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OVERLORD_第六章 枪兵与弓兵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三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下 第六章 枪兵与弓兵

1

宁亚离开卡斯邦登的房间,首先前往的地方是弓箭训练所。在那里等宁亚回来的部下很快就聚集过来。

他们包围着宁亚,七嘴八舌地关心:「巴拉哈小姐,会议结果怎么样?」、「我们随时都能动身喔。」宁亚将会议的情形告诉这些同伴。

宁亚讲到发生了什么事,讨论了什么内容,然后结论是什么;将会议上发生的事全都告诉大家。

他们有很多人以狩猎维生,具有高度野外求生能力。即使是他们,对卡斯邦登做出的结论也只能懊恼地点头。就他们所说,搜索丘陵的难度看样子相当高。

这么一来,想尽早派遣搜索队果然有困难。只是他们决定至少简单地在圣王国疆域内————从此地到要塞线之间的东边地区巡视一下。因为魔导王坠落地点不明,说不定是落在圣王国内。

身怀游击兵技术的几人自愿参加。

宁亚也很想参加,但她几乎不具有游击兵的技术,与他们同行只会碍手碍脚。

要救出助一臂之力解救外国人民的正义之王,自己这个随从却无法前往,不忠诚的行为令宁亚痛苦如撕心裂肺。

她恨不得能像那时的蕾梅迪奥丝一样大声吼叫,但那样做也没有用。

宁亚告诉大家,她会去向卡斯邦登请求准许探索领土,但自己不会同行。

「交给我们吧,巴拉哈小姐。」

「是啊,既然要寻找的对象是恩重如山的魔导王陛下,我们会睁大眼睛,一点线索都不会看漏!」

「好的,各位。等王兄殿下准了,千万,千万拜托大家了!」

宁亚一鞠躬,低下头去。

「那么巴拉哈小姐,剩下的人要做什么才好?怎么做才能帮助到魔导王陛下?」

承受到众人的热情视线,宁亚不禁高兴起来。

即使目睹到那幕光景,仍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认为魔导王死了。

(就是啊!魔导王陛下不可能会死!陛下绝对在等我们救援……大概吧……)

宁亚无法想像那位绝对强者会需要等他们救援。当他们找到魔导王时,搞不好他正以亚人类或恶魔堆积如山的尸体当背景,优雅地喝葡萄酒小歇。

「好!那么剩下的各位就来做训练吧!因为弱小就是罪恶嘛!」

没错,现在这一刻宁亚能做的,顶多就是训练了。她必须变强,这样下次才能多帮上魔导王一点忙。要是自己与大家够强,事情也就不会这样,体现正义的魔导王就不会落入那种状况了。

「好!」

众人气魄十足地大声呼应,因为他们明白宁亚所说的「魔导王才是正义,弱小是罪恶」才能有这种气势。这支部队刚成立时,很少有人同意宁亚的说法;但宁亚说了几次后,有越来越多人能够理解。

「那么我去晋见王兄殿下就回来!」

宁亚直接找卡斯邦登商量之后,立刻就获准派出搜索队。搜索队当天随即出发,然后过了三天。

她原本在想,如果搜索队成员选了一些各怀鬼胎的人选,事情会变得很复杂;但实际上,所有成员都按照宁亚的提议选出,早早就出发了。

这三天期间,都市内虽然有风声说即将收复卡林夏,但他们并未作为解放军实际行动,只是没意义地————虽然宁亚等人有在认真进行训练,也在逐渐传播魔导王陛下才是正义化身的思想————虚度光阴。

宁亚脸上浮现烦躁,将箭射入箭靶。

大概是焦急与愤怒的情绪让手出错了,箭刺进了稍稍偏离中心的位置。

换做平常,应该会有人讲句玩笑话,但没人找现在的宁亚说话。

原因出在宁亚的脸上。

不能为魔导王采取行动的烦躁,加上音讯全无令她无法安眠,结果造成了浓浓的黑眼圈与肿胀的眼皮,还有眉间挤出的皱纹等等,使她一张脸难以见人。正因为平常用护目镜隐藏表情,拿下护目镜时造成的震撼也就特别大。

