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OVERLORD_Epilogue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三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下 Epilogue

胜负分晓后就简单了,亚人类已经战意尽失,就像猎捕残兵败将。圣王国军几乎无人死亡,唯独亚人类的尸体散落大地。

既然敌军总帅亚达巴沃已经败亡,再也没人阻挡圣王国解放军的前路。

不用多久,军队已经一路收复到大都市普拉托,以及首都贺班斯。

还有西方大都市利蒙正待解放,村庄改造成的俘虏收容所也还有民众正在受苦,但至少进入了一个大的阶段。

获得解放的首都欢欣鼓舞,即使现在已经过了一天,情绪仍然没有冷却。岂止如此,气氛甚至显得更加狂热。

只是包括宁亚在内,解放军高层人员知道问题堆积如山。

首先是粮食。粮食遭到亚人类乱吃一通的结果,导致粮食问题将会成为圣王国今后发展的障碍。

接着是失去的人命,这个可以改称为劳动力。如果失去的人命当中有特别技术人员、学者或这些领域的受训人才,丧失的技术有可能造成致命性影响。

然后是资源。遭到亚人类抢夺、破坏的种种物资,重新制作将需要耗费大量资源。

再来是时间。为了取回被亚人类夺走的两个季节,恐怕需要多出一倍的劳动。

其他还有可能潜伏于圣王国内的亚人类,也需要搜捕与扑灭。

疑似遭到亚人类夺走的许多宝物————财物或魔法道具————也都下落不明。亚人类有他们独特的文化,会用贵金属装饰自己,会蒐集人类财宝并不奇怪。只是有点不寻常的是,关于这些财宝被带去哪里,他们查不到半点线索。因为他们完全追踪不到敌方运输部队的脚步。

即使面对这么多的问题,应该仍然有人希望暂时尽情欢乐。面对今后等着他们的苦难,一时的休息是有必要的。这点宁亚也承认。

然而只有今天不行,只有今天她无法尽情欢乐。

这是因为今天是别离的日子。

是悲痛欲绝的日子。

在王都东边————正门靠都市这边,只孤零零地停了一辆马车。宁亚很清楚,这辆马车外观平凡,内部却精致高雅,而且机能性十足。特别是长时间坐着屁股也不会痛的柔软坐垫,甚至会令人感动。

没错。

这就是宁亚来到圣王国时,有幸同乘的魔导王的马车。

换言之,今天就是魔导王离开圣王国,回到自己国家的日子。

本来魔导王的马车周围或许会有亚人类,因为魔导王统一了亚伯利恩丘陵,为了与亚达巴沃交战,而将众多亚人类纳入麾下。但这里却没有半个亚人类,是因为魔导王让他们回丘陵了。

不过这不是这一两天的事,在魔导王结束了与亚达巴沃的最终决战后,当天就让他们回去了。

宁亚问过原因,魔导王给了她一个考虑到圣王国人民心情的答案:「你们一定不想跟亚人类走在一起吧?」

宁亚感动不已。

魔导王考虑到他们的精神状态,让自己国家的士兵回国,表示愿意与圣王国这个外国的民兵待在一起。这种君王可不是到处都有。

没错,除了王中之王————宽宏大量的魔导王之外。

与宁亚志同道合的团体成员,也都有着相同的感动。

所以宁亚与同志擅自担任魔导王的侍从。因为没有任何人说什么,所以他们就反过来当作是默认了。当然,已经几乎不用战斗,他们只是走在魔导王的周围严加防守,不过宁亚至今仍清楚记得同志的表情。

能就近与解救了他们的人物一同前行的喜悦,能与打倒了亚达巴沃的英雄同行的骄傲,以及能随侍崇敬君王左右的幸福。这种种感情交相混合,显示在那表情当中。

而他们如今也不在视野的范围内。

眼前只有圣王国王都的墙壁与大门,以及通往普拉托————更远处魔导国的道路。

「魔导王陛下还是决定今日回国吗?解放王都使得许多民众欢声载道,陛下成功收复王都,是最大的功臣,我想几天之内很有可能就会邀请陛下,举行由众多人民表明谢意的典礼等等……」

