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86- Eighty Six -_第四章 在双头鹫的旗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Run through the battlefront-上 第四章 在双头鹫的旗下

第一七七机甲师团司令部基地的大会议室中,宽广如小型剧场的室内,只剩下全像荧幕提供的微弱光照,让齐聚一堂的麾下指挥官们的表情更显阴沉。

在阻电扰乱型全天候的电磁干扰下,从交战区域深处到「军团」支配区域,都无法进行观测的问题,联邦同样也无力解决。但是联邦军人却没有无能到因此放弃搜集敌情。即使只有零星不全的情报,也能从中找出蛛丝马迹。

通讯量的增减。自走索敌机捕捉到的声纹、总数与移动方向。还有冒险深入交战区域的侦察部队传来的报告。

「——根据以上的分析结果,统合分析室判断『军团』于近日内转为大规模攻势的可能性极高。」

坐在会议室中央的皮椅座位上,担任第一七七师团司令官的少将听完这份报告后,不禁叹气道:

「果然不出所料。或者——该说时候终于到了。」

对方企图突破各战线已久,何时发动大规模攻势都不教人意外。

在回归宁静的昏暗之中,一道修长的身影站了起来。

那是一位年轻的女性军官。剪成超短发的金发,配上一对紫色眼眸,以及一双涂上高雅红色的嘴唇。

在军官阶级连连阵亡而时常就地任命指挥官的联邦军中,也很难在这个年龄拿到的中校阶级章,在她的衣领上闪耀着光芒。左臂套着研究部的臂章,胸前则配戴着飞行员徽章。

「什么事,维契尔中校?」

「少将阁下。为因应大规模攻势,第一七七师团各部队也将重新编组。我希望借此机会,重新取回我的部队指挥权。」

语毕,会场内充斥着缺乏善意的窃窃私语。

望着这位无视于赤裸裸的敌意,甚至露出微笑的美人,少将轻轻叹息:

「『女武神』还在试验阶段。能否独立运用还是未知数,还是照旧与『破坏之杖』混合运用较为妥当。」

「恕我直言,阁下。极光战队的总击坠数,别说第一七七师团,就算放在整个第八军团来看,都是顶尖水准。如此充分的战果,不也证明了足以作为独立部队使用吗?」

「然而损耗率也同样可观啊……在配发后的第一战就牺牲了战队半数成员的机甲,实在教人难以信任。」

「您可以将其视为一种筛选过程。透过数据可以发现,之后的损耗率其实非常低。」

此话一出,会场中突然有人插话:

「明明是靠着那些八六的经验,亏你说得出口……整天想着东山再起的死亡商人,居然把那些可怜的孩子又送回战场上。」

听见这揶揄中带有些许义愤的声音,这位美人脸色凝滞了一瞬间。

双眼摇曳着复杂的神色,压下从心底涌上的情感后,再度开口:

「——本所研发的XM2『女武神』拥有超越『军团』的机动力,只要战术上能够配合,战斗能力也丝毫不逊色……面对兵力优于我方的『军团』所谋划的大规模攻势,光靠现行的集团战术,并不足以因应。大胆跳脱固有战术思维,以少数精锐对抗大量敌军的战法也有可取之处。」

说完之后,美人嫣然微笑。

美丽的紫色双眸,静静地凝视着少将。

同样望着对方的少将,眯起眼睛。

这个年纪比自己小的陆军大学同期生究竟在想什么,就算不说他也很清楚。

赶快给我同意就对了,笨金龟子!——真是什么鬼话啊,这个臭蜘蛛女。

「为了联邦与人民的安危着想,还请重新检讨『女武神』与极光战队的正确运用方式,少将阁下。」



一度攻入第二防卫线的「军团」,在联邦军的反攻下,昨天半夜撤退了。

「——撤退的确是好消息,可是我们部队的待遇就不能改善一下吗……一接到救援请求就要到处赶场,没事了就叫我们滚去机库还是仓库,当我们是狗还是什么吗?」

「救援请求本来就是突发状况,单纯只是各基地没有时间安置我们吧。」

在前进基地拨给他们作为临时宿舍之用的FOB一三预备机库的一角。在待机状态「破坏神」旁边,坐在铺着亚麻布的行军床上,莱登发起牢骚。一旁同样把行军床当成椅子坐的辛,平淡地如此答道。

