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短篇

菲德

短篇 菲德

  图源: 米瑟冈萨斯

翻译: 米瑟冈萨斯

虽然有些冒昧,但还请聆听我的诉说。

我是人工智能试验型〇〇八号。

我的创造者的孩子、亦是我最后的主人,为我取了“菲德”这个名字。

我『出生』在离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首都、利贝鲁特·埃德·埃卡利特不远的,郊外一座府邸的研究室里。

而在我所侍奉的家族里,有我的创造者兼人工智能研究者的主父、美丽贤淑的主母。他们还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已经上中学的哥哥,另一个是被全家人关爱着成长的年幼弟弟。

我那时候的体型是模仿大型犬的形状,身体外层则是用柔软的材料制成。

因为哪怕年幼的孩子用力抱紧我,或者粗暴对我拳打脚踢都不会对自身造成伤害,所以才设计成这样。

最后的测试结束了,等主父写完报告就可以完成,咚,门打开的声音响起了。

顺便一提,就连我的听觉传感器也好不容易才察觉到这轻盈的脚步声。一家人除了主母外,走路几乎都不发出声音。

总之在【没有脚步声】这样的条件下,判断来者是谁很困难。而那个人的身高连主父的办公桌都够不到。

「爸爸」

是的,来的人是年幼的弟弟。

「……辛。爸爸工作时不能进到房间里,还要说几遍才行?」

这么说着,主父把弟弟抱起来放到膝上,看来弟弟听不进去也不是没道理的。

「机器人,做好了?」

「是啊,不过不是机器人而是人工智能……算是。嗯,已经做好了,这回就能陪你在家里玩了」

弟弟的表情一下子亮了。

主母那美丽的红色眸子,如宝石般闪烁着光芒。

「名字!名字,可以取吗?」

还不清楚是不是朋友的安丽埃塔小姐最近养了宠物(养的是鸡来着,但不确定年幼的小姐养这个是否正常。这不属于我的知识范畴……)于是最近弟弟也想要养宠物了。

「可以呀。好好考虑下再取个名字吧……」

「那么,菲德! 叫菲德好了!」

主父整整沉默了五秒后。

「……那个啊,辛。菲德是狗的名字吧,给朋友取这个名……就有点?」

而主父看了信息终端上显示的我的状态栏后,又沉默了五秒钟。

「呃……已经识别指令了吗。这下糟了……」

不。

不会的,主父。我的创造者。

万分激动。

犬类动物从人类历史开始之时就是人类的好朋友了。

对我而言,我也是和那种动物同等存在的吧。

兴高采烈。不胜荣幸。

因为我没有声音输出的功能,所以不能把我的激动之情传达出去……。

弟弟用那一双大眼睛看着我,然后歪着头。

「是吧,你也很高兴么?」

「呃一……」

主父露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轮流看向我和弟弟。

「你能感受到?」

「嗯」

弟弟点了点头。这是为什么呢? 居然能听懂。

然后,主父就看向在研究室门口窥视着的哥哥。除了一头黑发与主母和弟弟不同外,其他体貌特征和主父非常相似,是个让人觉得很理智的青年。

「雷,你这是?」

哥哥一副竖起耳朵想要聆听的表情,接着摇了摇头。

「不行。我听不到」

「这样么。嗯,可能是错觉吧……?」

我的觉悟被质疑了。呣~,看着弟弟鼓起的脸蛋,哥哥苦笑了一下。

「那家伙,该不会是以辛的脑电波为模板模仿编写成的缘故吧? 我也搞不明白。难不成感情学习方面也照仿了辛。和本人在附近有没有关系呢?」

确实如此。

我现在的中枢处理系统,是我之前我最初的躯体一一还是婴儿时弟弟的抱偶——一通过藏在抱偶内部的传感器来记录弟弟的神经活动,并以此为模板搭建而成。而且,我关于人类的行动与感情的方面,也是通过模仿学习成长中的弟弟得来。这便等于我将弟弟的意识当成是“我”的意识,并以这为基准去思考。

