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86- Eighty Six -_电击文库MAGAZINE 61期短篇 - 梦影斡盏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短篇 电击文库MAGAZINE 61期短篇 - 梦影斡盏

翻译&图源:米瑟冈萨斯

梦影斡盏

(译注:原标题「盃に射す影」出自泷濂太郎《荒城之月》中的歌词“春 高楼の花の宴 めぐる盃 影射して”)

废墟的满月之光明亮得惊人,极东的樱花树下堆积着无数淡红色的樱花瓣,仿佛在孕育这朦胧的月光。

共和国东部战线的第一战区,也是先锋战队的负责战区。废弃的都市的被瓦砾埋没的大街上,街道两侧整齐排列的樱花树此时都纷纷盛开,淡花樱的树冠几乎完全遮蔽了共和国特有的笔直道路。

抬头望去,蓝色的月光照耀下的花瓣,如雨滴般飘落。是个微风吹拂,连野兽也在酣眠的春夜。万籁俱寂的月夜下的淡红花丛,仿佛化身为某种邪恶的魔物。

能够永远地夺去人的内心。

背靠停放在适当高度瓦砾堆上的〈破坏神〉,辛仰头看向那处静谧般的迷人景象。

去赏花吧,想看一下暗自绽放的樱花是什么样子,这么说的人是凯耶。这是她的根源极东地区的习俗。欣赏花朵,享受美酒。这也是当四季更迭时,她的民族所喜爱的春日盛会。

虽然在共和国出生的凯耶并不了解这些,哪怕只有一部分,也想让她了解这段过去,于是他便设法找到了极东的酒具。

叫做杯(译注:这里指的杯是日式的“杯”,以区分西式的玻璃酒杯),是一种陌生的又扁平的酒具,长年来拿惯了金属餐具,现在拿起来就跟纸一样轻,据说是把木头削下来,涂上特殊的颜料制成。被称作漆的黑色鲜艳颜料,有种令人仿佛被吸入进去般感受,显得很深邃,如水一般清冽的酒中,倒映出樱花的身影。