军队的一天总是开始得很早。机库外已经能听见这座前进基地的工作人员开始上工的声音,以及数千名刚起床的战斗人员的喧哗声,然而不属于这座基地的他们,却无事可做。

极光战队的基地本来应该是位于后方的师团司令部,但是负责机动防御任务的他们,在前线没有自己的基地,所以驻扎方式也和一般部队不太一样。

具体来说,发出救援请求的基地就要负责他们的补给以及住宿问题,在接到下次救援请求前,就以目前的基地为据点。由于救援请求不是以战队为单位,而是以小队为单位发出的,所以这支战队的成员全都四散在不同的基地当中。自从他们被分发到这个战队以来,都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

幸好在每次战斗结束后,各前进基地时常得暂时接收非所属部队,所以行军床等等最基本的寝具和食材配给不虞匮乏。

事实上,这座基地的居住区块还有空的个人房,所以优先让给包含芙蕾德利嘉在内的女性队员使用了。

「上头大概认为『女武神』只是实验性质的临时武装,所以也没有要好好整顿的意思。而且也忙到无暇顾及吧。」

「昨天也损失了不少人啊……照你的预测,它们也差不多该来了。」

看见莱登瞥来的眼神,辛耸耸肩。

在辛将哥哥送往另一个世界后,这个由对方赋予自己的异能依旧没有消失。而在异能的帮助下,他能够掌握亡灵大军的总数与动向。

差不多该来了——情势并没有莱登说得这么简单。

「正确来说,什么时候来都不奇怪……它们保持这个状态已经很久了。」

基地早晨的喧嚣声被亡灵的低语所覆盖,在辛的耳中显得有些遥远。

「——结果我们队上又被干掉两个人。是第二小队的法比欧和毕安塔。他们本来不会死的,可是在被近距猎兵型包围的步兵部队中有他们的老友在,前去救援就……」

居住区块的走廊地板,在鞋底的摩擦下发出声响。

在前线没有自己基地的极光战队,当然也没有战队长和副队长能够使用的办公室空间。因此,本来该在办公室进行的汇报,就像这样由落后辛半步的班诺德边走边汇报了。

「这样一来,我们队上就不满二十人了。虽然姑且提出了人员补充申请,但正规机甲部队也损失惨重,我们大概也拿不到配额吧。说穿了,我们这边只是研究部的雇佣单位,佣兵的聚集地罢了……而且,大姐头无论是在军部或研究部都是不受欢迎的怪人啊。」

一〇二八试验部队队长,葛蕾蒂·维契尔中校。

虽然在到任时曾见过面,却不曾直接交谈过。

「不过嘛,在制作『破坏神』这玩意儿的时候,就已经惹来很多批评了。」

「毕竟光是测试就让十个人进了医院,可说是不折不扣的驾驶员杀手呢。再加上大姐头又是军工产业家族的千金小姐,虽然替换零件和预备机因此而不虞匮乏,但外头也传得很难听,说是『死亡商人在强迫推销』呢。」

相对于班诺德带着不满的语气,辛的回应却十分平淡。

「兵员和物资得不到补充,我早就习惯了。光是能拿到机体的补充零件,就十分足够。」

「虽然跟少尉说过好几次了,但那真的只是共和国的制度不正常而已。请不要用你们八六那种莫名其妙的标准,说得好像真的很不错一样。」

话虽如此,当初在得知辛是八六之后,班诺德马上就改变态度,欣然接受了。

极光战队起初是大队规模的编制,由正规上尉军官担任战队长。

而在那位上尉令人不敢恭维的无能指挥下,战队的首战就害死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许多队员。眼见当时不过是一个小队副队长的辛接下指挥官职位,班诺德真的觉得气数已尽。一个刚从特士校出来的小菜鸟,怎么可能扛得住指挥官的重任啊。

