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OVERLORD_第七章 救国英雄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三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下 第七章 救国英雄

 

1

卡林夏的解放简单到令人惊讶。

这是蓝蛆里应外合、失去大恶魔亲信,以及比起都市规模,亚人类兵力不足等原因加在一起带来的结果。当然,双方都有许多人战死,但考虑到收复了这么大的都市,圣王国解放军受到的损害惊人地少。

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揹著终极超级流星,起了带头作用的宁亚。

虽然一方面也是因为希丝不出面,但装备起灿烂神弓的宁亚,有种鼓舞人民的威严。

而现在,宁亚站在讲台上,对广场里的观众热情诉说。

她说:这世上再没有像魔导王那样值得敬佩的君王。

解放了卡林夏,宁亚第一件做的事,是请求大家为了搜寻魔导王提供支援。

虽然得到蓝蛆的协助,又从亚人类俘虏身上收集到了亚伯利恩丘陵的情报,但像是物资、情报、经验等等,缺的东西还太多了。

若是有好几次机会还另当别论,但要重复派遣搜救队前往敌营很有难度。换言之,必须一次成功。既然如此,再怎么准备也不嫌多。所以宁亚才会活用解放了卡林夏,有更多民众获救的状况,以寻求多样化的力量。

只不过,没有人会说帮忙就帮忙。即使收复了卡林夏,其他还有很多都市落入敌人手里,也有很多人受到囚禁,还有一些人不知道家人身在何方。为了打动这些人的心,宁亚才会解说帮助魔导王的好处。

然而,随着协力者逐渐增加,演说的内容一点一滴产生了变化。

来到宁亚面前,表示想听魔导王的事蹟的人,都是些受过魔导王搭救的人。这些人尝受过痛苦,为了抚慰无法愈合的心伤,想依靠强大的存在。

就了解魔导王的伟大这点而论,大家可以说是同胞。

因此,演变成宁亚愉悦地分享魔导王优秀之处的情况,可说是理所当然。

慢慢地,那些没有见过魔导王的人也开始参加集会了。是受过魔导王搭救的一些人邀请了亲朋好友。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如今大多数的听众甚至与魔导王没有任何瓜葛,只是想听宁亚怎么说。

面对这些人,戴着护目镜的宁亚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描述收复都市、与亚达巴沃的一战等魔导王的伟大事蹟。

在好几星期以前,宁亚还无法这样堂而皇之地演说。有好几次,众人的目光令她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头脑变得一片空白。然而由于在人群面前一再演说,她发现讲话不用装模作样,只需要描述自己一直以来所看到的魔导王的伟大形象时,宁亚就变得口齿伶俐了。

没错,甚至被人称为无貌的传道人。

因此————

「就像这样,魔导王陛下是无人能比的伟人!还有哪位大人物能像陛下这样爱民如子吗!的确,我明白各位想说什么!卡儿可•贝萨雷斯圣王女陛下也是位伟大的人物。但是————各位有听过哪位人士为了拯救外国民众,而做了这么多吗!这位先生!」

宁亚指著在前排听演说的一名百姓。

「您有听过吗?有哪位君王曾经因为外国人民受苦,而单枪匹马前去救援吗!」

「咦,啊,不,这个,我……没听说过。」

宁亚指出的男人吸引了众人目光,声音越来越小。

「说得好!就是这样!」

配合宁亚的赞美,站在讲台上左右两边,与她有同样想法的几个人,向回答的男人送上掌声。

宁亚看见男人显得有点害臊。

「我们实际上调查过,还有没有其他像这样的君王。但是,没有!哪里都找不到这样的君王!只有魔导王陛下!」

虽然有君王率领士兵解救邻国国难,但事实上的确没有哪个王单枪匹马投身战火。

「一国之君不顾危险,拯救外国平民,这种事前所未闻!魔导王陛下是唯一一位!」隔了一拍后,她重复一遍:「魔导王陛下是唯一的一位!这样的伟人才称得上真正的正义之王!」

「谁会相信啊!那是不死者耶!」

即使有听众对她这样质疑,宁亚仍能够露出温柔笑容回答。因为宁亚起初也是同样的心情,换言之,对方就是从前的自己。他只是不知道,只是所知有限罢了。

如同自己的视野变得开阔,宁亚也想让他的————不对,与他怀有同样心情的人也是,宁亚也想开拓他们的视野。宁亚抱持着这份心情,对听众诉说:

「没错!陛下是不死者!各位会感到不安也是当然的!不死者是可怕的怪物,这也是事实。我也丝毫无意说不死者的一切都是好的。大多数不死者都是邪恶的,是憎恨活人的存在,这点没有错。」

宁亚一面从现场气氛察觉出所有人都在认真听自己说话,一面坚定地说出结论: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如同天寒地冻的冬季里也有温暖的日子;理应枯死的树枝也会萌生小小的花苞;在黑暗夜空中,会有一道流星毫无预兆地闪耀。陛下他————————愿意拯救活人,他就是那样的不死者!在座当中想必有人听过获救者的说法,说不定在座当中就有人实际受过搭救。这些人的说法,将会证明我所说的话千真万确。」

确定听众当中没人反驳后,宁亚用沉重阴郁的神情说:

「……这次,亚人类打垮了那条坚不可摧的要塞线,大军蜂拥而入。悲剧只会发生这一次吗?各位认为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吗?」

听众的沉默充分说明了答案。

他们很想相信不会,但不可能相信。

「各位的不安,我也很能体会。在我们或各位的孩子这一代或许没事,因为大家目睹过悲剧,想必绝不会疏于戒备……但是!」

宁亚在这里加重语气。

「孩子的孩子,孙子的孙子————我们不能保证悲剧绝不会再度发生!谁能保证曾经发生过的事不会重新上演?所以我们也得未雨绸缪,再也不让侵略者突破那条要塞线。」

群众出声说「没错」、「说得对极了」。

「————看来有很多赞成的声音,但是到了大家孩子的孩子,孙子的孙子那一辈,那些只听过别人描述这场悲剧的人,还能维持这样强大的军事力量吗?各位认为他们会用多出至今两倍、三倍的兵力镇守要塞线吗?」

军费会压迫国库,但是用以吓阻敌人的战力很难表现出明确成果。

「我想在座各位当中,应该有人受过征兵,去过要塞。请这几位回想一下。一年到头都要消耗多出各位记忆三倍的粮食,各位不觉得对国库来说是一笔很大的费用吗?到了只能从纪录认识悲剧的世代时,王室还会继续这么做吗?」

等听众脸上浮现理解之色后,宁亚才说出结论:

「————所以我们需要魔导王陛下的庇护!」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找不死者!」

方才有过意见的男人高声喊道。

从刚才到现在都是同一名男子在唱反调,对宁亚来说,有这样的人在比较轻松。最难应付的状况是没人有反应。那样宁亚会担心大家有没有在听自己说话,有没有听懂。

也有协力者表示过意见,认为应该在听众当中事先混入几个这样的人,但宁亚拒绝了。同样地,也不安排暗桩。

「正是因为陛下是不死者。魔导王陛下拥有强大力量,最重要的是陛下能够永生不死,想必能活到孩子的孩子————甚至是孙子的孙子辈那代。」

「可……可是,我听说魔导王战败丧命了。」

「这个说法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前者很遗憾地是事实,魔导王陛下为了帮助弱小无力的我们,使用了无数魔法,消耗了大量魔力,以结果而言不幸败给了亚达巴沃。但后者不是事实,魔导王陛下并未驾崩,希丝的存在能够证明这一点。」