轻抿一口,灼热喉咙的酒精化散出一股浓烈又芳醇的甘甜,沁人心脾。那是谷物的甘甜味,最近他也多少知道了一些。

咕,一口喝干的马修说道。他有着天青种的银发与淡蓝色的眼睛,如雪豹般的强壮的身躯与身高。

「一一好喝啊」

虽然辛不爱说话,但也显得太沉默寡言了些,对于担任先锋战队机枪手的少年的牢骚,辛只是淡淡笑了笑。

「看来这回并没白费功夫。」

「虽然不知道本来是什么味道————但应该也不错。」

「总觉得,喝了后整个人就轻飘飘了啊。」

双手拿着小巧的酒杯的米娜笑了。她有着绑成辫子的翠绿种象征的金发和玛瑙种褐色的眼睛。虽然看起来还是一副矮小稚嫩的样子,但却是战队前卫中的一员。

「……你该不会酒量很弱吧?那就不要喝太多了。」

有着黑发与黑色皮肤的南方黑种九条苦笑着将自己的杯子一饮而尽。他是在机库的黑板上写着退役一一战死的倒计时的阳光巨汉,与义妹的娇弱相反,看起来很强壮。

「或许有点晚了~。但九条怎么开始转来转去啦?~……」

「真是的……」

「欸嘿嘿 (/≧▽≦)/ 」

「嘛,既然上头了就不该喝那么多了吧。」

凯耶瞥了一眼并排樱花树那边并露出苦笑。

在她视线的前方是喝醉一大片的景象,戴亚和哈尔特、奇诺和托马在跳着奇怪的舞蹈。其他男女混搭在一块队员们也站起来哇哇叫好。

强行拉着躲在后面的千濑小小的玉手,有着浅黑色皮肤与一头银发的库洛特也拉着千濑一同加入到不可思议的舞蹈中。哇哦,众人中掀起一阵热烈的喝彩声。

看着激起的阵阵骚动的同伴们像脱缰野马一样在狂欢。作为原提案者的凯耶露出复杂般的表情。

「赏花就应该专心致志地以欣赏为主才是,像这样撒酒疯可是与赏花的目的背道而驰了……。而且再怎么说也醉得太快了点吧? 是还不习惯喝酒么,也对啊,毕竟是第一次喝到。」

被定义没有人权的人形家畜。八十六们每天的饮食中也只有淡然无味的合成食品,至于那些嗜好品是完全不可能配给的。

「嘛,只要开心不就好了吗。」

「……现在,不论怎样,辛都已经走在前面了吧。这句话老早前就一直想说了,但到现在才能传达出去。」

随后,凯耶撅着比头顶的樱花颜色还要更浓一些的珊瑚色的嘴唇也苦笑道

「不过,的确是很开心啊。大家聚集在一起吵吵嚷嚷。尽管我们奋战数年,但这种时候还是不多见的。」

战斗休息的片刻和没有其他各种繁杂琐事的时候,大家都很很享受与同伴们度过的时间。

九条露出阳光的笑容。

「是啊,如果笑不出来我们就输了啊!」

「此言甚是!」

与巨汉嬉戏着的米娜精神抖擞地朝天举起双手,在好像已经完全醉了的她的前面,可以罕见地看到马修上扬的嘴角。

这时,戴亚和哈尔特停下章鱼舞。并向这里走了过来。

「嗯,啥事? 叫我等有何贵干?」

戴亚的那张脸隐约有点红润。

语调有点紧凑不说,表情也很松懈,更有点站不稳的样子。

似乎是生平初次喝酒的缘故,现在醉得很厉害。

以坐姿仰望着那张处在非常高位置的脸,凯耶邹起了眉头。

「你们几个知道这很吵吗,戴亚、哈尔特。」

「欸,那是因为」

戴亚傻笑地挥动一只手。

「喝了这种东西,浑身都激情起来啦。怎么说呢,对了,祭典! 就是那种感觉。」

「而且,倒不如说辛和凯耶的氛围都太过淡定了吧? 难得的机会就尽情玩吧!耶! 过来嗨!」

上一秒用腔调说着的哈尔特眼神顿时两眼发直。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的,辛和马修快停下来啊。不用跟我客气了。啊,别整的就像什么世界毁灭的前兆一样,很恐怖的啊。」

「「耶」」

「大哥求放过。」

两人用捧读式的语气宣告后,就刻不容缓地修理了哈尔特一顿(还是很用力的那种) 。九条忍不住笑了,刚开始就不听懂在扯什么的米娜也咯咯地笑出来。

戴亚环挽着胳膊斜视上方。

「不过,我也有想搞一场让大家都热闹开心的活动的打算。雪仗不行就樱花仗,又或者去樱花树下寻宝吧!」

九条说道:

「不要,欣赏樱花就行了。」

「欸~,看着确实很漂亮,但还是显得太无聊了啊。」

「喵~」

「…不说的话都把猫给忘了。」

马修小声嘟囔,一旁装傻的哈尔特撅起嘴。

苦笑着的辛说道:

「樱花树下埋的通常都是尸体。不会有宝藏的。」

「「不会吧!?」」

但不知为何,戴亚和哈尔特的眼睛却明亮了起来。

「正合我意! 那就出发去找吧!」

「奇诺,奇诺!你带铁锹来了没有? 来人啊!」

「怎么可能会有啊,蠢货。」

「那么就先拿铁锹从某处挖挖看吧!然后来比赛看谁先挖到!」

「喂,太狡猾了,给我等一下啊,戴亚!」

话一刚落,戴亚、哈尔特,还有奇诺和托马就朝着樱花树的方向冲了过去。

目送他们离开的凯耶垂下双肩。

「服了他们……」

这时米娜突然站了起来。

「啊,九条快看!? 是流星啊!」

「不,那个,那样确实不行的……别像个小孩子一样去追流星啊!」

看见米娜跑去追赶流星,九条立即站起来。抱歉啊,九条举手示意一下,就马上朝追逐流星的小兔子的背影跑去。

随后,露出淡淡苦笑着的马修也站了起来。

「我去帮忙。」

他说完后也快步追上两人的背影。樱花树下的黑夜中,野战服的身影接连不断地消失。

「…………」

千濑分不清东南西北般摇摇晃晃地朝树丛的方向走去。察觉到的库洛特连忙追上去。两人回过头来招了下手,消失在漆黑笼罩下耸立的大树间隙。

一人两人,接连不断地消失。于樱花树底下,单手举起酒杯,饮尽之后,先锋战队的队员们便在欢笑中逐渐离场。落樱舞动间,起身随之而去的女队员们,带着不时的尖叫声用力挥手致意,也消失在花丛的方向。边走边嘻嘻哈哈笑着的两个少年兵,模仿之前的人敬了礼后也跟随上去。

接二连三,众人相继离开。

去到黑夜的对面。

黑夜的另一边,不知是何处。

与自身消亡的那天一样。

斯人已逝不复存,夜暗花明又一回。传出的笑声,终归静谧。

最后留下的凯耶,文雅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真美味啊。真的 连极东的米酒 什么的都能找到啊。是特意给我找的么?」

「是啊。反正,我觉得这样做比较好。」

在这战场的一角,将樱花当做最后的回忆之一的凯耶。她并不知道她祖先出生的国家的酒是什么味道。

的确。直至最终,她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味道。

从共和国出生,在战场上长大的八十六,对战场以外的事物都一无所知。

不曾了解过其他人,便就此凋谢。

凯耶双手捧着空酒杯在胸前,露出了微笑。

「……在我祖先出生的国家,如果不到二十岁的话是不能喝酒的。所以说,今天是有点越界了呢」

看着她一本正经似的说出这席话,辛面露苦笑。

「如今你也到那个年龄了吧。」

「是吗。……这样啊。我两年前就到十八了啊。已经记不清生日是在什么时候。」

被投入八十六区,处在强制收容所恶劣的环境与战场的残酷磨砺下,让人对于日期的感觉都很模糊。

为自己庆祝生日的家人也几乎在瞬间就丧生,所以说,大多数人甚至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

至少辛是这么认为,凯耶也是如此。当父母、兄弟、与故乡的影子隐约掠过脑海的时候,或是说还要在那之前,便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为了清除八十六区而设置的绝命战场,不需要那种东西。