结果他错了。

虽然如此——

「……但少尉要是去正规的机甲部队,应该会轻松多了吧。为什么要跑来这种又累又没人爱的部队?」

「这边对我来说比较轻松。正规部队的指挥系统和交战规定太过死板,绑手绑脚的。」

作为共和国的「无人机」进行作战时,既没有下达命令的指挥官——除了最后一人之外——也没有任何交战规定。依照个人的职责与判断自行行动是很正常的事,所以辛对于需要逐一请示上官,遵从命令的正规军做法,实在不能适应。

班诺德哼了一声:

「十几岁的小鬼居然敢嫌正规部队『绑手绑脚』啊……对我们来说,只要指挥官别太无能害死我们就满足了。就算指挥官是个冷漠的臭小鬼,是个不顾指挥率先冲进敌阵的笨蛋,就算是个随便同步就有可能会把人搞疯的铁面死神也没差啦。」

虽然班诺德抱怨了一大堆,辛却几乎左耳进右耳出,只是随意地望向窗外。

这时,驶在泥土路上卷起阵阵尘烟的开放式卡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车斗上堆满了一袋袋像是收成的豆子或马铃薯一样的黑色尸袋。那是在昨天的战斗中阵亡的将士遗体。

尤金大概也被带回来了吧。辛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那位曾说要为了家人而战的同梯。

——既然这样,你又为何……

辛知道尤金想问什么……但是那时他要是真的把问题问完,自己又该如何回答呢?

「少尉……少尉?你有听到吗?」

回过神来,就看见班诺德一脸狐疑的表情。

「啊啊……抱歉。」

「啊,我知道你们这些小鬼正好是晚上需要睡觉的年纪,像这样连日夜战应该很累呢……不过,那一位就有点超过了。」

班诺德看着前方,闭上了嘴巴停下脚步。

辛往前一看,才恍然大悟。

大概是一连几天都没睡好吧,只见芙蕾德利嘉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地用一只手拖着布偶熊,光着脚慢慢走了过来。

虽然这明显违反了联邦军的军规,但无论是被当成佣兵看待而军纪涣散的战斗属地兵班诺德,或是曾被当成无人机对待而从来没守过军规的辛,都不怎么在意。

话虽如此,那件代替睡衣之用的衬衫开了三颗扣子,从右肩滑落下去,让纤细的肩膀到底下的胸口都暴露在外。虽然只是个完全没有看头的十岁小孩,还是不太恰当。

「芙蕾德利嘉。你要换好衣服才能出来,不然就再回去睡一下吧。」

「唔唔。齐利,帮余梳头发。」

辛叹了口气:

「芙蕾德利嘉。」

红色的眼睛眨了眨,才茫然地往上看。

「辛耶……抱歉,余认错了……」

虽然她回了话,却还是迷迷糊糊地继续往前走。辛只好揪住她的领子,不让她乱跑。

正好这时安琪出现了,就交给她负责。

「安琪,抱歉,麻烦你了。」

「怎么了?……呃,芙蕾德利嘉?你怎么穿成这样!快点进来!赛欧,去帮我拿芙蕾德利嘉的军服过来!」

「咦?为什么我就可以啊?算了,我拿过去就是了。」

正好经过的赛欧,就这样走去了芙蕾德利嘉的房间。

目送她离开的班诺德开口说道:

「我刚刚要说什么来着……啊啊,对了。那个『包裹』好像又送来了。是国军本部发来的通知。」

「包裹?……喔喔……」

想通之后,忍不住发出叹息。

所谓的包裹,就是被联邦收容的这半年来……「释出善意的国民」不断送来的信件和礼物。

他们明明不是小孩子了,却还是有人送来布偶或是绘本。还有各种表达过剩同情心的信件。为了让八六能够以平凡的联邦公民身分生活,恩斯特封锁了他们所有的个人资讯。因为这个缘故,在联邦国民的想像中,他们的形象渐渐发展成了「遭受残暴共和国迫害的可怜无助孩童」。