宁亚的部下都很了解她的心情。即使如此,宁亚的脸还是可怕得让他们不敢靠近。

(————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导王陛下,魔————)

只有这个名词在宁亚脑中千回百转,奔流不息。

「————啊,真是够了。」

当她悄悄低喃,她发现低语声吓得周围同样拉弓的队友肩膀一震。

(————陛下。不行,我得冷静,我要冷静。才三天!从这里到东边圣王国疆域,就已经是很大一块范围了!我总不想吓到大家吧。)

宁亚摘下护目镜————听见正巧看向她的某人发出了小声惨叫————然后直接轻轻按摩太阳穴,想放松僵结紧绷的脸孔。

这时,宁亚听见有两道脚步声往训练场跑来。由于同时听得到炼甲衫(Chain Shirt)特有的锵啷锵啷声,她知道对方不是来做训练的民兵。圣骑士穿的是板甲铠,所以也不是。很可能是高阶军士,或者是同僚(随从)。

「随从宁亚•巴拉哈!」

宁亚将脸转向闯入者,现身的两名男子后退一步,叫道:

「干……干么!妳想怎样!」

有事过来的应该是你们吧。宁亚一边这样想,一边回应:

「喔,好久不见。谢谢你们反应跟平常一……不,好像比平常更夸张?」

两人都是随从,跟宁亚是同窗关系。话虽如此,宁亚并未跟他们讲过几句话,完全不了解他们的为人,但好歹还记得名字与长相。

宁亚认识他们,就表示他们也认识宁亚,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已经看惯了宁亚杀人魔般的眼神。这大概表示即使对他们来说,宁亚现在的表情仍然够恐怖吧。

说到这个让宁亚想起来,他们原本受囚于俘虏收容所,后来才受到解放。

「是……是啊。妳平常没这么————没露出这种好像憎恨全世界的眼神……没有吧?呃,不,也许有?」

宁亚先揉揉脸再说,看来护目镜最好还是别拿掉。

「……呃,对不起。那可以告诉我你们要做什么了吗?」

「啊,不是,是卡斯邦登王兄殿下找妳,说希望妳立刻过去。」

「王兄殿下?」

王兄为了什么目的呼唤自己,宁亚可以想到很多答案,但没有一个能让她满意,只能祈求是为了好事叫她。

「知道了,帮我告诉殿下,我马上就去。」

宁亚回答,但他们似乎无意离去。宁亚觉得讶异。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是有点————我不是说表情,该说是散发的气质吗?觉得妳给人的感觉有点变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希望是好的意思……不过会变是当然的啊,大家都遇到了很多事。」

「是啊,说得对。真的是这样,巴拉哈说得没错。」

两人露出疲倦不堪的笑容,可能是释怀了,只说句「改天我们再聊聊」就离去了。

宁亚告诉偷看自己的部下,说自己要马上前去面见卡斯邦登,然后即刻动身。

卡斯邦登居住的房屋本身跟之前是同一栋,不过让人领进的房间不同。

因为直到上次晋见时使用的房间,在亚达巴沃出现时,墙壁遭到破坏而开了个大洞。

在走到房间前,即使装备着护目镜也能畅行无阻。

通行时也完全不用将揹在背上的弓交给人员保管,不知是因为受到信赖,抑或是对方顾虑到弓是向魔导王借用的。

「卡斯邦登王兄殿下,随从宁亚•巴拉哈晋见。」

室内有卡斯邦登坐在椅子上,以及两名圣骑士站着————是蕾梅迪奥丝与古斯塔沃。宁亚即刻单膝下跪。

「来得好,我在等妳。喔,无妨。妳别在意,起身吧。」

宁亚听从指示,站起来后问道:

「非常抱歉让殿下久等了,请问殿下有何吩咐?」

「在问这之前,随从宁亚•巴拉哈,拿下妳遮脸的道具。」

古斯塔沃对宁亚提出合情合理的要求,以常识来想,他讲得一点也没错。

「是!小的失礼了。」

宁亚摘下护目镜后,古斯塔沃稍稍睁大了眼睛。

「……喔,妳身体不舒服吗?是不是该给诸位神官看看?」

「不,小的身体状况还过得去。」宁亚懒得解释,直接进入正题。「……那么,敢问殿下有何吩咐?」

「关于这件事……我想另外请一名人物参加我们四人的讨论,我这就叫那人过来,妳能够不要太过惊讶吗?」

宁亚视野边缘捕捉到蕾梅迪奥丝厌恶的表情。既然是会让自己团长一脸厌恶的人,那应该与亚达巴沃有所关联。无意间,「女仆恶魔」这个字眼重回宁亚脑中。

在卡斯邦登的吩咐下,古斯塔沃打开隔壁房间的门,对屋里出声呼唤。

然后现身的是个异形存在,她也知道那是什么种族。

是蓝蛆。

这种种族具有油亮的外皮,但不同于外貌,并不会散发出任何异味,顶多只有一丝丝难以察觉的血腥味。

亚人类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可能是察觉到宁亚的疑问,卡斯邦登开口:

「这位是使者阁下。」

意思是说亚达巴沃派使者来了?见宁亚忍不住暴露出敌对态度,蓝蛆动了动,像是紧张起来。

「且慢,随从巴拉哈。妳似乎有点误会了,他不是亚达巴沃的使者。正好相反,他是谋反者派来的使者。」

「咦?」

宁亚不禁低呼一声,卡斯邦登好像就在等她这个反应,咧嘴一笑。

「看来妳很惊讶呢,这也是当然的了,妳必定没想过有人会想反叛支配亚人类的亚达巴沃吧?但就是有。根据使者阁下的说法,似乎并非所有亚人类都对亚达巴沃心悦诚服。他说就像他们蓝蛆,也有某些种族是因为相当于王族的统治阶级被抓为人质,不得已才协助亚达巴沃的。而他们的要求,就是希望我们能救出人质。对吧?」

「正是。」

一个陌生的女性嗓音,让宁亚吃了一惊,扫视室内。她的视线不敢置信地停在蓝蛆身上,那声音就算说是人类也不会引人怀疑。

这具令人生厌的身躯,有哪里能发出人类般的声音?

这是蓝蛆族拥有的奇特技巧之一,抑或是来自魔法的力量?

「我等珍视的大人物,受囚于你们人类称为卡林夏,从这里往西南约五天路程的都市。我等的要求,就是希望你们能救出那位大人。」

宁亚脑中描绘出圣王国的地图。

从地图判断,蓝蛆解释的都市的确是卡林夏。虽然她觉得与其说是西南,应该比较偏西南西,又怀疑怎么会需要五天路程等等,不过应该都在误差范围内。

但有一件事她不明白,就是,为什么要把这事告诉自己?

宁亚还来不及思考个中原由,卡斯邦登先说出一件令人惊愕的事。

「所以,巴拉哈小姐。我们决定与他们联手,对抗亚达巴沃。」

咦?宁亚怀疑起自己的耳朵。这种称为蓝蛆,连表情都无法分辨的怪物般种族,真的值得信赖吗?

「我等屈服于亚达巴沃的强大力量而俯首称臣,担任那恶魔军队的一翼,也入侵了这块土地,然而我等获得情报,得知作为人质留在丘陵的部族王已遭恶魔所杀。因此就剩另一位大人,作为服从的证明而沦为阶下囚的王子……由于上届君王已遭杀害,现在王子就是新王,只要你们能解救那位大人,我等愿意协助你们。」

