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86- Eighty Six -_第三章 汝等之名长存于暗夜冥府之畔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三章 汝等之名长存于暗夜冥府之畔

蕾娜担任先锋战队的管制官,已经过了半个月了。

这天的出击任务一样无人阵亡,这也让蕾娜带着愉快的心情启动知觉同步,和处理终端们进行每天一次的交流。就在晚饭之后,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半个月来,尽管出击次数远超过其他部队,但先锋战队中的处理终端并未折损半个人。由老鸟组成的精锐部队,的确名不虚传。

「战队各员,今天也辛苦了。」

首先传入耳中的是非常细小,像是远处有不少人在吵闹的杂音。这个声音小到只要有任何处理终端回话就会完全被盖过的程度,恐怕是来自机库的噪音,或是其他战区进行夜战的声音吧。

『你也辛苦了,管制一号。』

还是老样子,第一个出声回应的人是送葬者。他的声音总是如此沉稳,让人无法和「死神」这样的别称联想在一起。

同步的另一头似乎还有好几个人的气息在,其中几个人也陆续向她打了招呼。

说话不是很客气,却像是照顾整个战队的大哥一样的,就是战队副队长狼人。

就算只是闲聊也会认真讨论,耿直而老实的樱花。

态度轻浮,擅长带动气氛的黑狗。

声音温和,气质端庄的雪女。

嗓音宛如少女般柔美,说话却很毒的笑面狐。

而送葬者虽然如同第一印象那样沉默寡言,除了公务之外几乎不怎么说话,不过每天晚上愿意和自己进行同步的成员都会待在他身边。甚至有好几个不愿进行同步的队员也会和他待在一起,似乎颇有人望的样子。

「送葬者。首先是关于前几天申请的物资送达日期……」

一边听着管制官与辛之间的公务交流,莱登拿着捡回来的填字游戏杂志,打发无聊的夜晚。

这里是破烂的军营队舍当中辛的房间。周围还有好几个同样把这里当成聚集处的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赛欧埋首于绘画,悠人跟凯耶正开心地和可蕾娜玩着卡牌游戏,安琪十分专心地编著花纹精美的蕾丝,戴亚忙着修理坏掉的收音机。还有其他把食堂或别的房间当成聚集处的人,吵闹声都传到了这里。

因为身为战队长的辛必须负责包含报告书在内的几项文书工作,所以就分配到了队舍中最大的一间卧室,顺便兼具办公室之用。因此,莱登有时会为了队上的大小事过来找辛讨论,而有意见想跟两人说的同伴们也会跟着跑来这里,于是在不知不觉间就成了众人的聚集场所。

这个房间的主人辛,似乎只要有点空间能够看书就满足了,所以不管是小猫跑来捣乱、有人为了下棋的结果吵了起来,或是有人在眼前跳起肚皮舞(以前九条和戴亚真的这样做过),辛都当作没看到一样。就像现在,他一边和管制官进行谈话,一边待在房间角落的老位置,用枕头代替靠垫,就这么斜躺在老旧的弹簧床上,默默地阅读从某个图书馆拿来的古老小说。而那只白掌的黑色小猫,也是每晚都会像这样躺在他的胸口上。

真是和平的景象啊。莱登拿起马克杯喝了口咖啡。这是配方代代相传,先锋战队传统的替代咖啡。材料虽然只是队舍后头种植的蒲公英,但比起自动工厂合成的莫名风味黑粉所泡出来的莫名液体要好得多了。

……要是把这个给婆婆喝的话,不知道她会说什么啊?