「一一四月七日。」

说着,凯耶便睁开了眼睛

辛一直凝视着他,用真挚的口吻告诉她。

「在共和国沦陷之后,从共和国军本部发现了处理单元的人事档案。有我的和莱顿的,部队其他的人都有。」

那便是,战死与应该是被一同处分的一一连名字与坟墓都不会留下的八十六存在的证据。

「从那里开始追溯,家族的名字,原本的住址,在一定程度上都已经可以证实。当然,出生年月也是。————还有家,即便现在回去也不再认识的家。」

在联邦军夺回第一区利贝鲁特·埃德·埃卡利特后,辛趁着战斗的空闲时间去看了一次。

那个既陌生也没必要记住的家,可以说只是确认一下,仅此而已。

「……所以,今天你才会过来吗?在四月樱花盛开的时候。」

「也没错。不过」

他们降生于世,直至最终的瞬间才会停止,历经数年的磨难,并活了下来。他们确实存在过。最近他们也计划在凯耶生日的时间段内,为过生日的驻兵举办活动庆祝。

但这又是为了什么。

「我依然记得,从未遗忘。我想再一次将这个传达给你。」

将一同奋战过,并先一步死去的他们全都铭记在心,约定好要带着他们的份走到最后,这也是自觉作为死神的义务。自己仍未摈弃那份职责。

他并没有忘却。

八十六不被允许立墓碑,先锋战队的同伴们也都不为人知的长眠于此。这里就象征着一块给八十六立巨大的墓碑。

如今,自己活了下来,并再次踏入这里。

「这样啊……」

凯耶低着头,淡淡笑了笑。

「你……是在五月出生的吧。……这就被追上来了啊。明明两年前还比我小的说。」

「是啊。」

「不甘心啊。但是」

这时,凯耶很开心,是打心底在感到开心,露出笑容。

「你们几个家伙,能活下来就好。」

除了凯耶的声音外,不在场的戴亚、哈尔特、奇诺、九条与马修等先一步死去的所有人的声音也都包含在内。

「……是啊」

此时,一股强风吹过。

樱花的寿命非常短暂,自身很薄很脆弱,与它虚幻的花色相符,在一瞬之间绽放,也在霎时间凋零。不留一丝眷恋,轻易地从树枝脱离,缓缓飘落于地。

因而,这种不吉利的花,被发誓一定要活下去的战士们所厌恶。

但纯洁的花,也受到视死如归奔赴战场的战士们的喜爱。

落花凋谢。在那一片盛开的樱花树中,无数的花瓣随风飘落。

如纸一般轻盈,随着气流在空中戏游,还未飘落至地,便随着气流狂舞,将大气染上自己的颜色。

人们称之为,落英缤纷。

视野被同一种颜色所占据,无数的花瓣舞动在空,呼哇,樱花乘着夜风飘散,使得整条大街被薄花樱形成的漩涡所包围。

凯耶与同伴们消失的无明之暗,将所有事物,都用凋零的花瓣组成的纱幕,掩盖起来一一……

「一一诺赞大尉?」

呼哇,传来一股在这一个月里已经所熟悉的,清冽甜蜜的紫罗兰的香味。

他回首望去,只见蕾娜站在那片樱花雨之下。她穿着共和国蔚蓝的军服,长着白银种的银发与相同颜色的双眸。

当她收回视线后,盛开的樱花树下没有任何人。在用于替代桌子的瓦砾堆上,辛对面的位置那里,有一个斟满酒外表涂有漆料,却一次都未碰过的杯子,只有他自己一人坐在那里。

那里并没有本应该拿起那个杯子并饮尽的人。

从两年前开始,也过很久了。

蕾娜走在开裂的街道上,高跟鞋发出的声响传遍街道。然后一股与十一年前就被遗弃的废墟格格不入的高级香水的气味伴随着她。

她担任着作战指挥官,而辛则是机甲部队的总队长,两人都属于联邦西方面军的第八十六独立机动打击群。现在,为了支援旧共和国而被派到了这个地区。如今部队所驻扎的地方,是辛曾担任先锋战队的战队长的东部战线第一战区前线附近的临时基地。

在明知是违反军纪的情况下,还一个人跑到被夜幕封锁的战场上来。

「突然就从基地宿舍里不见了,我还在想去哪了……。因为丢的人是你,所以我判断是周围没有〈军团〉才敢跑出去的吧。」

「抱歉了。我本想很快就回去的,所以觉得没必要跟你说。」

说着,辛就站起身来,将手中喝干的杯子放到那杯还没动过的酒杯的旁边。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以为大佐没上过第一战区的战场不应该知道这地方才是。」