收复卡林夏的中心人物之一————希丝在最好的时机从舞台侧台登场。

从听众当中可以听见感动的叹息,或是崇拜地喊著「是希丝大人」。

「…………嗯。」

希丝抬头挺胸。

「她是女仆恶魔,过去曾是亚达巴沃的属下之一。然而在收复卡林夏之战,她站在我们这边。这是因为魔导王陛下从亚达巴沃手中夺走了她的支配权。」

许多民众都看过希丝在卡林夏收复战一个接一个猎杀亚人类的模样。称她为「大人」的人一定是直接受过希丝搭救。

希丝很受欢迎,即使大家得知她过去是服从亚达巴沃的女仆恶魔,但毕竟她容貌姣好,而且稚气未脱,这点影响很大。换个说法,就是很难对她抱持敌意。

宁亚曾经直接问过希丝:魔导王会不会是想到这点,才选择支配妳?希丝的答案是「有可能」。

「希丝已经受到魔导王陛下以魔法支配,只要陛下一息尚存,支配就会持续有效。换句话说,她的存在正是陛下仍然在世的证据!」

现场气氛一阵譁然,宁亚举起双手要大家稍安勿躁。她的话还没讲完。

「各位一定会想,为什么陛下不在我们面前现身。这我也不明白,只是,我不认为那位慈悲为怀的陛下会弃我们于不顾!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使得陛下无法即刻回到这边!这是出于陛下本人的想法,又或是因为陛下置身于危险的状况之中,我们都不清楚。正因为如此!」

在悄然无声的现场,她的声音大声回荡。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寻求各位的力量!寻求能够前去寻找魔导王陛下的力量。就算赌命闯完亚人类统治的丘陵地带,顺利找到了陛下,也不能说圣王国回报了陛下的恩情。这是因为就如同我刚才所说,魔导王陛下只是为了与亚达巴沃交手而来,却因为我们弱小而必须对付其他亚人类,消耗了陛下的力量,所以才会落败!」

宁亚发出更大的音量。

「即使如此————各位!我们还是应该报答前来拯救我们的大人物!独自一人前来拯救我们的大人物————因为是不死者,所以当他有难时就不伸出援手,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任何人只要想稍微报答魔导王陛下的恩情,我想请求你们各位。」

宁亚讲到一个段落,停顿一下。然后故意延迟一点时间才高声开口:

「我在寻求愿意与我一同帮助魔导王陛下的人士!不需要实际前往!技术也好,知识也好,什么都行!请助我一臂之力!恳请大家帮帮忙!」

宁亚低头致意后,身旁的希丝也稍微低头。

听众「哦哦」地叫了起来。

宁亚抬起头来,最后只说了这番话:

「……想必也有一些人听我这样说,仍然不能信任我。不过,可以请各位听听收复卡林夏之前就待在解放军里的人怎么说吗?这么一来,我想各位一定能够相信我没有在说谎。」



宁亚回到自己的房间,精疲力尽地坐进椅子里。

「您辛苦了,巴拉哈大人。」

慰劳她的人,是一名看来文静的————有点阴郁的女性。

年纪大约二十岁,以能够吸引男性目光的丰满胸脯与短发为特征。听说她原本留长发,是在俘虏收容所被剪掉的。

她隶属于宁亚成立的支援团体。由于协力者提过要求,希望能为支援团体取个名称,于是命名为魔导王救援部队。

这名女子的工作内容,是帮忙突然变得忙碌的宁亚打理身边大小事。

自从认识以来已过了半个月,经过这段期间,她对宁亚而言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因为她的工作能力————打扫、洗衣服、烹饪等等都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谢……谢谢妳。」

宁亚用女性拿给自己的溼毛巾稍微把脸擦过,冰凉的触感让发烫的脸感觉舒畅无比。

「呼~」宁亚发出像个大叔的声音,把毛巾放在桌上,视线望向立刻把毛巾收走的女性。

「那个,我每次都一直说,希望妳不要再叫我大人了。我并没有那么了不起。」

「怎么这么说呢?您在本国是魔导王陛下的代言者,又为了陛下而率先行动,不称您一声大人就太失礼了。」

比自己年长的女性跟她这样说,会让她有点伤脑筋。

不习惯担任领导地位的人,似乎很容易有这种烦恼。

真要说起来,宁亚并不是什么代言者。应该说自己怎么会当上了代言者?