宁亚已经问过相同的问题好几次了,她知道魔导王的回答大概也还是一样。即使如此宁亚仍忍不住要问,或许是出于她的柔弱吧。

「对,我今天就回魔导国。因为我没自信在典礼上表现得体。」

魔导王悄声说完,可能是怕宁亚当真,急忙摆出夸张的态度,开玩笑似的耸耸肩。

(这位大人真的很不会开玩笑。)

「陛下,您说笑了。」

「唔嗯,哎,正是。我是在开玩笑,开玩笑的……坦白讲的话,该做的事都做完了。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我身为君主,也必须领导魔导国。长期离开王位,会挨雅儿贝德宰相的骂。」

宁亚脑中浮现那时仅有一面之缘的绝世美女,那位女性实在太美,让她无法忘怀。

(那位大人即使生气好像也不会太可怕,还是说正因为是美女,生起气来才可怕……我是觉得魔导王陛下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但有点难想像那样的美人会生气。不过……真羡慕……)

听到因为是自家人才会有的玩笑,这种宁亚盼也盼不到的发言,令她满心艳羡。假如她听到尊敬的魔导王对别人说「会挨宁亚的骂」等等,不知道会让她有多高兴。

「这样啊……无法让圣王国的人们为解救我国的陛下送行,实在很遗憾。」

魔导王是突然说要启程的,这片无人送行的寂寞景况说明了这点。

「我有告诉卡斯邦登阁下,说太盛大的送行反而令我困扰。这个国家今后将会有许多艰辛的路要走,与其为了替我送行而调动无益的劳力或物资,我倒希望你们用在复兴这个国家上。」

「陛下……」

您为什么要回去?

如果抓住他的脚哭叫,是否起码能让他延后一天回国?

宁亚有种冲动想这么做,但强忍住了。她不能继续依赖魔导王的慈悲心。

「啊,我讲这些话并非自以为高高在上,只是那个……这个国家真的什么都没有了,真的……财宝什么的。我也不是没想过,要是能再留下一点就好了……总之我是希望你们别顾虑我,好好加油,那个怎么说,我是出自于这份心情说的。况且……妳看嘛,这个国家局势安定,对于邻近的魔导国也有好处。比如说将来两国进行交易之类的时候,是不是?」

大概是体察到宁亚的心情,急着想安慰她吧。平常的魔导王威风凛凛,现在讲话方式却有点不可靠。

「谢谢陛下。」

「唔?嗯。不,别在意。除此之外,我来到这个国家,是为了得到亚达巴沃的女仆恶魔。而实际上————」魔导王轻轻推了一下身旁希丝的背。她至今不发一语,无声无息地站着。「就像这样,我到手了,可以说没白来这趟。」