因此,我对弟弟来说是特殊的一一我是这么认为。

是弟弟的某种分身,如影子一般的存在。我希望能够待在他的身边服侍他,守护他一一……。

「虽说有段时间没有进展了,但这次却出现了大突破。难道新的人工智能模体成功了吗?」

现在主父的目光炯炯有神。

「啊啊! 要进行新发布,这可是划时代的模体啊! 之前联合王国就在进行着“紫晶”研究,那种模仿生物的神经系统,在将来会是能与人类匹敌的存在……」

……主父似乎还不知情。兄弟俩也对主父的研究内容与言论显得不感兴趣。

哥哥似乎在念叨着『又开始了……』然后别过视线,弟弟就……只想快点结束,然后跟我一块玩。

不过遗憾的是,我现在还没有完成充电,所以还不能移动……。

一直沉浸在脑海中,没有意识到儿子的行为,主父苦笑着抱紧了在腿上开始活动的弟弟。

「它可是跟你同一年被造出来的呢,辛。从今以后它也会陪伴你一起玩。就像多了个朋友。不过………也是个有趣的孩子呢」

「菲德也会一起?」

「是啊」

哥哥看着我有些怀疑。

「在帝国,他们也打算用同样的模体来开发无人兵器吧? 这样岂不是恰好」

「啊啊,塞雷解女士……。她是军方的人,也有她自身的情况与理由一一但我不太想造出那种东西」

这么说着,主父抚摸着办公桌上陈旧的布偶……那是我最初的躯体。

「……无论如何,只要有人类存在便会有争夺。或许当人们煞费苦心地研发出与人不同的智能,但到头来却增加了敌人,那就是可悲了」

「嗯……」

坦然自若地附和之后,哥哥折返回去。

「也罢。……辛,回去吧。那家伙……呃不,菲德现在在吃饭,待会才能陪你玩。我们也去吃点点心吧。父亲,喝茶的话就来客厅吧」

「嗯」

「知道了」

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握住弟弟细小的手,哥哥就这么牵着弟弟走回去。哥哥在家里特别娇惯弟弟,或许如此,弟弟也很爱向他撒娇。

主父再次将视线投向信息终端,继续着手写报告一一就这样忘却了时间,在结束前一直仰望着那张侧脸,在我的体内还有一副计时器。

服侍主父与家族的幸福日子,在那天夜里被唐突结束了。

如果还能找回那一晚的记忆的话一一啊啊。用人类的说法就是『不愿提起』。数据中掺杂有杂音所以很混乱,想要完整的重播当时的情景很困难。

突然闯入的军靴的脚步声。

伴随怒吼声而来的是有着五色旗与剑的共和国军纹。举在眼前的是自动步枪的枪口。主父与哥哥被按压在床上。

主母保护着弟弟一一发出细微的哭声。

无法哭出声来,我没有声音输出的功能,只能看着事态进展下去。

主父与家人们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被带到了某处。空荡的宅邸,像经历暴风雨后般一片狼藉,我也不想再回忆起。

一天结束了,但之前被下达了进入待机状态的命令,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应该要去保护主父、主母、哥哥和弟弟才对一一但我却不能为之而战。