她觉得躺在长椅上漫不经心地看着这边的希丝,似乎还比较适任。

归根结柢,只要用客观的角度去看,谁都知道魔导王很伟大。宁亚只是讲出理所当然的事情罢了,怎么好意思称为代言者。而且她也不觉得自己有谈到组织的信念或见解。

第一个付诸行动的是自己,但她完全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那么我就此告退。还有,贝尔川•莫洛先生表示想见您。」

「我明白了,可以请妳叫他进来吗?那么今天辛苦了。」

负责照料宁亚的女性鞠躬后离开房间,换成一名男子进来房里。照料宁亚的女性对男性怀有排斥感或恐惧感,共处一室会让她不舒服,因此两人才会交替著入室。

「巴拉哈大人,抱歉在您疲惫时打扰您,可以占用您一点时间吗?」

贝尔川•莫洛。

这名四十五岁上下的男子头顶开始有些明显稀疏,体格健壮。

莫洛家原本世世代代在颇有地位的贵族豪门当管家,他本身也有过从事管家的经历。因此宁亚想让他活用其力量,于是请他在支援团体中担任类似祕书的职务。

一成立组织就能认识像他这样的人物,实在是件幸运的事。如果没有认识他,宁亚大概年纪轻轻就要长白头发了。

「不会,没关系,有什么事吗?」

「是,容我直接进入正题,向您报告。目前隶属于支援团体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三万人。」

「啊,那真是太惊人了!现在竟然有这么多人了解魔导王陛下的伟大!不,我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魔导王陛下真的是一位了不起的伟人!」

希丝也在不住点头。

这下隶属支援团体的人数,变得比一座小都市的人口还要更多。由于圣王国北境的居民约有三百五十万人,这就表示约莫百分之一的人隶属于他们团体。

「这些支援者提出请求,希望能有一个显示团体成员身分的,类似象征的物品。」

「原来……如此……或许……也有道理呢。」

「是,配戴个能代表所属团体的物品,总是能够带来安心感或连带意识。」

宁亚不住点头。能够拥有某种隶属团体的————与魔导王相关的物品,绝对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宁亚都想要一个了。

「既然这样,呃,请用最好的形式制作。只是,请不要因为捐款金额等等而有差异。」

「……非……认……援……会。」

宁亚勉强听见了连她敏锐的听觉都无法完全听懂的小小声音。

「希丝前辈,妳有说什么吗?」

宁亚向希丝问道。

「…………没什么。」

「……是吗?不过,如果我讲错了什么关于魔导王陛下的事,要纠正我喔。」

宁亚将视线移回贝尔川身上。最近越来越多人即使被她的眼力盯着也不会吓到,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那么关于这件事,就请试着着手制作看看。再来是……可以告诉我接下来的预定行程吗?」

「好的,巴拉哈大人。大约两小时后,预定将举行支援者的集会活动『对魔导王陛下心怀感谢』。望能请您参加集会,向大家讲述陛下的丰功伟业。」

「我明白了。」

宁亚心情有点雀跃。支援者能够理解自己发现的理念「魔导王才是正义」,宁亚从他们身上感觉到团体意识与亲切感,而且她最喜欢跟抱有相同感受的一群人促膝谈心了。

「另外,还有人表示希望您去看看训练成果。您现在事情繁多,要我代您拒绝吗?」

团体组成了支援者亲卫队,正在进行严格训练。宁亚时常参加,希丝也有参与。

宁亚知道是因为大家弱小才会扯了魔导王的后腿,对她来说,努力变强是理所当然的事。如果宁亚参加训练激励人心,能让大家更有干劲的话,自己绝对应该参加。

「不,请让我也参加。」

「大家一定会很高兴!……虽然简略,不过想向您报告的事项差不多就这些了。在支援者集会开始前————考虑到准备时间,请您好好休息个一小时。」

贝尔川低头一鞠躬,就离开了房间。宁亚只以目光送行,从椅子上起身,走到躺在长椅上的希丝跟前。然后自己也躺下来,像用身体压扁希丝一样抱住她。

「…………乖喔乖喔。」

个头比宁亚矮的希丝,像母亲哄小孩般轻轻抚摸她的背。

「我们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去找魔导王陛下?从那时到现在,少说已经过了一个月耶……」