辛不关心别人怎么看待自己,也不在意自己成为别人单方面释出善意或同情的对象,但是特地送来让自己过目实在很伤脑筋,看了也没什么好开心的。

「照老样子,全部处分掉就好……我不是再三强调过,要一个一个打开来看太麻烦,以后直接比照办理就好吗?」

「其实本部那边也是一样的意见,不管是逐一确认,或是开封检查都很麻烦,而且你们大概也不喜欢被当成廉价同情的对象吧。可是呢,总是会有些笨蛋跳出来说这是中饱私囊还是玩忽职守什么的,所以姑且还是得向少尉报告一声。」

辛回望对方。那位年龄是他一倍有余的军曹耸耸肩道:

「只是形式而已,少尉。军队说穿了,也是人类组成的组织。人类既不合理又没效率,所以军队里面也有各种不合理又没效率的手续。」

不过就这点来说,共和国也是如此。

辛想起那个不是提醒他要认真写战斗报告,就是要他每次巡逻都要交报告,一开始还觉得很麻烦的银铃般嗓音……但随后就被班诺德粗犷的嗓音硬生生打断了。

「就是这么回事——以上,报告完毕,战队长大人。请在这份文件上签名。」

辛忍不住叹了气。

「……所以说。」

在吃早餐的时候,赛欧刻意摆出很不高兴的模样。

「人家好心帮你拿衣服过来,结果却得到一句『不准开门,无礼之徒!』是不是太过分了?而且拿布偶丢我也就罢了,还动手动脚是怎样啊?」

这是被安琪叫去拿衣服之后发生的事了。

自认蒙受无妄之灾的赛欧,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这样逗着芙蕾德利嘉,而目睹全程经过的安琪则是捂着嘴偷笑,莱登和可蕾娜没有被逗笑,只是愣愣地站在一旁看着,而辛则是一如往常地漠不关心。

虽然同样隶属于极光战队,但是各自分派到了不同小队,所以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五人齐聚了。毕竟负责机动防御工作的他们,总是因为救援请求和紧急出动而四处奔波。

就连刚投入实战,采用毫无实绩的可疑兵器试验部队,都必须这样四处救火,可见西部战线的战况多么吃紧。

芙蕾德利嘉低着头,满脸通红。

「芙蕾德利嘉呀,明明都帮你帮衬衫扣好了,怎么又脱下来了呢?」

「睡迷糊了也要有个限度啊。既然那么困,倒不如再回去睡一下吧。」

「吵、吵死了!汝等很烦耶!」

赛欧随口的一句关心,直接被当事人打了回票。

「再说,明明房里有位淑女在更衣,是不敲门就闯进来的人不好!汝也这么觉得吧,可蕾娜?」

「我有敲门喔。而且哪里有淑女啊?」

「再说了,为什么要在衣服拿来之前脱光啊?」

「追根究柢,睡迷糊了结果半裸身子在走廊上徘徊,才是最大的问题啊,芙蕾德利嘉。」

「谁、谁半裸在走廊上徘徊了!而且汝是听谁说的!莱登,那时汝明明不在场呀!」

这当然是……

全员的视线都集中在辛身上,但他毫不在意。

芙蕾德利嘉趴倒在桌上。

「……汝意外地坏心眼呢……」

「勉强跟着出击,结果自己连衣服都穿不好,话也说不清楚,倒不如回去本部待着还比较好——我只是说了这些而已。」

芙蕾德利嘉抿起嘴唇,不满地抬头望向辛,但是和自己一样颜色的双眸却看着别的地方,继续往下说:

「吉祥物不必和军人一样遵守军规,也没有伴随出击的义务。虽然不能说派不上用场,但是我们无法保证你不会遭受战火波及,所以回到后方待着,我们也比较轻松。」

「这可不行……余是为了亲眼看到最后,才会来到这里。」

莱登坏笑一声说:

「这样的话,那从明天开始就要注意,别再半裸着跑到外面乱晃喽。」

「不准再提这个话题了!」

又变得满脸通红的芙蕾德利嘉忍不住大吼。

继续逗她好像太可怜了,所以五个人决定改变话题。

「好啦。今天呢,我们也要去帮忙善后吧。」

就算战斗结束,前线士兵也还有工作要忙。防御阵地需要修补或重新敷设,还要回收倒在战场上的敌机或友机残骸,此外,也要回收友军的遗体。

虽然成功将战线推了回去,但第一七七机甲师团受到了极大损害。此时人手肯定是相当不足吧。

「是要去善后,还是去巡逻交战区呢……昨天那一战让机甲部队损失满惨重的,所以搞不好是去巡逻。」

「虽然我知道『没有意义就不用做』这种理由在正规军中是行不通的,但明知道没意义还是不得不做,实在很麻烦耶。」

「对吧,安琪?」

「是啊……」

啪一声阖上了有可爱卡通插图的记事本,芙蕾德利嘉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明明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汝等看来倒是已经习惯了呢。」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她淡然地说道。

说得极端点,吉祥物的职责就只是「留在队伍编制中」而已,但芙蕾德利嘉在辛等人前往特士校进修时,就先被分发到试验部队了,后来也自告奋勇接下了与研究开发班和部队指挥官的联络工作。

「今天葛蕾蒂有找,余和汝等将要回到久违的自家基地。」

第一七七师团司令部基地流用了旧帝国的空军基地,拥有大量机库与整备场地,以及目前仅供自内地而来的运输机使用的大型跑道。而其中一间机库与紧邻的队舍和管制室,以借用的形式成为了一〇二八试验部队的根据地。

「——首先,每日忙于救援任务,辛苦各位了。」

在有着大面落地窗,能够俯瞰楼下机库的状况说明室中,一〇二八试验部队指挥官——葛蕾蒂·维契尔中校,轻启红唇如此说道。

聚集于此的包含研究班与整备班负责人,以及战队小队长以上的处理终端,也就是包含担任战队长的辛在内的五名八六。目光扫过这几个将室内年龄大幅拉低的战斗部队队长,葛蕾蒂微微苦笑道:

「和一个月前到任时相比,战斗人员编制真是改变不少啊……看来还是你们八六跟佣兵和『女武神』更合得来呢。」

她望着隔音窗的另一头,好久没有回到老巢,正在接受彻底检查与保养的,数量不满二十架的「作品」。

联邦机甲开发史上第一款高机动型机甲「女武神」。

着重于运动性能,以「敌人无法瞄准的高机动性」为设计概念,可是说她的理论与理想的结晶。

由于战车型的一二〇毫米战车炮威力猛烈,若是击中「破坏之杖」炮塔正面以外的部位,一样会被击沉。既然如此,不如从一开始就舍弃装甲防御,以回避为前题的设计,应该更能提高搭乘者的生存机会。

一个月前,在训练结束派任到前线时,一个大队共五十架「女武神」在机库里一字排开,是何等壮观。

如今却空荡荡的。大量的八八毫米炮弹货柜,以及回收后未经任何处置的残骸,堆放在后头的铁卷门前,显得有些寂寥。

如今只有未满一半的机体数,以及年仅十五六的少年队长们。

即使如此,试验还不能下定论……应该还没有定论。

「在转达上级通知前,先告诉各位一个好消息。前几天,终于确认了罗亚·葛雷基亚联合王国与瓦尔特盟约同盟依然健在。巡逻部队接收到了他们的无线电声音。」

在与「军团」爆发战争前,前者是与共和国和联邦(当时为帝国)北方相邻的,大陆最后一个君主专制国家,后者是与两国南方相邻的武装中立国。

由于受到电磁干扰的影响,以往别说通讯,就连互相确认是否幸存都办不到,但若是在可以确认的范围内,至少能确定这两国还存在。

「他们似乎也想办法构筑了防卫线,维持生存圈。由于联合王国成功逐渐往南推进,不久后或许能够恢复交通,而两国共同作战或许也指日可待……然而,除此之外的周边国家,以及西侧的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还未接受到无线电讯号……」