对于圣王国真的什么也没赠与魔导王,宁亚感到有些羞耻。

希丝————女仆恶魔是魔导王凭一己之力获得的。不只宁亚,那些与宁亚志同道合之人也都这么觉得。

也有人提过他们可以自己赠送点礼物,但有的意见认为他们并非国家代表,赠送礼物给一国之君恐怕反而失礼,于是这事就没有下文了。

宁亚祈求最起码卡斯邦登能以国家等级出让些什么,或是缔结某种圣王国多少吃亏的条约。

「……假如妳希望,我可以用一年一度的大魔法使妳的双亲复生,如何?」

「谢陛下。不过————容我推辞。」

解放这座首都时,受囚的人当中,有人目击到宁亚母亲战死。那人告诉过宁亚,她的母亲是如何有尊严地奋战。即使不让母亲复活,她应该也不会生气。

况且宁亚听说过,复生魔法需要高价物品作为触媒。那种高价物品恐怕不是宁亚负担得起的。慈悲为怀的魔导王也许愿意免费施法,但她不应该再为了自己一个人依赖魔导王的好意。

只是,遗体似乎已被亚人类处理掉了,没能做最后的告别,要说遗憾确实是很遗憾。

「讲得太久只会更依依不舍,差不多该启程了。希丝,妳有没有什么话要跟巴拉哈小姐说?」

「…………下次见。」

「!好的!下次见!」

希丝迅速伸出手来,于是宁亚握住了她的手。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松手。

「……妳们两个,这样就够了吗?」

「………已经……可以了。」

「是的,魔导王陛下。」

「是吗,那么就————希丝,走吧。」魔导王踩上马车的踏板,转过头来,对宁亚说道:「……今后,这个国家将有许多艰辛的路要走。不过……我想妳一定撑得过去,我们改日再见吧。」

「是!」

魔导王就要坐上马车了,宁亚对着他的背影,忍不住问道:

「陛下!魔导王陛下!」

魔导王在踏板上停步,转过头来。宁亚吞吞口水,挤出勇气颤声说:

「请……请问!小的可以称呼您安兹大人吗!」

多么厚颜无耻的请求啊,就算被骂「外国平民竟敢如此放肆」也不奇怪。

「……咦?喔,可以……随妳喜欢怎么叫吧。」

「谢谢大人!」

宁亚对宽宏大量的君王一鞠躬,抬头一看,希丝正要上马车。

「希丝前辈,祝妳平安!」

「嗯!」

希丝竖起大拇指,消失在马车中。

不知道是怎么感知到两人上了车,马匹嘶鸣一阵后,自己开始奔行。

「————那么魔导王陛下!」

看着向前奔行的马车背影,宁亚再也不隐藏泪水,大声喊出来。

「魔导王陛下————!万岁————!」

她这种称得上吼叫的大嗓门,不只一个人出声追随。

王都城门不是只有这一座,从其他城门悄悄聚集而来,那些与她志同道合的人自大门另一头一齐现身,然后大声祈求魔导王的千秋万世。

「万岁!」

「万岁!」

「万岁!」

与此同时,他们洒出拚命收集来的花瓣。

马车在这当中前进。

要为解救了圣王国的人送行,这样做还不够。即使如此,这是宁亚以及那些理解她心情之人能尽的最大力量了。

泪眼婆娑的世界里,马车的身影逐渐变小。

宁亚啜泣著。

她好寂寞。

她很希望魔导王或希丝能邀她去魔导国。如果他们那样说,宁亚也许愿意舍弃一切也要跟他们去。

但他们并没有问。

她好不甘心。

自己终究只是魔导王逗留这个国家时的随从罢了,他们只把自己当成这种对象。

种种负面感情就快要在心中打转起来。

可是————不对。

那句话烙印在宁亚的耳里,魔导王如此说过。「……今后,这个国家将有许多艰辛的路要走。不过……我想妳一定撑得过去,我们改日再见吧。」

换言之,魔导王对宁亚寄予期许。

在这今后即将陷入动乱的圣王国,魔导王相信如果是宁亚的话,一定能让国家重新振作起来。

自己的人生有了大幅改变,虽长犹短的时间结束了。不过————接下来是新的开始,多的是事情必须去做。

首先必须循序渐进,回报魔导王的恩义。

然后无论如何都得振兴这个国家。正义与罪恶。宁亚以往不知这些为何物,现在她能抬头挺胸地说出答案。

正义就是魔导王,而弱小就是罪恶,并且她也学会努力变强的重要性。

宁亚要将自己获得的真实,在和平的圣王国当中大加宣扬。

「巴拉哈大人,请擦去眼泪。」

是贝尔川。

一看,他的眼瞳也完全充血。也许是来到宁亚身边之前先擦过眼泪想掩饰,但他声音发抖,很明显是哭过。

「好。」

宁亚用力擦掉了眼泪,就好像那时候,希丝为自己擦去了眼泪。

「巴拉哈大人,一些看到那场战斗的人,都说想听魔导王陛下的事蹟。还有很多人带家人过来。」

「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他们魔导王陛下————安兹大人曾经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还有关于希丝的事。」宁亚定睛注视前方。「离别很寂寞,不过————各位!我们走吧!陛下就是正义,我们要将这件事传达给群众知道!」