是因为不需要两个人质,所以杀掉一个吗?抑或是基于更符合恶魔性情的理由遭到杀害?宁亚没聪明到能猜得出来,不过现在重要的只有一点,就是他们的王惨遭杀害了。

「话虽如此,但我等打算让新王逃往亚达巴沃魔掌无法触及的地方,因此无法派出最精锐的近卫兵协助你们;不过其他人……其余被亚达巴沃带来的三千士兵将与你们共同应战。只要有王与一只母的,我们种族就不会灭亡,因此士兵可为你们死战无妨。」

「就是这么回事。关于我认为战胜亚达巴沃所必备的条件,妳应该也是知道的,不过与其以战斗减少亚人类人数,不如令其背反,损耗的资源较少。再说他们提供了我方重要情报,我们已经做过确认,刚刚才回收完成。」

卡斯邦登露出笑容,接着如此说:

「我们已经确定这次情报外流不是亚达巴沃军的陷阱,因此反而成了对蓝蛆的最终王牌。因为一旦让亚达巴沃知道,蓝蛆想必将遭到肃清,而王子————新王也将遭到杀害。」

卡斯邦登在威胁蓝蛆「你们若是背叛,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作为领导者,这或许是应有的防人之心,但看到卡斯邦登若无其事地展现出这种冷酷性情,让宁亚感到有些害怕。

不过宁亚这时恢复冷静,心中涌起疑问。也就是为何要将这些事情背景告诉自己?

假如是想派宁亚去救出王子,命令一声就是了。宁亚的确是一支部队的队长没错,但终究只是个擅长弓术的随从。卡斯邦登没必要连详细作战内容都告诉她,但他却……

(……啊,该不会我仍然被视为魔导王陛下的随从?因为我一只脚踏进魔导国?)

也就是为了做做样子,说「本来是想请魔导王陛下一起听的」。或者是在之后见到魔导王时,可以让宁亚解释来龙去脉。

没错,宁亚还是魔导王的随从。

宁亚抬头挺胸,看到卡斯邦登因为她突然变了个样,而面露狐疑的表情。

「……好了,那么关于救出蓝蛆王子,我们得到的结论是在我们攻打卡林夏时,趁乱由蓝蛆救出王子的计画很难成功。」

「正是。」蓝蛆接在卡斯邦登后面说。「首先容我解释王子受囚禁的地点。副团长阁下,请你做补充说明。」

蓝蛆一边让古斯塔沃针对卡林夏城堡等方面做补充说明,一边解释原因。

首先,卡林夏是遍布一整座矮丘上的圣王室直辖都市,受到厚重城墙所保护。而位于它的西侧位置,建造于最高地势的巨大城堡就是卡林夏城。

由于当亚人类突破要塞线进犯时,卡林夏都市将是第一道防线,再加上邻近南北交易的分歧点,因此建造得比圣王国任何一座都市都要固若金汤。

而在卡林夏当中,平常闲置不用的城堡————专为固守城池而建造的城堡,也一样坚不可摧。

问题的重点,也就是蓝蛆王子被监禁的地点,是城堡里的一座尖塔。尖塔是为了做最后抵抗而设置,位于最深处,可说是卡林夏当中最难潜入的场所。

为了避免敌人以飞行方式入侵,这座尖塔没有窗户,必须经由从城堡延伸出的唯一一条天空走廊,才能进入塔内。

这座尖塔目前有着强悍的看守人————能够操使水之力量的食人魔近亲种族「水元素巨魔」,且不许蓝蛆接近;说是假如蓝蛆接近,无法预测王子会有什么下场。

但是如果在谋反尚未穿帮的状况下,守护者看到与蓝蛆毫无瓜葛的人类,不可能因此伤害王子。他们认为守护者反而会试图保护王子,因此才想借用人类的力量。

「而当战斗正式开打时,假如王子仍然受囚,我等当然只能与你们人类互相残杀,而且是被带到这块土地的所有同胞。这样一来……」

蓝蛆支吾其词,但后面不用说,大家也知道。

那样一切就太迟了。

蓝蛆因为是人类的敌人,才有拯救王子令其倒戈的价值。假如蓝蛆全数阵亡,人类也就没必要救王子了。

「战端开启后才将救助队送进去就太晚了,所以我们的结论是,在那之前先将少数精锐送入城内,尽可能祕密行事救出蓝蛆王子,才是最安全、成功率最高的方法。随从宁亚•巴拉哈,我希望妳担任这项作战的指挥官。」

