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短篇

[IF线]夏日祭

短篇 [IF线]夏日祭

  翻译: 米瑟冈萨斯

与二十六岁的薛雷·诺赞年纪相差有十年的弟弟,现在正处在最佳叛逆期。

「我回来了……呃? 辛你是要去逛祭典么?」

「…………」

看见他难得穿着浴衣于是便问了一下,但他还是老样子默不作声。

母亲的声音从楼下客厅传上来,说他是要跟班上的同学一起去过七夕节。雷听见后就在想。

如果只是单纯的和同学去玩的话,辛也不会特意穿上浴衣才对。

「是去约会么。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哪家的小美女?」

「…………」

无视。

嗯,处在难理解的年纪呢,一边想着一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雷正解开领带的时候,从打开的房门外面传来了声音。

「哥哥。」

「嗯。」

「绑不好腰带。」

我想说。

男性浴衣的话只要适当系个兵儿带就行了,不过既然都说了,还是绑个贝口结吧。

「你啊。碰上什么困难别总是来找哥哥,还在看动画啊……」

看着他在用智能手机播放着动画。

也算是在努力中了吧,想到这里雷也不在说什么。

虽然也有在努力,与小时候碰到困难就马上依赖他人相比也有了成长,但如果觉得自己搞不定就向周围求助的话也区别不大。

说不定是我太宠他了……不过,对于在内心开始自我反省哥哥,辛露骨地摆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我可没说要你帮。」

「是是,你没说过行了没。」

还是在依赖嘛,没有什么区别,不就是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说着台词。

唉唉,雷叹了口气。

「说的这么自大的话,就打个文库式的结好了。」

「文库是什么。」

玛格丽特·米利泽夫人十六岁的女儿正处在绝佳的年纪。

「妈妈,我这样穿是不是有点奇怪?」

「……蕾娜。你是在问我感想么?」

此时,回答她的米利泽夫人内心感到欣慰。

站在穿衣镜前不断打量着自身,并数次确认是否有不妥之处,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那种感受了。

摊开袖子,背对着穿衣镜仔细确认了下腰带后,蕾娜喜笑颜开。

「非常可爱呢。对自己要有信心。」

清爽的桔梗色浴衣上面有着鲜艳的蝴蝶花纹。绑成蝴蝶结式的文库结,看起来稍微显得偏大但又华丽。白银色的长发搭配着缎子,仔细地梳扎成马尾辫。与浴衣搭配的蝴蝶发饰,在走动时会发出哧哧的声音。

整体下来,是套单纯与朋友一起游玩时也能营造处氛围的服饰。仔细一看的话,就会发现蕾娜甚至稀奇地化了妆。保持矜持的同时,又隐约有些许艳丽樱色的嘴唇。

「不过……」

「淑女可不能露出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哦。……坐下来,镇静一下。离出门前还有一段时间的吧?」

不知为何,蕾娜面红耳赤。

「啊,还有段时间……」

视线动荡不安地飘向四周,蕾娜低眉垂眼用蚊蝇般的声音说着。

「那个,是要等人来接你的吧。」

米利泽夫人多少有点在意。

「哎呀」

「来接你!?」

大声喊叫的人原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装作若无其事,看着上下颠倒的报纸,摆出过分夸张的模样想蒙混打听情报。而那个人是瓦茨拉夫·米利泽,是她的丈夫,也是蕾娜的父亲。

「有人会……来家里接你!? 这不是跟护花使者去约会吗! 也不知道是哪个登徒子这么大胆……!」

「说错了,应该是哪个来历不明的家伙。」

米利泽夫人惊愕地看向丈夫。

「……亲爱的。你是从公司早退回来了吗?」

「怎么可能!? 但担心女儿是父亲的职责吧! 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米利泽夫人走了过去,以看笨蛋的眼神注视着丈夫。

「笨……你知道你这都是过分保护了吗?」

「在重新说之前! 请组织一下你的语言!」

「你是笨蛋吗?」

「组织一下!」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我学生时代的父亲一样。脸皮有城墙那么厚。」

「所以就是那个……」

就当两人在争论时,对讲机的门铃响了。

蕾娜这时的反应就像突然竖起无形的猫耳一样。在头脑死板的丈夫察觉到之前,米利泽夫人也不看就挥了挥手,点了头后蕾娜就慌慌张张的走到门口的玄关。

当丈夫发现蕾娜不在时,已经晚了。

「我出门了! ――辛,让你久等了……」

之前一副不安的样子已经不知所踪。唯有欢快的叫声与木屐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




本章已完,搜索"55彩票官方最新版"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