「————好!」

超过三千人一齐大喊,跟随宁亚迈步前行。



马车前进。

漫长的工作结束了。安兹没有经验过,不过所谓的单身赴任或许就是如此吧。虽然不时会回纳萨力克,但他也许还是第一次离开这么久。

关于住在亚伯利恩丘陵的亚人类如何统治,安兹全丢给雅儿贝德处理,圣王国今后的事情则丢给迪米乌哥斯。

换言之安兹放下了肩上的重担,与希丝面对面而坐的他,暗中松了口气。虽说从中途开始,迪米乌哥斯创作的剧本也切换成了简单模式,但在那之前的困难模式造成的疲劳还没有完全消除。只是,他的确能感觉到一件工作————而且是遇到瓶颈,有点难搞的案子解决时特有的安心感。

话虽如此,等回到纳萨力克————耶•兰提尔后,恐怕必须将两季之间累积的种种工作,仔仔细细地用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处理掉。因为之前有一次,安兹心想雅儿贝德都有看过应该没问题,就轻快地一份份盖上许可章,结果她说:「不愧是安兹大人,您的判断速度令属下敬佩。」让安兹怀疑是不是在酸他。

没错,不是因为回去还有工作等著自己,所以才不使用能瞬间回去的「传送门(Gate)」。

绝对不是。

安兹打算走到看不到的地方后,就用传送等方式回去,不过现在还太快。暴露出手上的牌几乎没什么好处。当然,半藏应该在马车车顶上,他没说什么,展开的反情报系魔法也没发动,大概表示没人在监视他们,但难保没有安兹不知道的手段。

他想既然有时间,不如走到视野更受遮蔽一点的地方,再做传送也完全来得及。

没错,可不是因为能拖一秒是一秒,想逃离看也看不懂的文件。

只是,有个问题————

(自从坐上马车,希丝就一句话都没说……)

宁亚的时候也是,像这样两人共乘马车,不发一语的时间会让安兹坐立难安得受不了。如果对方是男的还能随便找话讲,但对方是女生,他会担心讲话内容不得体。

安兹从刚才就一直希望希丝能主动开口,但很遗憾,看样子这个愿望是不会实现了。安兹终于再也忍受不了沉默,下定决心开口:

「希丝,我让妳一个人离开纳萨力克处理工作,做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或是今后须检讨的课题?」

先听听在出差地独自埋头处理业务的部下如何报告,作为开端。

虽然安兹不习惯与女性交谈,但只要当成跟女性员工交谈就没问题。

「…………我想……我有努力了。」

「这样啊,妳很努力了。」

话题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

安兹等了一会下文,但希丝没再说什么。

她只说有努力过了,这样很难再讲下去。安兹心想:我问妳有没有遇到问题或课题,妳没回答我耶。但这是上司肤浅的想法。应该要认为对方的意思是「我努力过了,再来请静待成果」。而且这也是好事,因为这就表示没出什么问题,也没碰到什么需要检讨的课题。

「不过……」希丝接着说。

「…………自己思考、行动……很不容易。」

「是啊,妳说得没错。」

至今希丝都在纳萨力克内卖力,只是听从命令行动。然而,这次安兹只给她粗略的指示,是第一份让她在指示范围内自己判断、自主行动的工作。以这点来说,这件案子或许有点太大了。也许应该从更简单的工作做起,但希丝做出了很好的结果,这点安兹也是知道的。

「不过,这下就形成了昴宿星团可以外出的状况了。因为女仆恶魔成为魔导王属下的情报,应该会从圣王国传到国外。今后希丝或许会接到某些命令,率领部下在纳萨力克外活动,这次想必会成为很好的经验。然而,只做粗略指示是不行的,下命令的人还是得做出扎实的————」

讲到这里,安兹发现这样是在自掘坟墓。因为安兹身为纳萨力克的领导人,最有可能下命令。

(我哪里写得出多扎实的计划书啦!应该说我绝对只会拟定肤浅的计画,让雅儿贝德或迪米乌哥斯皱眉头!)

