被其他人视而不见的土气女————啊啊这样啊。那当然会生气啊。女朋友离自己的喜好越来越远!真是对不起啦!

我莫名地感到火大,于是用手机邀请朋友们去蛋糕自助店了。虽说晓月同学因为有要事而回绝了我,但也收到了其他几乎所有人「我去我去————!(颜文字or表情包)」的回信。

呵呵呵……!怎样!我采取了与你喜好相去甚远的行动!你活该啊!

虽说出了一口恶气,但我后来才发现,我还不得不与体重增加这一全新的敌人战斗。这样的问题,是会平等地降临在土妹子和时髦女身上的。

之后我回到家中。

在玄关看到一双女式平底靴。

「……………………」

擦擦眼再看。

在玄关有双女式平底靴。

……哈啊啊啊啊啊~~~~~!?

拼命压住了自己想大叫的冲动。

那个男人————带了女人回家!

靴子的尺寸非常小。也就是说,身高可能也很矮吧————是的,比如我今天,在图书馆见到的那个女生那样的。

……明明叫我到家里,都是开始交往之后好几个月的事了……!

————我突然想起。

把我叫到家里时,那个男人是有什么打算来着?

对对,就在前不久才刚刚明了的————那时,那个男人,明明一心想跟我越过那一线,结果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这次也是……?

我从玄关看向上二楼的楼梯。

莫不是……在那上面……现在他们正在……。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那个胆小鬼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出手。明明我们才入学不到一个月……。

……但是,如果,他在反省过和我交往的那段时光后,这次选择采取了电光火石的行动的话呢?

在我路过房间前的瞬间,可疑的声音突然停止了,接着响起了慌慌张张的声音……?

唔唔唔唔……!讨厌。总之就是纯粹的有些讨厌!

总之,先试探下吧……。

首先,作为证据,我用手机拍摄了平底靴。为了不发出声音使用了视频功能。

接着悄悄走上玄关,拿着脱下的靴子躲进了更衣室。

接着,拨打水斗的手机。

「……喂?」

“喂。”

「有什么事吗」

“现在你在哪?”

「蛤?我在家啊。」

我特意留心了水斗那一侧的声音。……但是没什么特别的声音。

“我想起妈妈让我买个东西。我现在走不开,你能代我跑个腿吗?”

「诶诶————……」

极度厌烦的声音。这究竟是,那是因为女……女朋友来家里了呢、还是单纯讨厌被要求跑腿呢。

「我知道了,我去就行了吧,我去……」

“拜托了。”

「拜托了?」

从电话那侧传来了鼻子的嗤笑声。

「你会来拜托我还真是少见呐。」

“……烦人啊你。别每句话都抬我的杠啊。”

「作为代替我会帮你跑腿的,这种程度就不能忍忍么。」

真是何等心性怪癖的男人啊。能做这家伙女朋友的女孩,想必也是个心性怪癖的家伙吧。

「那,我该买点什么?」

“我想想……”

「“我想想?”」

糟了!刚才不小心作出了正在考虑中的反应。

“啊,不是……素面!我是说素面!”【日语「そうね」和「そうめん」读音相近】

「素面……?可现在离夏天还远啊」

“春天吃素面有什么不好的。素面厂家又不是只在夏天工作。”

大概吧。

「了解。要素面是吧。其它还要什么?」

我稍微列了几个日用品,然后挂断电话。

我在更衣室中屏住声息,接着感觉到家门方向有人经过。

砰的一声,玄关的门被关上了。

我再三确认他没有因为落下什么东西而回来之后,走出更衣室。

现在,水斗的房间里应该只有他带回来的那个女生了!

让我抓住那个女生,和她说说话吧。……我并不是想用「居然敢给我家的义弟灌迷魂汤,胆子可真肥啊」之类的话胁迫她,倒不如说是要提醒她「不要随随便便就去男生的家里哦」。尤其是对这种看起来一点不懂得拒绝人的女生。

我走上二楼,朝水斗房间的门把手伸出手。

————咔嚓。

「诶?」

「嗯?」

我拧动把手前,门就被从内侧打开了。

一张见惯了的脸。

水斗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蛤?你……为什么会在这?”