搜索圣王国东部的人员没能找到魔导王。虽然不能肯定绝对没有遗漏,不过魔导王的坠落地点大概不会错,就在亚人类的居住地亚伯利恩丘陵。所以要做好准备才能动身,但实在花太多时间了。

背叛了亚达巴沃的三千只蓝蛆当中,有二千八百只与王子一同前往魔导国,剩下大约两百只前往丘陵为宁亚收集情报,但结果也还没出来。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我知道!可是,可是……」

宁亚更用力地抱紧希丝,紧紧贴着她。希丝身上散发出红茶般的香气,宁亚将它吸进鼻子里。

只有希丝的存在能安抚宁亚的不安。

因为她人在这里,证明了魔导王还活着。

「…………不要紧,安兹大人为人宽宏大量。」

「是啊,妳说得对,希丝前辈。」

「…………所以要增加更多支援者,拟定绝不会失败的搜索计画。」

「是啊,妳说得对,希丝前辈。」

「…………这样做安兹大人会很高兴。」

「是啊,妳说得对,希丝前辈。」

「…………宁亚,我满喜欢妳的。看习惯了,就会觉得妳的长相满有味道的。」

「……味道…………对了,希丝前辈不能外出,也一定觉得很无聊吧,不如下次我们两个一起出去玩如何?」

希丝那仿佛精雕细琢的稀世美貌,会吸引人群的目光。然而一旦人们知道她的真面目其实是女仆恶魔,目光立刻变成恐惧与警戒的视线,大多都会被一种「妳想拿我的灵魂吗!」的夸大妄想吓得失去理智。虽说这是因为传说中恶魔会化身为美女,试着签署契约夺取灵魂,但宁亚觉得就算是恶魔也会挑对象。

更何况希丝是那样宽宏又慈悲的魔导王的属下,而且是难度一百五十的女仆恶魔,不可能会想要随便一个小老百姓的灵魂,还特地去诱惑他。

即使如此,宁亚还是不想惹麻烦,况且为魔导王效力的希丝若是受到危害,作为随从侍奉魔导王的宁亚会没脸见主人。虽然她明白希丝那样强悍,当然不可能有人伤得了她。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宁亚大多请她躲在屋子里。只不过如今组织人数越来越多,只要是在支援者聚集的地区,想必不会有问题。

「…………不错,我去,当作练习。」

「那就先做准备吧,这件女仆装有点显眼……可以换上普通的服装吗?」

「…………博士……咳哼。没问题,我想跟妳借。穿搭随便妳。」

「……抱歉,从来没有人陪我一起出门,我对服装也没兴趣,所以对穿搭一点自信也没有……」

希丝温柔地拍拍宁亚的肩膀。乍看之下面无表情,但宁亚能从她脸上看出慈母的温柔。于是希丝竖起拇指,指著自己。

「…………包在我身上。」

「真的吗?」

后来,宁亚发现希丝的品味其实意外地不差。



收复卡林夏后,卡斯邦登的工作顿时变多了。这是因为有获救的一群新血加入,他必须着手设计更细微的组织结构。再加上情报量暴增,若是考虑到确认或分配的问题,会非常花时间。

如此忙碌的卡斯邦登,身边只有一名圣骑士担任贴身护卫。

虽然不够用心,但是圣骑士懂得读写或算数,可以主持祭祀仪式,在治安维持方面又具有优秀能力,不能让这样的人才只做护卫工作。就这层意义而论,将蕾梅迪奥丝安排在身边大概最有效率,不过考虑到她的精神状态,目前让她与多名圣骑士勤奋进行训练。