既严格又死板,谢绝一切物质享受,却唯独对咖啡无法自拔的那个老太婆。

就算是八十五区内的自动工厂出产的东西,在嗜好品这一类的重现程度上,和收容所或基地的合成食材差不了多少。

那位每天早上都会抱怨自己像在喝泥水的老婆婆,现在应该还是每天都在抱怨合成品有多难入口吧。

她或许也还在为我们感到不舍吧。

这时,小猫突然叫了一声,那高亢的声音打断了管制官银铃般的嗓音。

在谈话途中突然听见「喵——」的高亢叫声,蕾娜吃惊地眨了眨眼。

「那是……猫吗?」

『啊,是我们养在队舍里的喔。』

回应的人是黑狗。

『附带一提,把它捡回来的人是我。就在我刚被分发到这里的时候,在一间被战车炮轰飞的房子前面,听到它在喵喵叫。在里头的双亲或是孩子们全被压扁了,只有这家伙完全没事呢。』

『然后啊,不知道为何,它最黏的人却是送葬者。』

『明明从来没有陪它玩过,就算被它厮磨着撒娇也只会摸摸两下敷衍而已。』

『与其说是黏着,感觉更像是找到一张好床吧。就像现在这样。』

『嗯。因为他在看书的时候总是一动也不动呢。所以黑狗绝对不可能跟它混熟,因为太聒噪了。』

『太过分了!太不讲道理啦!我要请求改进!噗~~!噗~~!』

听着处理终端闹成一团,蕾娜小声地笑着。他们这个样子完全就是普通的少年少女而已。普通到让她觉得自己也该是待在现场的一员才对。

「它叫什么名字呢?」

带着微笑这么问之后,同步当中的所有人几乎同时开口回答:

『小白。』

『小黑。』

『二毛。』

『小不点。』

『凯蒂。』

『雷马克。』

『……我不是一直叫你不要拿正在看的书的作者名字来叫它吗?你看的这是什么书啊,品味真的很恶俗耶……』

只有最后说话的笑面狐没有讲出名字。

但是蕾娜还是听得一头雾水。

「呃……你们养了很多只猫吗……?」

『刚才不是说了,只有一只喔。』

蕾娜越来越糊涂了。黑狗似乎明白她的疑惑,于是开口解惑:

『因为它是一只只有脚掌是白色的黑猫喔。小黑、小白和二毛就是这样来的。我们并没有讲好该怎么叫它,所以大家都是看心情乱喊,结果最近只要看着它呼唤两声就会乖乖跑过来了。』

原来如此。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啊……这是因为……』

黑狗欲言又止,正要往下说明的时候——

突然间就切断了同步。

可蕾娜忽然猛力站了起来,把椅子都撞倒了,就这么跑出房间。戴亚因为离得最近,所以也追了过去。椅子在倒下时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戴亚突然切断同步,而可蕾娜本来就没有接上同步。于是辛只好帮忙遮掩。

「没什么,只是有老鼠跑出来而已。」

『老鼠!』

「……这理由也太烂了。」

赛欧小声的吐槽似乎没有传进管制官耳里的样子。

『有老鼠跑出来了啊……』蕾娜似乎很怕老鼠,声音甚至还有些颤抖。辛只是一边随口回个几句,眯着眼睛望着被可蕾娜撞开的门扉。

在走廊尽头被戴亚追上后,可蕾娜频频喘着气,试图缓和自己快要爆炸的胸口。

为什么大家要陪那种家伙……

光是听到声音就想吐。实在是没有办法继续忍耐下去了。以往晚上的这段时间,明明是大家难得能聚在一起,好好放松心情的宝贵时间。

「可蕾娜……」

「为什么大家要陪那种女人讲话?」

「只有这阵子而已。再过一段时间,那位公主殿下就会自己主动切断联系了吧。」

一改平时的轻浮,眼神显得十分认真的戴亚,耸了耸肩这么说。就像过去那些人一样,只要经历过一次,不管是哪个管制官都没办法继续与「死神」接触。

那个少女还不知道辛拥有那个别称的真正原因为何。只是刚好这段时间没碰上那种敌人而已,但是这样的好运并不会持续太久。

那个混杂在普通的白羊【军团】之中,难以对付的异端黑羊。

本来是因为这样才取了这个名字,但是现在那个玩意儿却远比「白羊」的数量更多了。

甚至还有更为棘手的「牧羊人」在呢。

可蕾娜气得咬牙到嘎嘎作响——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啊。

「辛早点毁了那种恶心的东西不就好了。」

可蕾娜心里依旧气愤难平,语气变得很冲:

「干嘛把同步率设定到最低!明明没必要去顾虑那些白猪的死活啊!」

「因为那是一般做法啊。辛也不是故意要毁了那些人吧。」

为了在喧嚣的战场上能够准确交流,知觉同步的同步率通常会设定在极低的数值,接收距离极短,只能听见发话者的声音。

接着戴亚平静地问了一句。语气中没有责难,只有纯粹的担心。

「再说了。你能当面对辛说这种话吗?因为看她不爽,可不可用你的『那个』把她毁了。你敢这样说吗?」

「……」

可蕾娜紧咬下唇。戴亚是对的,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辛,还有队上的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伙伴,也是家人。绝对不能对家人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对辛来说,「那个」已成了日常的一部分。

她明明是知道的。

「对不起……但我还是没办法接纳她。就是那些混帐杀了爸爸和妈妈。把他们像垃圾一样当成射击标靶。」

在那个为了强制收容而遭到移送的晚上。一群白系种的士兵拿射中什么部位会死、严重到什么程度才会死当作赌注,笑着把她的双亲凌虐至死。

比自己大七岁的姐姐一进入收容所马上就被带往战场,当时她还比现在十五岁的可蕾娜小一岁。

虽然当时把那群人渣推开,不顾浑身沾染鲜血,努力帮可蕾娜的双亲急救,最后因为还是回天乏术而向她和姐姐道歉的人,也是白系种的……白银种的军人。

「白猪全都是人渣……我说什么也不会原谅他们。」

过了一阵子,当两人重新回到房间时,话题已经转变了好几次。从老鼠到前线特有的景色,再说到各种趣闻,最后开始聊起以前凯耶见过的流星雨。

戴亚对着投以关切目光的莱登耸了下肩膀后,又回去修理收音机了。可蕾娜则是坐在辛身旁的地板上,抱着小猫逗弄起来。不过她大概不是真的想要逗小猫玩吧。

果不其然,在辛坐直身子让出空间,唤了声「可蕾娜」之后,她便乖乖抱着小猫换了位置。只见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故意和辛保持一段距离,缩着身子坐在床的另一端。

『——樱花,是真的吗?真的有那么多星星啊?』

「数都数不清呢。大约在两年前吧,突然看见好多星星从天上掉下来。整片天空都是光在流动的景色——真的很壮观呢。」

樱花——凯耶一边发牌一边点点头说道。虽然可蕾娜跑掉了,两人还是继续玩下去。

讲到那场流星雨,莱登也有看见。只不过当时他待在敌我双方都牺牲惨重的战场上,身旁只剩下辛一个人,再加上两人的「破坏神」都耗尽能源了,直到走失的菲多找到他们之前都动弹不得。要是没有那个插曲,真的连笑都笑不出来。

因为没有人带着光源,战场上的那一夜特别阴暗。或许可以形容成是一片漆黑的幽暗吧。大地染上了一片黑,天顶却不断流过蓝白色火焰般的光芒,几乎占满了整个视野,气氛庄严到令人喘不过气,却听不见半点声响的那副光景,就像世界毁灭了之后,熊熊燃烧的碎片崩塌下来一样,仿佛来到了世界终结的那一夜,凄美至极。

如果这就是人生最后看见的景象,倒也不坏——当时不小心在辛的面前说出这种话,真是一生的污点。那个混蛋听完居然不屑地笑了。

「这辈子大概再也看不到那种景象了……据说啊,虽然流星群每年都有,但是每隔数十年才会有一场流星雨,而且要达到那种规模的话,好像百年都难得一见呢……这是我听之前还在队里的九条【天狼星】说的。」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也很想看看呢。』