“诶?……诶?”

我混乱了,屡次回头看向楼梯。

诶?

现在……不是出去了吗?

这家伙,确实刚刚,经过了脱衣间,从玄关走向外……。

“你不是拜托我跑腿吗,为什么你会在家啊。你不是说自己腾不出手吗?”

“诶,但是————等等,给我先等等。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现在水斗在这里。

这家伙没外出。

那么————刚刚出去的是谁?

「————啊!!」

我百米冲刺般冲下楼梯,跑过走廊回到玄关。

……没了。

那双靴子没了!

刚刚还在这里的,那双女式靴子没了!

“你突然间怎么了啊。这么快的速度跑下楼梯可是会摔死的。”

“你放跑了是吧!?”

我紧紧抓住走来的水斗的胸口。

“唔哇!?喂、喂!你到底怎么了!?”

“你带回家的那个女生!你把她放跑了是吧!”

“哈,哈啊……?女生……?”

水斗疑惑地眉头挤在了一起。

被摆了一道。

他让我误以为出门的是自己,实际上却让那个女生先走一步了!

他因为某种原因,早已看穿我已经回家了的事实……!

“带回家的女生是什么意思啊?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事到如今还敢狡辩?我,全都看到了!这里刚刚还有那个女生的靴子!你看,证据!”

我给他看了看刚刚我姑且拍下的视频。

“看见就不说什么了,怎么还拍了啊你……”水斗一边露出一副有些嫌弃的表情(别嫌弃啊!)一边看完视频,眉头挤得更紧了。

“这……是你今天拍的吗?”

“对啊。而且,这跟我的尺码不合。这可捏造不出来哦。”

“这倒确实是。”

水斗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将双脚捅入鞋中,咔嚓咔嚓地旋转着玄关门的门把手。

“没有上锁……”

“所以说,这就是因为你把带来的女生放跑了的缘故吧?我可是有锁好门的。”

“…………先去检查一下你自己的房间。”

水斗一脸认真地直视我。

“快去。”

※※※※※※※※※※※※※※※※※※※※※※※※※※※※※※※※※※※※※

我照他所说检查了自己的房间,既没发现房里被乱动过的痕迹,也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因为水斗的表情那么认真,我也不由得产生了莫非真被人闯了空门的忧虑。根本是杞人忧天嘛。

向他报告之后,水斗一脸深思状地低语着“这样啊……”,就这么回到了房间。

“等等!我还没听到你的解释啊!”

“嗯?解释什么?”

“到头来,那双靴子就是你带回来的女生的东西吧?就是关于这件事的!”

“啊啊……”

水斗一脸麻烦死了的表情搔起头发。

“……嗯,没错。”

“嗯?”

“我带了个女孩回来。你看到就是她的靴子。我趁你躲进更衣室的空当让她回去了。以上。”

“以、以上……就这些?”

“除此以外你还想让我说明些什么?”

“不,你看……道歉什么的。”

“为什么我带个女生回家,就必须得向你道歉啊,结女同学”

我无言以对。

正是如此。他已经没有任何向我道歉的必要了。

跟去年不一样了。

“这次的事你就忘了吧。以后我会注意的。就这样。”

“啊,等……!”

这次即使我叫出声他也没再驻足,水斗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到头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到底,水斗说得没错,即使义弟带了个女生回家,我也根本没理由为此生气。这只是会让人略微感到尴尬罢了。

但是,我却————

“……啊啊啊真是的!”

就算不明所以也还是很火大!

被各种事搞得心烦意乱的我,紧闭房门怄气般地躺上了床————这种情况下即使读书也看不进去,在床上团成一团才是最好的。

几小时后。

吃过晚饭后不久,我被打入了更深的混乱中。

“喂。”

水斗突然对我说。

“明天,跟我约会去。”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