作为严禁事项(protect)而设定,我被下达了不能伤害人类的命令。

这是主父希望我能与人类成为朋友的初衷,也是我存在的理由。

因此决不能逾越。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我也要做些什么。

从今开始。

也许有什么是我力所能及的……。

深思熟虑后,我决定要去寻找大家。

庆幸的是,通过自我学习,我能够连接公开网络。

不过,为什么大家都被带走了,这么做的理由是一一到底是因为什么逻辑缘由我不清楚一一只要调查过就会明白。

得先找到大家被带到了哪里。

主父为我设计的躯体只供在室内活动,并不适合远距离移动。很遗憾,只能放弃现有的躯体,要更换成其他的才行。

只为寻找到我的主人们,这次我一定要保护他们。

我将数据资料全部传输到被叫做〈拾荒者〉的运输机体上,然后奔赴战场。

多年来,我在部队担任支援任务的同时,仍然徘徊在战场上寻找着大家的踪迹。在这期间,无数人倒在了这个战场上。

最初是与主父同年纪的男性。

然后到与主母同年纪的女性。

再下次,便到了与哥哥同龄的少年少女们。

一个接一个。不曾停止过。都战死在那里了。

最后,我不得不选择放弃。

并没有找到他们。无论是主父、主母、哥哥,还是比谁都想要守护的,年幼的弟弟。

在这座地狱般的战场上,已经没有谁能活下去。

待在因损坏而抛锚的〈拾荒者〉里,我对前方的道路感到迷茫。

我现在支援的主力部队中的少年兵们,已经全部阵亡了。作为僚机的〈拾荒者〉也全部战损。

再这样下去不为所动的话,〈军团〉们就会把我拆解了,然后搬回他们的制造工厂。这是我没能保护好主父与家族,也没能寻找到他们应得的下场吧。

在这时,咔,小块的瓦砾掉落下的声音,将我从自责中拉了回来。

也为自己捏了把汗,竟深思到这般地步。走近的脚步声我并没有听过。

踩着瓦砾走过来的是一名少年兵。

年纪似乎在哥哥与弟弟之间。离长成大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身体,却穿着与身材不适合的野战服。

那个幼小又可爱的弟弟。总有一天。

如果活了下来,就会变成眼前少年的模样吧。但就不知道得经历多少岁月才能造就了。

不过再也见不到了吧。

一想到这里一一就感到非常寂寞。

应该是全灭了的部队最后的生还者吧。从少年兵的脸上可以看出他非常疲惫,脸上和野战服还有似乎原本是黑色的头发都染上了沙尘,脏乱不堪。

与哥哥与弟弟相比较,隐约遮住的眼睛透露出敏锐的眼神,依旧沉默着,无声地走了过来。

啊啊。我的集装箱里还剩下一些弹药和能量包,他会需要的吧。

等一下。以人类小孩的力量而言,无论拿哪个都会很吃力吧……。

「哇、」

要是我没有启动起重臂的话,都会认为我已经坏掉了吧。少年兵露出吃惊的样子并后退。

这个反应,与哥哥与弟弟素直的笑容相比还是太小,显得很平淡。

有种被抹去感情的反应。

像是已经习惯身边的人战死,已经对什么都没感觉了的那种人。

况且人类并不是道具,应该会留意到的一一……。

「……你,还活着么」

我惊讶的把光学传感器转向前方,他的确在窥探着我的传感器。

即便没有喝醉,也揉过眼睛,但还是隐约有些恍惚一一像是眷恋与寂寞席卷而来。

「你战队里的人,已经没有活着的了吧。既然如此,要不要跟我一块回去……?」

那个少年兵。

在某处与弟弟一样,如血一般,在夕阳映射下显得美丽的红色眸子一一……。

那个少年兵是一一辛艾·诺赞大人,我决定要服侍他。

被救助了就得报恩,毕竟与人类成为好朋友是主父的初衷。没想到他有着与弟弟相同的昵称,同样的红色眼睛。我也知道这是代偿行为,所以我不能离开。

最重要的是,诺赞大人与最初的印象相反,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一一想要待在他的身边,去支持他。