当两人带回葵拉特•卡斯托迪奥的首级时,她发狂错乱到引发了严重骚动,闹到以为要出人命了。即使现在已经镇静下来,大家仍然是提心吊胆著跟她相处。

老实说,光凭自己一个人是绝对处理不来的,自己必须感谢提供智慧的大人才行。卡斯邦登一面怀抱着更深的敬意,一面动笔处理工作。

这可以说是为了将来做练习,不过还真是麻烦的工作。卡斯邦登将怨言藏在心里,贴身的圣骑士不知道是不懂得察言观色,还是实在憋不住了,向他说道:

「————卡斯邦登王兄殿下,宁亚•巴拉哈那件事,继续放任不管真的好吗?」

卡斯邦登明白到这个问题的含意,眼睛没离开文件,用疲倦的神情笑了。

「没办法啊,就放著吧。还有,叫我殿下就好。」

「谢殿下。不过您说没有办法,是指?」

看圣骑士似乎无法接受,卡斯邦登从文件中抬起头来,与他四目交接。

「当我们施加压力阻止她的行动时,你认为会事情会如何发展?」

「我认为不会怎么发展,殿下,她的所作所为会对国内造成分裂。」

「原来如此,那么她的讲道————我不知道能不能这样说,总之你有听过吗……看样子是没有了,那你应该是看过她的讲道内容统整成的文件了吧。那么我先问你……里面有谎话吗?」

看圣骑士在试着回想,卡斯邦登说出答案:

「她没撒谎……如果有的话还好。话说回来,只要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去查证她的言论,就会发现几乎都能证明属实。魔导王的确让他们重获自由,是单枪匹马夺回都市的英雄。」

卡斯邦登拿起放在桌上的杯子喝口水润喉,接着说下去:

「不只如此,宁亚•巴拉哈还是对解放卡林夏有所贡献的英雄,这件事我们已经大规模发表过。为了避免介绍女仆恶魔————魔导王的属下,让世人对魔导王的评价继续提升,我们有点过度赞美她了。况且她的装备的确就像个英雄。」

她持有向魔导王借用的弓,又穿起那个豪王巴塞的铠甲,一身扮相只能以英雄来形容。

「现在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们如果施加压力阻止这样的她,世人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们?他们不会觉得因为不利于圣王家,所以我们想堵住英雄的嘴吗?」

「怎么会……」

圣骑士嗫嗫嚅嚅地否定,但表情比千言万语更说明了事实————他也明白到事情会那样发展。

「如日方升的英雄与江河日下的圣王家,民众会信赖的是————」

「————殿下!请您千万别这么说。」

「抱歉……好了,除了这点之外,假如我们妨碍她讲道,谁知道魔导王的女仆恶魔会做出何种行动。」

「呜!」

圣骑士脸孔发僵,卡斯邦登露出坏心的表情。

「呵呵,受到那个女仆恶魔保护,就表示她在这座都市里拥有最强武力喔?想从正面以武力压抑她太危险了。所以只能维持现状。我明白你的不安,但是怎么做都不是好办法。」

咚咚敲门声传来,一名待在外面的军士进来房里。

「王兄殿下,副团长阁下来此求见。」

「立刻让他进来。」

大概是听到了这个声音,在外面待命的古斯塔沃立即进来。些许紊乱的气息,证明了他是一路赶来的。

「属下失礼了,卡斯邦登王兄殿下!」

古斯塔沃的工作种类比卡斯邦登更复杂,更忙碌,因此他现在很少亲自过来。正因为如此,卡斯邦登知道发生了麻烦事。因为这就表示古斯塔沃带来的,是他自己无法应付的棘手问题。