「————应该以临机应变为优先,制作在某种程度上有调整空间的计划书。毕竟还是现场人员最了解状况嘛!」

「…………是,比起只是听从命令行动,我学到了很多。」

「是啊,没错,妳说得对。我也很能体会妳的心情。」

安兹不住点头,但想到看了迪米乌哥斯的指令书,而让不存在的胃作痛的自己,再跟表示学习有收获的希丝一比较,彼此的能力差距让他有点黯然神伤。

「说到这个,」安兹改变话题。因为继续这个话题,恐怕会让自己受到更大打击。「妳似乎在我不知道的期间,与巴拉哈小姐变得很有交情。刚才妳们还离情依依,对吧?」

「…………我……很中意宁亚。」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啊!」

安兹坦率而高兴地叫道。

铃木悟没有小孩,但安兹觉得这就像听到一个朋友也没有的小孩第一次交到朋友时,父母亲会有的心情。

(哎呀,幸好有让她复活……嗯?很中意是什么意思……该不会其实不是朋友关系,而是更类似玩具的意味……)

安兹战战兢兢地问:

「……我可以认为妳跟她成为朋友了吗?」

希丝微微偏头,陷入沉思后说:「…………是的。」肯定了安兹的想法。

安兹背后绽放了大朵的花,然而爆发性产生的欢喜之情即刻遭到压抑。

安兹虽感到不满,但想到这或许是纳萨力克第一次有人在外面交到朋友,心中自然慢慢产生一种喜悦之情。

几乎所有人都不会离开纳萨力克,所以其他成员说不定只是没机会跟外人做朋友,只要正常外出,或许也能建立正常的交友关系。

安兹绝不会认为有朋友就比较优秀,说不定不需要朋友也是一种正确的想法。

然而结识朋友的机会,也许有总是比没有好。

(我以前有安兹•乌尔•恭的同伴。看来我或许该让其他成员也到外面走走,给他们自由的时间,为他们安排跟他人接触的机会……特别是马雷或亚乌菈更是如此。不对,也有可能所有人诞生的时间都一样……嗯————)

「那么妳有跟宁亚约好去找她之类的吗?」

「…………没有,这里……很远。」

「啊!妳不用担心这种事,我记忆了几个传送用的地点,妳喜欢什么时候去玩都可以。我随时可以让妳用『传送门』,不用客气喔,嗯嗯。」

「…………等有空时……我再请大人准许。」

「说得对!有空……我会帮妳安排空档的。我早就对休假制度有兴趣了,就帮昴宿星团的成员也排些休假吧。妳不妨找其他成员一起去玩,怎么样?我已经设定为妳们都受到我的支配,想必不会有任何问题。」

希丝沉思片刻,大摇其头。

「…………会找麻烦。」

「会找麻烦啊……」

(什么意思?会给宁亚找麻烦,还是自己跟宁亚玩时会碍事,又或者是其他成员不会愿意……?)