之后,就一直侍奉了四年多。如今,东部战线第一战区防卫战队“先锋”是诺赞大人的所属部队。

到了晚上便有灯火管制,战场的清晨来得很早。在刚升起的清冽阳光下,为了回收任务而四处奔波,这时,诺赞大人恰好从队舍走出来。

四年间里,诺赞大人的身高增长了,嗓音也变了,面貌也渐渐向着成年人变化。

与我最后一次见到的哥哥处在相同的年纪吧。

啊啊,不好。有点看得入神了,得快点打招呼才行。但是我没有语音会话的功能。

「哔」

早上好,诺赞大人。

「嗯? 啊啊,早,菲德」

没错,诺赞大人也称呼我为“菲德”。那是在服侍后不久被赐予的名字。虽然很偶然,但我还是非常开心。

接着,战队副队长的莱顿·修贾大人也出来了。

「哔」

早上好,修贾大人。

「喔,是你啊。今天也起得很早啊,菲德」

或许是错觉一一总觉得在刚和诺赞大人见面时,他便读懂了我的想法,知道我想要说什么。修贾大人与其他人就不一样,需要察觉到才能成立对话。

而诺赞大人与修贾大人,两人并未交谈,只是以坚毅的表情注视着仍残留有日出气息的,于东方天空下的〈军团〉控制区域。

在最近,诺赞大人和修贾大人、不满十人的战队各队员还有整备班大人们,都有点如坐针毡的感觉。而理由就说一一……。

「离特别侦查,还有半个月……」

特别侦查————即向〈军团〉控制区域的最深处,进行无路可退的侦查任务。诺赞大人他们,在半个月后就会被下达必死无疑的命令。修贾大人瞥了诺赞大人一眼。

「还不要带上这家伙」

「啊啊……」

暧昧地附和一声,诺赞大人用血红色的双眸看向我。

「菲德。你一一……」

刚想说出口的时候却又犹豫了。

诺赞大人一一其实很不愿有人在之中死去。

「你想和我们一起去送死么」

「哔」

嗯。当然可以,诺赞大人。

无论去哪里都没问题。第二个给我起名的,我亲爱的同时也是最后的主人。

特别侦查。

对于到出发时为止,未曾离开过战区获得自由的诺赞大人他们来说,这是一段快乐的旅程,但尽管如此,过程仍然残酷。

物资减少了,疲劳也积累不少。越是朝着敌处前进,就越显得无力一一处在警戒与被紧张感缠身的状态。我也清楚,诺赞大人他们在日复一日中被消磨着。

窥一斑而知全豹,迟早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刀刃折断之时一一便是最终败北〈军团〉之日。

科莲娜·库克米拉大人的〈枪手〉。赛欧托·利卡大人的〈笑面狐〉。安珠·艾玛大人的〈白雪魔女〉。修贾大人的〈狼人〉。不是战损、抛锚,就是瘫痪。仅剩下诺赞大人的〈送葬者〉一辆机体。