「没办法,小的不可能办到。」

宁亚即刻回绝卡斯邦登的指令。

当面抗拒王兄这位最高指挥官的敕命,无论是就军队纪律或社会认知而论,都是不被允许的;但如果要讲常识,这项命令本身就不合常识,再怎么说也太强人所难。

「我就知道妳会这么说。但是,巴拉哈小姐,这对妳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交易。」卡斯邦登瞇细了眼。「他们表示会将自己所知的丘陵知识全部告诉我们,还会为我们介绍值得信赖的向导。」

宁亚短促倒抽一口气。

她很想咬紧嘴唇,但忍下来,不显露出感情。

「……请问这些话有多少可信度?」

「只要救出王子,蓝蛆将配合我方进军,从内部起义。这么一来,收复卡林夏将有如探囊取物。比起一般的攻城战,想必能俘虏到更多亚人类。至于哪些俘虏握有妳想要的情报,蓝蛆也表示会告诉我们。」

「我还没听到细节,」蓝蛆接在卡斯邦登后面说。「只听说妳想前往亚伯利恩丘陵;假如妳平安救出王子,妳就是我们全种族的恩人,我等不会反对与大恩人分享我们拥有的知识喔?反正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知识。」

对方讲得对极了,无从反驳。

(我如果拒绝,就是对魔导王陛下不忠。因为明明有机会可以帮上陛下的忙,我却因为贪生怕死而袖手旁观。)

冷静想想,似乎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只是————宁亚无意自杀。

「关于王子救助部队,请问谁将与小的同行?」

宁亚偷看一眼始终没吭声的蕾梅迪奥丝。

「我不去,因为我不会潜入技术。」

要这样讲的话,自己也一样。宁亚虽这样想,但什么也没说,观察卡斯邦登的神色。

「……我讲过好几次要她与妳同行,但她不答应。所以与妳同行的将会是一名俘虏……不对,应该称为协力者。」

「哼,那种东西,叫俘虏就够了。」

「……团长。」

「无妨,蒙塔涅斯副团长。可以请你带她过来吗?」

「是!」留下一声回应,古斯塔沃就离开了房间。同时,蓝蛆使者也出了房间。看来高层不想让外人知道协力者的真面目。

古斯塔沃很快就回来了,但不是一个人。他带了一个全身被锁链缠住的陌生少女过来,比宁亚更娇小纤瘦。从面孔五官推测,年纪应该比宁亚小。

少女围着深绿与土黄等颜色复杂重合,花样独特的围巾,穿着奇特的女仆装。

其容貌极为端正,即使一只眼睛遮起,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

这让宁亚突然想起苍蔷薇的伊维尔哀说过的话,能够很肯定地猜出她的真面目,但还是谨慎地问道:

「王兄殿下,她是什么人?」

「……妳应该已经猜到了吧?她就是出现在这座都市的亚达巴沃的女仆恶魔之一。」

宁亚僵住了,猜是猜到了,但还是不由得吓了一跳。因为难度一百五十,换言之就是怪物中的怪物,人类无法战胜的存在就在眼前。

只是即使如此,有一件事令宁亚惊讶。

那就是纵然面对绝对无法战胜的怪物,自己依然如故,怀着激烈的憎恶之情。

作为生物的层次差这么多,自己仍然能怀有这种感情,不知是因为这个女仆恶魔没有散播恐怖氛围,抑或是出于自己对魔导王的忠诚。

无论是哪个原因————宁亚将对于女仆恶魔的憎恶沉入内心深处,不让它显现出来。

只要一松懈,宁亚就会想对让魔导王这样英明的王败给亚达巴沃的原因之一破口大骂。但只有蕾梅迪奥丝将手放在圣剑上,卡斯邦登与古斯塔沃并没有什么特别举动。

他们必定是判断眼下没有危险性,否则绝对不会让她与王兄共处一室。

「…………杀人魔少女,不用怕。现在的我效忠的对象不是亚达巴沃,而是安兹大人,不会攻击你们。」

「我不信。」

宁亚一边对「安兹大人」这个称呼感到一阵恼火,一边鄙弃地说。但女仆恶魔仍以平坦的语气回话:

「…………不信也没关系,我只是说出事实。」

「巴拉哈小姐,是这样的,看来在那场战斗中,魔导王陛下似乎从亚达巴沃手中夺得了她的支配权。」

宁亚微微睁大眼睛。

女仆恶魔加上亚达巴沃————周围遭到这么多人包围,竟然还不是杀死敌人,而是采用夺走支配权的战斗方式?

宁亚对魔法所知不多,不知道那会有多困难。以个中意义来说,是否就像一边夺走那样强大对手的装备品一边战斗?如果是这样,那实在是魔导王才能办到的高超技巧。

宁亚怀抱着强烈的尊敬之念。

但此时她产生了两个疑问。

她原本天真地相信如果是魔导王,这点事情一定难不倒他;但女仆恶魔真的受到支配了吗?这是一个疑问。她会不会其实没受支配,只是在亚达巴沃的命令下假装受到支配?

而另一个疑问是————

「……我明白妳效忠于魔导王陛下了,但妳为什么在这里?是因为被锁链绑住了吗?」

「…………不是。」

女仆恶魔一使力,粗锁链便发出讨厌的叽叽声。

「住手!」

杀气腾腾的蕾梅迪奥丝一怒吼,声音戛然而止。

「…………连魔法都没施加的普通铁链,就连我都能扯碎。」

「那么为什么?妳不离开这里,赶赴魔导王的身侧吗?」

宁亚在想,凭著恶魔的直觉,或者是受到支配的恶魔的能力,说不定能知道魔导王的所在地点,所以不动声色地问了一下。女仆恶魔淡淡回答:

「…………因为这是命令,那位大人最后给我的命令是帮助你们。所以我会在我不会死掉的范围内努力。」

「咦!」

宁亚大感惊愕。

(……魔导王陛下是为了将女仆恶魔纳入支配,而来到我国的,为了获得女仆恶魔的战斗力,以进一步强盛魔导国。既然这样,对女仆恶魔下的第一道命令,应该是前往魔导国才对。但陛下却……多么仁慈啊……还有第二个君王能对外国国民这样慈悲为怀又宽宏大量吗?不,不可能有了。只有魔导王陛下是特别的存在,那位大人正是正义!太棒了!我的想法完全没错!)

宁亚眼中险些堆积起滚烫液体,拚命忍住。

「……呃,不会死掉的范围是指?」

「…………我不要跟亚达巴沃交手,要是与那个对峙,连逃跑都有困难。」

原来如此,宁亚恍然大悟。卡斯邦登应该已经仔细调查过她说的话是真是假,所以才会把她带来。

「所以要让这个恶魔与小的同行,是这个意思吧?」

「正是。虽然我们也想过由她担任使者前往魔导国,但比起这事————呃————等那个结束后,请人帮助获得情报后,我们要派遣搜索队前往……呃————那里,所以不如让她加入搜索行列比较好,因为危险性应该很高……妳选任的成员在这边进行搜索,似乎还没找到,所以应该可以确定是坠落在那边。」

卡斯邦登讲话不清不楚,总觉得指示代名词好像太多了。

宁亚偷瞧一眼,看到女仆恶魔表情文风不动,连一点忧心的氛围都没散发出来。

当然,这个女仆恶魔可能不知道魔导王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根本没想像到魔导王或许陷入了危险状况;但她的面无表情让宁亚非常不愉快。