「在墙里面【那边】看不到吗?」

『因为街上的灯光整晚都不会熄灭。这边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呢。』

「对耶。」

凯耶微微一笑,总觉得有些怀念。

「听你这样一提,好像真的是这样……不过这边到了晚上真的是一片漆黑呢。毕竟人口稀少又偏僻,而且到了就寝时间又会实施灯火管制。所以啊,这里随时都看得到星星,可说是满天星斗呢。这肯定是在这里生活的一大优点吧。」

『……』

听见凯耶说得如此斩钉截铁,管制官却沉默了。大概是因为听见出乎意料的回答吧。居然会从明明身处于人间地狱的处理终端口中,听见如此正面的词汇。

接着众人就听见管制官以严肃的声音提出一个问题。

听得出对方是下定决心才问的。无论会换来辱骂或反弹,自己都有责任概括承受的觉悟。

『樱花……你恨我们吗?』

凯耶沉吟了一下才开口:

「……受到歧视的确很痛苦,很不甘心。在收容所的日子也很难熬,而且不管经历多少次战斗,还是觉得很可怕呢。所以对于那些把痛苦强加在我们身上,喊着八六不是人所以是死是活不重要的那些家伙,我当然不可能会喜欢。」

凯耶又继续说了下去。因为她觉得管制官似乎想要开口——恐怕不是谢罪就是自责吧——而她当然不可能让对方把这种话说出口。

「但是,我也知道不是所有白系种都是坏人……就像不是所有八六都是好人一样。」

『咦……』

凯耶略带哀伤地嘴角一歪继续说:

「因为我是极东黑种。哎,不管是在收容所或是以前的部队,都发生过不少事情呢。」

不光是自己,安琪也是这样……虽然辛什么也没说,但想必也好不到哪去吧。参杂了迫害者血脉的白系种混血,以及成为强制收容的理由的帝国系,而且还是贵族种的血统,自然很容易成为其他八六宣泄满腔怒火的对象。在共和国当中属于及少数族群的东方或南方系民族,也都在莫须有的理由之下受到同样待遇。

八六并不全是无辜的被害者。

世界总是对数量越少,越是弱势的族群越为冷漠。

「总之,白系种当中同样也有好人这件事嘛……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有好几个伙伴都曾经遇过,所以我可以理解。因此,我不会单纯因为是白系种就憎恨对方。」

『原来如此……那么,我也得好好感谢那些人才行呢。』

凯耶稍微把身体往前倾。虽然只是透过同步交流,她还是下意识调整成面对面说话的姿势。

「我也想问你一件事耶。你为什么会对我们这么在意呢?」

一道火焰的影像悄然无声地在脑中一闪而过,让辛抬起头来。

因为自己不记得有遇过火灾或是被火纹身,所以这应该是管制官的记忆吧。

『以前,有个和各位一样的处理终端,曾经救过我一命……』

蕾娜忆起了往事。

『我们同样是在这个国家出生长大,也同样是共和国的国民啊。』

『虽然目前没有人承认这一点,但也因为如此,我们才必须想办法去证明。保卫祖国是共和国国民的义务,也是荣耀。所以我们才选择挺身奋战。』

这是救了自己的那个人所说的话。而我也想要回应这番话。

『那位恩人告诉我,自己是共和国国民,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而战斗。我觉得,我们这些人也得对这番话做出回应才行。要求你们挺身奋战却将目光移开,不去尝试了解你们,等于是践踏了那个人的理念……这是不可原谅的行为。』

这番话实在太过冠冕堂皇,莱登不由得微微眯起眼睛。

凯耶歪着头听她说完之后还一边思考着,一边开口说:

「管制一号。你是处女吧。」

——噗!