原本是诺赞大人独自与数辆战车型厮杀,现也变成修贾大人他们正面迎击〈军团〉,但无论如何都杀不完。

〈送葬者〉的光学传感器看了一眼新逼近的〈军团〉们。但是已经没有余力对付它们了,诺赞大人想必已经做好打算。从动作上可以看出焦躁与一一那份已经看透的觉悟。

不过我并没有成为它们的目标。对于〈军团〉而言,〈拾荒者〉虽然也属于敌人,但因为没装备有武装,所以被判断为威胁度较低的目标。

但要是〈破坏神〉……诺赞大人他们都战死了,〈军团〉的炮口便会转向我。

……至始至终。都很对不住了。

在以前,有很多人在我周围死去,而我只能眼睁睁见死不救。如果让我代替一个人活下去,就意味着我将放弃那个人。

我的所作所为只为寻找到最初的主人,所以就让我侍奉诺赞大人到最后。

现在一一我已经没有再次失去主人,然后苟活自身的理由了。

来不及避开,在回过神后一辆战车型(Löwe)突然出现在侧腹,辛看见它正拼命地撞向菲德。

射线都偏离了〈送葬者〉。周围的一部分〈军团〉将注意力与目标一一转向菲德。

「一一菲德!?」

没有预测到的侧腹被狠狠的挨了一下,战车型也打了个趔趄。

这不应该。〈拾荒者〉之前并未攻击过它们。

而〈拾荒者〉也不是以战斗的目的制作的。

我被人创造出来,是希望能跟人类做好朋友的。而我也绝对要实现那个意愿。

这也是我存在的理由,我是绝对不能伤害别人的。

但。

被人造出来后被下达了以人类为敌人的命令,之后便被赋予命令的祖国所抛弃,这些〈军团〉确实令人同情。

正因如此,我完全不可能没有朋友。

〈拾荒者〉的系统不具备有真正战斗的处理能力,但如果是缠住敌人拖延时间的话还是可以的。

在战斗重量有五十吨的金属块战车型面前,重量只有十吨的我就像蛋壳那样脆弱。将贮存于集装箱中用于拆卸〈破坏神〉与〈军团〉机体的工具全部展开,朝它的装甲砍去。

厚重的战车型装甲很难切开。而在切开之前,我的威胁度判定可能就会提高。

这时,另一辆战车型的炮口。

瞄准了我。

当系统再次启动时,我仿佛抛锚在荒凉的草原上。

尽管已经重启了,但机体的各处的部位并没有响应。更甚至从我的意识中消失了。那是……。

用苦涩的表情看着我的修贾大人,苦涩地开口苦。

「……辛。这家伙」

「啊啊。没法修了。……核心区损坏了」

……果然,到了这地步了吗。

虽然早就有了觉悟,但实际面对的话,还是感到寂寞和悲哀。

我再也不能待在身旁服侍您了。

万幸的是,修贾大人他们的〈破坏神〉虽然都损坏了,但似乎都平安无事。五名少年兵以各自的表情俯视着我。

「……居然会倒在在这里。你不是捡垃圾的机体的吗,到最后也给我好好的工作啊……」

利卡大人。

您在为我而泣吗。真是不胜惶恐……。

「明明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的」

「请你原谅。从今往后就不能在一起了」

库克米拉大人。艾玛大人。

不能这样。触碰破破烂烂的我会把手弄伤的。

「谢谢你,菲德。我们大概很快也会去陪你的」

修贾大人。

不。不会的,请那一天不要来得那么快。

最后,那道修长的人影一一即便光学传感器已经停止工作,我也能知道主人就在旁边,单膝跪下来。

「一一菲德。这是给你最后的任务」

诺赞大人。

吾主。我最后的主人。您怎么了。

啊啊,但是。

哪怕您抛下已经损坏的我,但只要是命令,我都会认真完成的一一……。

再见,细薄金属上发出摩擦的声音。诺赞大人拿着的,是至今为止战死者们的铭牌。

将共同奋战过,先一步死去的全员带到抵达的尽头。这也是诺赞大人迄今为止所交换并遵守约定的证明。

「就交给你了。你是我们抵达这里的见证者。一一直至腐朽为止都要完成任务」

………。

嗯。好的,诺赞大人。

当然没有问题。我不胜荣幸。

您能将自己的任务一一证明交付给我,说明您是多么的信赖我。

真是再好不过了。

感谢大家的饯别一一………。

………………………………………………。

突然意识到,在无明之暗的方向上,有一群令人怀念的人站在那里。

我是不是看错了。

主父。主母。哥哥。

果然我们都已不在世上了吗。是来迎接我的吗。他们会原谅谁都不能保护好,也没能找到他们的我吗……?

………为什么。

弟弟不在这里。

为什么吩咐我回去?

弟弟呢。

今后也拜托了什么的,到底一一……?

有声音。

不是我数据库里的声音。是个还年幼的、尖锐的少女声。

「呃呜,果然还是动不了……。到底怎么了」

很抱歉,作为尸体是不能动的。即使被命令……也什么都做不了。

「或许是不想动。这孩子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嗯,就是这样。所以就将我置之不理就可以了。

「即便是在陌生的异国他乡也真的要振作一下啊。要是有熟悉的汝回归的话,辛艾也多少可以安心了……」

一一辛艾?

那是我最后的主人的名字。

他也在你的身边? 还……活着吗?

与我最初的主人同名,有着同样眼睛的那位……。

…………。

啊啊。

我以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啊呀!? 怎么突然!?」

「就一一启动了?为什么冷不防的……」

穿着陌生钢铁色的军服的诺赞大人,与最后看见的时候相比更成熟了。

是的,小孩终会长大成人。连弟弟……也不再是那副幼小的模样了。

「不是命令你直至腐朽完为止,都要完成那个任务么」

「哔……」

诶诶,关于那个……我没脸见人了啊。

不过……我还是想要待在你的身旁。

能原谅我再次服侍你的事情吗……?

我惶恐万分,但诺赞大人却一一淡淡的笑了。

「不过、……能再次见到你就好了」

「哔」

嗯嗯。我也是。辛艾·诺赞大人。

我最初亦是最后的主人。

就让我,陪伴您战斗到最后。




本章已完,搜索"55彩票官方最新版"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