葛蕾蒂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看见赛欧兴致缺缺地用手撑着脸颊,还有可蕾娜趴在桌上,只是睁着眼睛敷衍地往这边瞧的模样,不禁露出苦笑。

他们既没有将共和国当成祖国来关心,也没有以被害者的身分加以嘲笑,想必是真的漠不关心吧。看来他们伤得很深呢。葛蕾蒂如此暗忖着。

辛和莱登表面上像是在有认真听的样子,但是他们关心的焦点好像不太一样——或许是某个人?而安琪之所以频频瞄着他们两个,大概关心的也是同样的东西吧。

把斑白的红发绑成一束的整备班长这时开口说:

「中校。这么说来,上头来的通知,就不是好消息了?」

听见这个略带调侃的问题,她轻轻点头说:

「很遗憾……根据预测,『军团』将在近期内发动大规模攻势。」

与会者中唯一的民间人士,研究班的班长不禁倒抽一口气。

同一时间,原本懒懒散散的小队长们,突然像换个人似的。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就像在狗屋里无聊地睡着午觉的猎犬们,突然听见准备打猎的号角声,猛然抬头一样。

「根据这个预测,西方方面军将增强战力,同时进行整编。我们一〇二八试验部队也将编列为正规机甲部队,固定配置于FOB一五。战队隶属第一四一连队底下,由我直接指挥……今后不会再像以往那般,以小队为单位打散到各地支援了。此后便能充分集中并发挥整个战队的战力。我们的『女武神』与极光战队,接下来终于能发挥真本事……有任何问题吗?」

「——关于攻势的规模。」

望着不知道是早就料到部队会重新整编与变更用途,还是根本对此没兴趣而语气平淡的辛,葛蕾蒂微笑道:

「根据预测,是我军现行战力足以迎击的规模。增派部队则是为了以防万一……话说回来,我记得你也曾经就此事提出过报告呢,诺赞少尉。」

莱登闻言瞥了辛一眼。

身旁投来的视线,被辛彻底无视,而葛蕾蒂虽然注意到这个小动作,但是不明白个中缘由,索性当作没看见。

「以前线指挥官视点进行的分析,的确有令人信服之处,而曾任共和国最精锐部队战队长的你,提出的意见也值得玩味。但是仅仅依据一个师团负责区域的情况,来预测规模涵盖整个西部战线的敌方攻势,不觉得有些过于大胆了吗?」

辛大概也料到这样的反驳了,只见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既然第一七七师团所负责的战区在西部战线中不属于特殊案例,那就可以用来类推整体状况……而在先前的战斗,我感觉到『军团』正在撤退。但并非是逼不得已而撤退。」

不是被联邦军击退。

有可能是诱敌深入。

葛蕾蒂顿时收起笑容。

「范围铺得越开,战线就拉得越长越薄弱。因为三个月前的战线推进,无论是防御阵地或前进基地都还在重新架设当中……我认为目前的情势并不乐观。」

「……观察十分敏锐呢。不过你还是孩子气一点会比较可爱喔。」

试着调戏了一下,辛却连眉毛也没动一下。葛蕾蒂轻轻叹了口气说:

「你说得没错,少尉。司令部也明白其中的弊端。但就算保持目前的防卫线不动,联邦也经不起消耗。即使按兵不动,『军团』也不会自行消失。因此,就算只前进一点点也好,我们必须不断向前迈进,彻底根绝『军团』才行。」