听到了管制官从嘴里喷出茶还是什么的声音。参与同步的所有人也跟着笑了出来。

在安琪跟没有进行同步的可蕾娜和悠人说明之后,两人也都笑了起来。

少女管制官咳个不停。

凯耶看着众人的反应,先是眨眨眼有些不解,接着脸色越来越差。

「……啊!对不起,我说错了!我是要说『像处女一样』才对!」

一般来说不会在这种地方弄搞错吧,而且两者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戴亚和悠人好像快笑死一样,拼命捶着桌子和墙壁(这时墙的另一头响起奇诺「吵死了!」的怒吼),就连辛也难得抖着肩膀笑了起来。

凯耶则是整个人慌张不已。

「呃,换句话说啊。该说你像是把整个世界想像成一个美丽花园的女孩子,还是怀抱着完美无瑕的理想好呢?那个,总之我想说的是……」

管制官感觉很明显就是红着脸僵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你并不是个坏人。所以,我想给你一个忠告。」

心情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的凯耶开口说道:

「你不适合这份职务,也不该与我们有所牵扯。我们并不是基于如此崇高的理由战斗,所以你没有必要与我们扯上关系……趁你还没后悔之前,还是找个人来代替你吧。」

并不是个坏人——凯耶是这么说的。

但她没有说——你是个好人。

而其中的缘由,这时候的蕾娜还没有想明白。



「管制一号呼叫战队各员。雷达已侦测到敌踪。」

这天,先锋战队也是全机出动。蕾娜的眼睛紧紧盯着管制室的荧幕如此开口:

「敌方主力为近距猎兵型与战车型的混合部队,亦有反战车炮兵型随队——」

『管制一号,我方已掌握详情。将在座标四七八展开迎击。』

「啊……收到,送葬者。」

才正打算把敌军配置和对应作战计划传达过去,中途就被打断,只好有些狼狈地进行追认。

由老鸟组成的先锋战队不怎么需要蕾娜的指挥,因此战斗时蕾娜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好后勤支援,让他们能够完全发挥战斗能力。比如分析敌情、调整时程让必要的补给物资能优先送达,以及每天跑进资料库搜寻负责区域的详细情报等等。

最近她每天多了项工作,就是不厌其烦地申请位于战区后方的迎击炮使用许可。只要动用射程超长的迎击炮,多少能够抑制长距离炮兵型的支援炮击。这样想必能让战斗变得更为轻松,但是属于消耗品的迎击炮只要发射过一次,就得重新再设置。输送部也表示「我们不愿意为了八六那帮畜牲浪费力气」而始终得不到许可。那玩意儿不是早就放到生锈了吗?——这是后来蕾娜在闲聊时不小心说出这件事时,笑面狐说出的感想。

『送葬者。神枪已就定位。』

『笑面狐呼叫送葬者。第三小队也就定位了。』

各小队陆续回报抵达定位。埋伏的布阵完美无缺,仿佛看穿了「军团」进攻路径一般。

先锋战队的处理终端们,行动起来仿佛像是能够预知「军团」的袭击或行进方向一样。或许是某种只有他们才知道的预兆或是判断基准吧。

蕾娜想着,等到这一战结束之后再问问看好了。要是也能应用在其他战队上,遭受奇袭而死的处理终端或许就能减少一些吧。各单位对于这种宝贵的情报只管好不好用,从不进行归纳整理,也不分享给其他单位,是这个扭曲的战斗系统的一大缺点。

蕾娜暂时抛下这个想法,一边看着昨晚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地图,一边开口说:

「送葬者。请将神枪移至三点钟方向距离五〇〇的位置。那里是个具有良好掩护的高台,具备棱线射击的条件,射击角度也较为宽广。」

隔了一瞬的空档,送葬者才予以回应:

『这就进行确认……神枪,你从那个位置看得见吗?』

『等我十秒……嗯,的确有。我移动过去喽。』

「这个位置和负责主攻的第一小队几乎成反方向。在利用送葬者的基本战术,也就是透过扰乱制造各个击破的机会时,能让敌方在战斗之初误判我方主力部队的位置。」

狼人嗤笑一声说:

『简单来说就是放个诱饵吧。声音听起来像个公主,想法倒是不得了啊。』

「……战车型与反战车炮兵型的仰角不够,没有能力直接炮击高台上的神枪,而在变更炮击位置时,周边地形也能作为掩体……」

『可别误会了……这是个不错的提案。你说对吧,神枪?』

『只要能帮到大家,我什么都愿意做。』

原本回答十分明快的少女,在回应蕾娜时声音突然就会变得极为冷漠。

『你找到新的地图了吗?真是方便呢。』

蕾娜不由得苦笑起来。这位名叫神枪的少女似乎不喜欢自己,也不接受日常的同步交流,难得有机会对话时,态度也总是像刺猬一样。

蕾娜手边的地图是过去的国军耗费无数时间与劳力绘制而成的极精细版本,但是在战争时期的现在,身为重要防卫据点的前线基地却找不到这样的地图。他们所使用的是以前的先锋战队队员从废墟某处挖到的地图,经过历代队员的补充与完善,让他们对于方便迎击的地点,以及敌方较有可能选择的进击路径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除此之外的地形资讯,就连身处第一线的他们也不清楚。

「我晚点再传送给你们参考吧?」

这个资料的容量太大,不适合在战斗中传送,等到结束之后就有时间慢慢传了吧。

狼人用揶揄的语气调侃道:

『这样好吗?竟然把军事机密地图泄漏给敌对国民【八六】知道。」

「没关系。得到的情报资料就是要拿来活用。」

听到她语气如此坚定,狼人有些错愕地沉默了下来。随后带着点感叹吐了口气。

这本来就是蕾娜从堆积如山的纸箱中发掘出来,不在管理之列的来历不明的资料。别说是拷贝了,就算弄丢或被盗走也没人会知道,算不上什么机密。

在九年前的战争初期,连后勤人员都得上第一线作战,正规军将士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导致资料与业务得不到完整的交接,许多资料就此下落不明。

这理当是该拿出来检讨的问题,而身为正直职业军人的自尊心亦然。

「此外,各位并不是什么八六。至少我不记得自己曾用过这种方式称呼……」

『好啦好啦……喔,来了。』

同步的另一头瞬间充满紧绷的气息。能够感觉到有几个人似乎很享受的样子,不知这是老鸟的经验所致,还是受到临战时大量分泌的肾上腺素所影响。

隆隆炮声透过同步,在耳边炸裂开来。

鏖战正酣,我方一面消除「军团」的红色光点,一面推进战线。

先锋战队派遣第一小队穿过战域内的原生林,绕到火力强大而机动、防御薄弱的反战车炮兵型前面并加以歼灭。顺便将近距猎兵型和战车型的混合部队诱导进原生林中,反覆分化敌方兵力后各个击破。在障碍物较多的森林里,无法灵活转向的战车型机动力大打折扣,射击范围也大幅受限。由于空间不足,迫使「军团」分散成小规模部队,也失去了压倒性数量的优势。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战斗过程似乎轻松写意,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此时也险之又险地闪过了炮弹的一架「破坏神」——「樱花」正飞速穿过树林,准备冲向战车型的左侧面。

蕾娜没来由地窜过一阵恶寒。战车型所待的位置太反常了。从其他敌机的位置来看,那家伙不该待在那里才对。他们平时总是保持在彼此火力能够照应的距离内,可是那个位置已经超出范围了。

她连忙确认行进方向。在战域地图上有着明确标记,看起来似乎埋藏着什么的那块区域,可是樱花恐怕毫不知情——

「不能往那边走,樱花!」

『咦?』

这声制止来得太晚了。

代表「樱花」的光点,在雷达地图上不自然地停下了。

「……!居然是……湿地……?」

坐在猛然静止下来的座机当中,凯耶甩甩头发出呻吟。透过荧幕中的影像,可以看见座机的两只前脚有大半陷入地面之中,在昏暗的原生林里看起来像是一片小草地的地方,其实是湿地。这是接地压力极高的「破坏神」不擅于应付的松软地质。