「我每次都重复一遍,你不用跟我客气。还有如果在场只有我们几个,你不用这样鞠躬哈腰的。言归正传,看你这么急,必定是急事吧?」

「是!侦察兵发现有多达五万的大军高举南境贵族家族的纹章旗,往这座都市进军!」

「原来如此……莫非是南境军势击灭了亚达巴沃的亚人类军?总之先命令兵士就战斗位置,就说是因为不能肯定南境军队并未遭到亚达巴沃操纵,要有所提防。」

「是!」

「除非对方动手,否则我方绝对不可攻击。如果对方想与我面谈,就带到我这里来。然后————」卡斯邦登转向圣骑士。「————请你担任迎宾负责人,做好准备。假如我猜得没错,应该会需要接待几位高阶贵族,他们可能会喜欢的酒食也不要忘了。」

两人回答「是!」就离开房间。卡斯邦登一边目送他们的背影,一边低语:

「好了……时机成熟了吧?」



「话说回来,真高兴你们能来,保迪普侯爵、柯恩伯爵、多明格斯伯爵、格拉内罗伯爵、兰达鲁泽伯爵,以及桑兹子爵。」

「哎呀,王兄殿下平安无事,真是万幸!」

「可不是吗!可不是吗!我一直挂念著您的安危呢!殿下!」

干杯结束后,面对用葡萄酒润过喉的南境贵族一行人,卡斯邦登重新祝贺双方平安无事,面带笑容一再寒暄。

贵族说起近况,谈起自己的辛劳。卡斯邦登只负责听,因为他们只不过是在讲自己有多辛苦————主张自己如何为圣王国竭诚尽忠。

柯恩伯爵喋喋不休之后,忽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向卡斯邦登问道:

「————哎呀,王兄殿下?您给人的感觉似乎变了一点?」

「噢,这是当然的了。您知道亚达巴沃在北境一直以来都做了什么吗?那些经历使我的内在也有了大幅转变。岂止如此,我想在各位看不到的地方,恐怕变得更多……不觉得这边瘦了一些吗?」

卡斯邦登指指自己的腹部,对方回以开朗的笑声与一句「似乎确实如此」。同时,贵族的眼中蕴藏起些许锐利光彩。

卡斯邦登没有看漏这点,瞬间察觉到他们是在拿过去与现在的卡斯邦登做比较,品头论足。

他们虽然立刻巧妙地隐藏起来,但卡斯邦登知道他们还在比较。

卡斯邦登希望他们觉得什么都没改变。必须尽量避免战后贵族对圣王家有所介入。

「……不过,各位是各大家族的当家,参加了这次的战役,为了解救圣王国而义无反顾,我卡斯邦登真不知该如何道谢。」

「您说这什么话!殿下,我们这些当家作为侍奉圣王家之人,出战是天经地义的事。不,如果有人好手好脚,却不参加关系到圣王国生死存亡之战,那根本没资格当贵族!」

各个贵族当家不住点头。换言之有某个家族的当家没有参战,而那个家族对他们而言大概是政敌。

很遗憾,卡斯邦登了解得还不够多,不知道哪些贵族家族之间交恶,这算是他用功不足。

现在最好别乱跟他们做口头约定,但不表现出优待他们的态度又怕出错。墙头草总是惹人厌。

「诸位对圣王家的赤胆忠心,有必要大力传扬,我甚至认为必须载入史册。」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表情显得最高兴的,是在场贵族中年事最高,头发金白交杂的保迪普侯爵。

因为已经拥有地位与权势,所以接下来想要名誉了。至于其他人比起这个,大概比较想要奖赏吧。这是当然了,他们派出了大军,会想要相应的回报也很正常。

卡斯邦登正在对口头上推辞的侯爵花言巧语时,面有菜色的桑兹子爵抓到对话中断的时机,难以启齿地问道:

「王兄殿下,有件事想请教,就是圣王女陛下究竟怎么了?听闻陛下已经驾崩……」

「这是事实。」

听到卡斯邦登回得干脆,桑兹-->">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