「好吧,会找麻烦就没办法了,就让希丝妳自己去玩吧。对了,换个话题,巴拉哈小姐的双亲似乎死了,没关系吗?」

宁亚•巴拉哈的双亲看来是真的死了。如果她希望,安兹认为让两人复生也行。假如这样可以获得更大感谢的话————

(不,不对。)

坦白讲,让宁亚的双亲复生已经没有太大价值。看就知道宁亚已经够感谢他们了,既然如此,也就不用再多做什么。况且复活短杖很宝贵,安兹想尽量省著用。让佩丝特妮等人使用复活魔法时,必须使用金币或宝石等昂贵物品作为费用。

坦白讲,得到的好处不划算。

(不过,希丝的朋友另当别论。如果是希丝的朋友,做点特别服务也行。)

因为宁亚看起来跟希丝似乎很亲密,所以坐上马车之际,安兹才会讲话观察态度————不只宁亚的态度,希丝也是。

「…………谢谢大人……不用。不可以有特别待遇。」

「这样啊?我觉得会是很好的礼物……既然这样……好吧,那就先这样吧。」

实际上要让死者复生,而且没有状态完好的尸体,有可能带来麻烦问题。就是常见的「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况且要是人家求他让圣王女复活,那也很伤脑筋。就算让圣王女复活,迪米乌哥斯应该也总有办法解决,但还是弊大于利。

「妳要去玩的话,不可以看那本书喔?没问题吧?」

「…………没问题,放在博士的房间。」

希丝拥有纳萨力克内部所有机关的知识,在这个状态下太危险,不能像这次这样离开纳萨力克。所以安兹用「窜改记忆(Control Amnesia)」调整了一下。

希丝关于机关的知识,是制作希丝的玩家写的设定。安兹原本不知道魔法对这类设定能否发挥效果,不过实际一试之下,魔法发挥了他想要的效果。

这是安兹用他到手的白老鼠重复练习才能办到的技巧,不过他感觉如果把这招练到极致,似乎可以做出某些惊人的事情。

这是因为他有种预感,觉得这种技巧似乎能接触到NPC的根源。例如记忆的起点,或是NPC的设定究竟是什么。只不过这终究只是安兹的个人想像,实际上完全没那种事的机率比较高。况且如果真要弄清楚,或许必须真正精通这种魔法,理解人类记忆的所有一切。那样恐怕需要用大量白老鼠进行长达几十年的训练与研究,也要做好研究结果可能只是垃圾的心理准备。

不管怎么样,希丝如今脑中藏着错误的记忆,成了某种类型的陷阱。

假如有人想利用希丝潜入纳萨力克,那人肯定会吃到苦头。

「博士……是吧。那些希丝能动吗?」

「…………只要时候到来。」

安兹心想「那个不是只是机关吗?」,但没说出口。这就跟圣诞老人的真面目覆著一层神祕面纱一样。

安兹不记得圣诞老人有来过铃木悟的家里,但是在YGGDRASIL这款游戏里面有来过————

「只是真面目是营运人员就是了。」

安兹寂寞地笑了笑之后,发现希丝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总之先回一句:「只是自言自语罢了。」

「…………魔导王陛下。」

「嗯?」

「…………魔导王陛下。」

「怎么了,希丝?」

原本叫得好好的,突然改用职称叫自己,让安兹有点————应该说非常困惑。

「…………我以前有很……故作亲暱吗?」

「妳……妳在说什么?你们叫我魔导王陛下,才会让我感到寂寞。叫我安兹大人就好,其实不称大人也没关系的,改叫安兹大哥怎么样?」

「…………那样很失礼,会遭训斥。」

「……喔,这样啊。总之,不用叫我什么陛下没关系。」

「…………我明白了。」

「对了对了,我用『讯息』麻烦妳的卢恩那件事怎么样了?」

「…………我努力过了。」

「这样啊……」

看来不是很顺利。好吧,就算失败,应该也不会出任何问题才对。

只是包括弓在内,借出的道具也许不该那么快就收回。安兹一边漫不经心地想,一边望着希丝。

同乘者去程是瞪着自己的少女,回程是面无表情的少女,两者都很与众不同。

想到这里,安兹忍不住笑了一下。



卡斯邦登从位于王城最深处的————为圣王准备的房间眺望外头。

几天后就是加冕典礼,他以想静下心来为由,不让任何人进入房间————包括隔壁间的休息室。

只有蕾梅迪奥丝一个人不会察言观色,百分之百会有怨言,但卡斯邦登现在命她蛰居。不,说蛰居有点不对,是让她在自己家里养精蓄锐。因为卡斯邦登预定今后让她搜索圣王国内有无亚人类潜藏。