来没来过先不论,或许在以往在知觉同调中也提到过这个地方的话题,不过在这里他也没有同调过。

「大尉的〈破坏神〉不见后,我就去问了维修人员。但也不清楚去向,后来我便问了修贾中尉。」

「……无论是谁,口风都不严的啊。」

看着先前搭乘他的〈破坏神〉来的蕾娜,莱顿耸了耸肩。

维修人员不论,知道隐情的莱顿也不应该对她开口才是。

但还是带她来到了这里,似乎也是被强硬追究了。

没注意到两人间微妙的视线,蕾娜仰望着那些仿佛填补夜空般盛开的美丽樱花。

过了一会后,呼,不禁感叹一声。

「……真漂亮啊。」

「是啊。……与两年前的今天一样漂亮。」

辛此时并未看向仰望他的白银双眸,而是凝视着那片景色。

在依旧无声的黑暗里,他继续望着那些绽放的淡红色花群。

「先锋战队的全员也曾在这里赏花过。两年前,被分配到第一战区的时候」

「…………」

活得够久的八十六,会被分配到这个最终处分场战斗至死,也就是规定在半年任期结束后会死。

「是凯耶的提案,在那时,战队二十四名成员都还活着。不过,那时候……」

与那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他眯起眼睛看着路边并排的樱花树。

只不过当时赏花的人,大多已经不在了。盛开的樱花,明月与黑暗,只有这副景象依旧未变。

「就是可惜这杯子。」

那是在临别前作为交换的东西,但战队里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其中的意味。

「抱歉啊……打扰到你了。」

「诶。不,已经没事了。」

他来这里只是为战友不存在的墓碑扫一下墓。

当辛告知该回去的时候,蕾娜露出奇妙的表情并点了点头。当她瞥见放置在瓦砾上的那一对酒杯时,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代替而为的是,嗯,垂下小脑袋用鼻子闻了闻。

「……总觉得,味道不错呢」

啊啊,辛手中拿的那个东西,就是与酒杯配对的陶制容器————德利————。(注:德利是日式的酒壶)

「回基地前要喝一口么?虽说也没剩多少了。」

「是酒……吗?」

「据说是凯耶的老家极东地区的酒。」

「……哇,竟然还有这种东西……。联邦与其他国家的邦交不是还没恢复吗?」

与共和国一样,联邦的周围也被大群〈军团〉所封锁,直到不久前才确认了邻国的存在。

各国之间目前只进展到人流往来的程度,而遥远的极东地区,还没确认过邦交关系。

更何况从那里的特产。

所以说这个酒杯也是逛遍了圣耶德尔的百货店和古董店才找到,要是碰上最糟糕的情况实在找不到的话,就得用其他东西替代了。

「联邦东南部的酒厂在歇业时做的玩意,因为在联邦没有人认识就不值什么钱,像是个人偏好一样的东西」

被摆在架子上的角落吃灰,好不容易店员才记起来还有这么一个玩意。

蕾娜苦笑道。

「我在离开基地时,从食堂传出的骚动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啊。」

容量比大家流派的酒瓶来说要大,与联邦的葡萄酒与烧酒相比实际要大上两倍以上,很重也没有那必要,于是除了德利和几个杯子外的全部东西都分给了部队人员,大家似乎都对这个新奇玩意很感兴趣。

联邦军并没有不禁止勤务时间外的饮酒行为。辛也是因为确认过周边没有〈军团〉的存在,所以才敢放得这么开。

「那么,我也陪一下你吧。……所以」

咳咳,突然间蕾娜故意咳嗽了一下。

她用手指向辛,像打了他个措手不及般露出了坏笑。

「启动喝酒模式,诺赞大尉」

辛不由得苦笑一声。

「我是那种怎么喝都不会醉的。黑系种原本酒量就很强。」

这也是从黑珀种————同为黑系种的名义上的养父厄伦斯特那里听说的。在古代,作为武士阶级的黑系种对含有酒精的药物都有着很强的耐性。

实际上,有着一半夜黑种血统的辛与纯血黑铁种的莱顿,酒量都很强。

蕾娜那副戏谑的表情瞬间不见踪影。

「真的吗? 莱顿,喝到不省人事也真的没关系吗?」

「绝对会很讨厌吧。」

「饶了我吧。」

嘟囔着台词的莱顿被双方无视了。

顺便一提,在联邦或者共和国,只要你不醉酒撞到人,酒后驾车是不犯法的。

「这么说,以大尉的年纪现在能够喝酒了吗? 从联邦的法律上来看。」

「到了十六岁的话就没问题,我两年前就已经达标了。」

「那问一下是几月几号?」

「五月的……某天吧」

自己并不在意出生年月日这些,所以就没记得。

「怎么本人都不记得啊,那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的蕾娜垂下肩膀叹了口气。

「正好也是时候回联邦了,等回到联邦本部时请你调查一下,然后再向我汇报。」

「……我倒不介意,但这么做的原因是?」

「我下定决心了。」

说到这时,蕾娜露出了花儿般的微笑。

「大家的生日聚会。……一起加油办吧。」

(译注:本篇短篇的剧情后续请看第四卷G店特典及辛和蕾娜的生贺短篇)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