往后退的话应该能够脱身。做出判断后,她重新握紧两边的操纵杆——

『樱花,快离开那里!』

她听见辛的警告而抬起头来,「樱花」的光学感应器也随着视线上移。

战车型,就在眼前。

「……啊。」

两者之间小于战车炮弹的最低起爆距离,所以战车型选择挥动前脚攻击。冷漠而残酷,就像无情的齿轮不顾夹在其中的人如何哭喊,依旧毫不留情地将其碾碎一般。

「不要……」

这道声音是如此无力,像个快哭出来的小孩一样。

「我不想死……」

随着低沉的机械作动声而起,巨大的腿部飞速推动高达五〇吨的重量,将「樱花」猛力横扫出去。

接合处相当脆弱,只要受到一定程度冲击就会连同内容物一起被撞飞,这个被处理终端蔑称为「断头台」的掀盖式座舱,正如其别称一般整个飞了出去。

一个被扫飞的圆形物体咚的一声落地,滚进绿荫之中消失了。

哑口无言仅维持了一个瞬间,怒吼和悲愤便交错在通讯网之中。

『樱花?————该死!』

『送葬者,我去进行回收,给我一分钟!不能就这样放着她不管!』

辛回话的声音十分平静。就像是冬夜冰封的深邃湖水一般。

「雪女,不准去……那是诱饵,它在等我们过去。」

杀死凯耶的战车型还潜伏在附近。拿负伤的战友或尸体作为诱饵,射杀试图前来回收的敌军,本来就是狙击手的常用战术。

安琪不发一语,发泄似的猛力捶了仪表板一下。「雪女」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发射五七毫米榴弹,将「樱花」及其周围化为一片火海。

「樱花战死。奇诺【法夫纳】,前去援护第四小队……敌方残存兵力已经不多了。在樱花留下的缺口遭到突破前收拾干净。」

『收到。』

回应虽然带着悲愤,却依旧保持一定的冷静。无论是同伴在眼前被炸飞的光景,或是突然消失的友机光点,身为「代号者」的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哀悼必须留到战斗之后,否则就只能等着一起变成尸体。靠着这种令人作呕的理性思维,他们才能舍弃感情,保持必要的冷静。在适应了名为战场的癫狂之后,他们也从人类化为近似于战斗机械的存在。

仅仅一个呼吸,只停顿了一刹那的四足蜘蛛大军,又踏着毛骨悚然的沙沙脚步声,再度潜行于绿荫的幽暗之中。

宛如在冥府之畔的昏暗中徘徊,为了替死去的同伴找个引路人,绞死一切活物的亡者骨骸一般。

之后没花多久时间,「军团」部队便全军覆没了。并不是中途撤退,而是如字面上的意思,片甲不留。

这份战果似乎也体现了生存下来的处理终端们的意志,让蕾娜感到十分痛心。

就在前天,一想到前天那个人自豪地谈着流星雨的点点滴滴,一股懊悔之意油然而生。

要是自己能早一点找到这份地图。

要是自己能来得及提出警告。

「状况结束——战队各员,辛苦你们了。」

『……』

没有人出声回应。大家想必都还各自沉浸在悲伤之中。

「对于樱花的事情……真的非常遗憾。要是我能更警觉一点……」

在这个瞬间。

一片恐怖至极的沉默,弥漫在同步的另一头。

『……遗憾?』

笑面狐反问了一句。那是某种拼命压抑着濒临爆发的情绪,状似平静却暗潮汹涌的声音。

『遗憾什么?对你来说,就算死了一两只八六,也不过是下班回家就能忘光,还可以开心享用晚餐的小事吧?少在那边故作哀伤,不觉得很空虚吗?』

对方所说的话,蕾娜第一时间还无法理解。

感觉到蕾娜一时说不出话来,笑面狐不知想到了什么。『我说啊……』伴随着叹息,他又继续说了下去。这次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语调明显变得很尖锐。

『因为我们之前闲着没事做,所以看到你自认为与众不同-->">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