话虽如此,加冕典礼还没完成就移居圣王居室,对于一些与卡斯邦登敌对的人来说,是很好的攻击理由。卡斯邦登明知这点仍执意这么做,是因为权力斗争已经开始了。

这么做的目的,是要趁部分对卡斯邦登不以为然的贵族插嘴之前,先让生米煮成熟饭。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如今的卡斯邦登对贵族社会并不熟悉,把敌我阵营划分清楚,做起事来比较方便。

「……我没跟其他贵族事先交涉就坐上王位,想必会让部分贵族心生不快。特别是南境的————没因为那位大人蒙受损害的贵族更是如此。这么一来,听过他的声音,并肩作战过的北境人民不知做何感想……」

「会产生明确的不满情绪,形成决裂的一大主因————圣王国就此一分为二。」

有个声音回答了卡斯邦登的自言自语。

柔和嗓音仿佛能钻入人心。这个存在等同于卡斯邦登的上司。

卡斯邦登即刻转头,在发出声音之人的脚边跪下,一度垂首后抬起头来。

「欢迎您大驾光临,迪米乌哥斯大人。」

迪米乌哥斯没戴面具,也没改变外形,露出自己的本来模样,可见这附近已经确认过安全无虞。

「我来回收运到纳萨力克的物品,顺便来看看。目前有什么问题吗?」

「完全没有,一切都如同迪米乌哥斯大人的计画。」

卡斯邦登对上司一笑,上司也回以微笑。

「虽然有一部分出乎预料,不过感谢安兹大人亲自解决,在没有任何问题的状况下,第一阶段的计画就此结束。今后就期待你的表现。」

卡斯邦登虽然低头领命,但他知道这是谎话。

迪米乌哥斯对自己并未寄予任何期待。他大概只是想,如果脱离自己铺设的轨道,就立刻修正方向,逐步执行计画罢了。

迪米乌哥斯应该也准备了几套计画,假如卡斯邦登的真面目曝光,可以加以因应。指示当中有几点让卡斯邦登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都是为了那些计画做的准备。

计画的第一阶段,就是将亚伯利恩丘陵与亚人类完全纳入魔导国的支配,可能碍事的种族在那之前要先歼灭。同时还要埋下让圣王国南北对立的火种。

然后卡斯邦登主导的第二阶段,是南北两境的明确对立与抗争。

最后的第三阶段,就是魔导国的完全统治。

「……这项计画所需的工具,我的尸体需要由我这边保管吗?」

「不需要,已经搬到纳萨力克了。等计画发展到需要的阶段,我再运过来。」

看来卡斯邦登本人的尸体已经用道具「安息裹尸布(Shroud of Sleep)」包好,运送到纳萨力克了。

这种魔法道具能防止尸体腐化。他们一抓到卡斯邦登,就用立即死亡魔法让他死得毫发无伤,趁著死后都还没开始僵硬,就将尸体保存起来。摸起来甚至还留有一点体温。只要使用这具尸体,别人一定会以为是猝死。

「我姑且确认一下,你明白作为下届圣王,该做些什么事吧?」

「是,为了让这个国家成为配得上安兹大人的贡品,我会让它繁荣富强。」

「没错,这就对了。不过,绝不可减少不满声浪。因为不满的声浪,是迎接新王时最棒的调味料。」

「是。」卡斯邦登•二重幻影回答,对迪米乌哥斯指示的计画中未提到的一个问题提出疑问:

「顺便请问大人,那个女孩该如何处置?」

光听这样,迪米乌哥斯就懂了,初次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过去我曾以深不可测这句话形容过安兹大人……而事实的确如此。安兹大人为我准备了极其优-->">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