「……」

「此外——假设『军团』的确是想引诱我方上钩再发动总攻击,少尉预测的敌军数量还是太多了,已经大幅超越了统合分析室的预测。」

不仅如此,甚至还超越了联邦从自动工厂型的推测数量及生产量所计算出的理论最大值。按照辛所提出的数量,就算加上增派部队,整个西部战线还是处于完全的劣势。

要不是从那位平时沉默寡言的少年所提出的各种报告中,看出他拥有从经历上根本看不出来的丰富知识与智慧,葛蕾蒂甚至考虑将他调离现职——那份报告就是荒唐到这种程度。

或者,因为他在共和国长年累积的战斗经验——被迫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驾驶缺陷兵器与「军团」战斗的缘故,导致他养成了过度高估敌方战力的毛病吧。

加上他在判断有其必要时,无视军规及作战计划的行动模式(但由于战果丰硕,目前葛蕾蒂还有办法保住他)……看来共和国在他身上留下的创伤,果然相当严重。

「你大可不必这么担心……联邦和共和国不同,我们绝不会对眼前的威胁视而不见。情报收集和分析都做到极致,也做好一切的准备。最重要的是,联邦绝不会抛弃共同奋战的同伴。」

不必像共和国的战场上那样,孤立无援地战斗了。

不必在没有情报也没有支援,敌众我寡的极端状况下,孤独地搏命战斗了。

「……」

辛没有被说服,也没有受到任何触动,只是垂下血红色双眸,静静地阖眼。

葛蕾蒂见状露出微笑。

看来我们的诚心还不足以得到他的信任呢。

「此外,趁着这个机会,有新的同伴要加入战队了。战队的各位麻烦再陪我一会儿,要帮你们介绍新成员。」

听见葛蕾蒂说了句「跟我来」,辛就跟在踏着清脆高跟鞋声的葛蕾蒂后头,走过了基地的大走廊。至于和他常常打交道的整备班长,以及每次进行检查时,奇葩的言行令人无言以对的研究班长,则是在状况说明室前就和他们分道扬镳,只有包含辛在内的几名八六跟着葛蕾蒂离开。

「你觉得『女武神』如何,少尉?还中意吗?——和你们那个铝制棺材相比的话。」

葛蕾蒂忽然转头看着辛,露出玩味的笑容。

「那时候,其实我也在那座收容你们的基地中。但由于防谍和防疫等等顾虑,没机会和你们直接谈话……不过,你的搭档还放在我的研究室里喔。要去探望一下吗?」

「……不用了。」

由于座机屡屡遭受无法修复的重创,辛三不五时就得换乘新机,所以那架机体其实没有使用很久,不过是他众多备用机的一架而已。当然要说感情也是有的,但是就为了看一眼,而去打扰过去的座机——打扰那架在战败后才得以安眠的搭档,感觉就像挖坟打扰死者安宁一样,所以没有必要这么做。

「……关于评价报告,应该是和知觉同步的检查结果一起送出的。」

一〇二八试验部队,是用来试验「女武神」与知觉同步实用性的部队。除了评价报告之外,为了确认对于人体的影响,驾驶员也必须定期接受检查。

「我知道。所以我想问的,是你们的感想喔——过去在共和国,驾驶过同系统机甲的你们,实际上的感想。」

辛叹了口气。

「关于『破坏神』——」

葛蕾蒂微微皱眉:

「是『女武神』。」

「『破坏神』」

「就说是『女武神』了。」

「『破坏神』。」

「……算了,你说吧。」

看见葛蕾蒂不甘愿地摇摇头,走在后头的莱登深怕笑出来,不自然地干咳几声。

辛置若罔闻,继续说下去:

「是比共和国的『破坏神』稍微高级一点的铝制棺材。」

葛蕾娜整整沉默了十几秒。

从脸上的表情,看得出她很受伤。

「……真的吗?」

「咦?她该不会不知道吧?」

「简单来说,那玩意儿就是个驾驶员杀手嘛。」

可蕾娜和赛欧小声地嘀咕着,而葛蕾蒂因为深受打击,多半没听见吧。

毕竟是只追求机动性能够媲美「军团」而展开研发,完全没有考量到安全-->">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