最重要的是,她这种恶魔怎么可以过度亲暱地叫什么「安兹大人」。

不,绝对不可以!宁亚强烈地如此想。就连自己都没这样装亲暱地称呼魔导王了。

「————拉哈小姐?」

「啊,是!」

糟糕。宁亚脸变得有点红,看来对女仆恶魔的不快感受让她有点恍神了。

「怎么了?有什么让妳在意的事吗?」

「啊,没有!小的只是在想,出发进行搜索才过了三天就断定没有坠落在这边,是否有点操之过急……」

「原来如此,妳说得确实没错。但为了以防万一,事先做好准备还是比较好吧?」

「殿下说得是。」

「好。那么女仆恶魔小姐,这是我第三次与妳谈话了,就是发现当天、昨天,以及今天对吧。」

女仆恶魔不发一语,凝视著卡斯邦登。

「如果我说希望妳潜入某个大都市,救出被囚禁于那里的人,妳愿意提供协助吗?」

「…………就像我昨天说的,我会帮忙。」

「喔,是吗,我知道了。那么不好意思,可以请妳回原本的房间吗?蒙塔涅斯副团长,拜托你了。」

古斯塔沃将女仆恶魔带走,一个人回来后,众人再次开始讨论。

「巴拉哈小姐,我不知道有没有必要跟妳说这么多,但当我派妳潜入卡林夏时,对情报的了解也有可能影响到作战的成功与否。因此,我要将几件事告诉妳,首先是关于亚达巴沃。」

卡斯邦登将从女仆恶魔那边问来的情报告诉宁亚。

听女仆恶魔所说,她对亚达巴沃知道的很少,应该说几乎一无所知。就连亚达巴沃具有多大能力,哪种攻击为弱点都不知道。而且她也不知道现在亚达巴沃在进行什么计画,有什么目的。

女仆恶魔只是告诉他们,当亚达巴沃身受重伤时,要花很多时间才能痊愈。据说就像容器越大,当里面的水减少时,得花越多时间装满。

就这样,宁亚得知了亚达巴沃、亚人类与其他恶魔的情报等等后,向卡斯邦登提出从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我们能信赖她到什么程度?」

「完全不能信赖,杀了比较安全。」

蕾梅迪奥丝如此说。

宁亚满想问她:「妳打得赢难度一百五十的女仆恶魔吗?」但硬是忍下来,听卡斯邦登如何判断。

「很难信赖她,说不定这是亚达巴沃计谋的一部分。也许她是密探,用来预防飞飞或是其他说不定能对抗亚达巴沃的人出现。」

大概是这样,所以在带女仆恶魔过来时,他才会请蓝蛆使者离室,讲话时指示代名词也才会变多。

「我说了,把那个杀了比较好,这样就能解除一项不安。」

「的确,卡斯托迪奥团长,这也是一个办法。然而女仆恶魔目前的支配权,也很有可能真的在魔导王手里。因为对于亚达巴沃本人的情报,她并非信口胡诌,而是回答不知道。可是若是如此,她完全没问我们魔导王怎么了,似乎又有点蹊跷……嗯————不过妳不是答应魔导王,愿意将那个女仆恶魔的支配权交给他吗?在这种情况下,假如知道我们杀了女仆恶魔,对方可是会把我们当成言而无信的国家喔?今后若是发生什么状况,也许再也没有国家会帮助我们。」

「那家伙不是被亚达巴沃杀了吗?」

听到蕾梅迪奥丝这样说,宁亚目光低垂,按捺住激烈的怒火。她甚至觉得多亏有蕾梅迪奥丝,让自己越来越懂得控制情绪。

「我们没能确认这一点,正因为如此,我想利用她救出王子,做个试探。就算万一她背叛让情报外泄,也只有蓝蛆会遭到肃清,减少亚人类的数量。我们则能够赶走试图潜伏的老鼠,好处多达两项。如果成功,高兴就是了。」

可以也请你别忘了潜入敌营者的性命吗?宁亚在心中嘟哝。

「殿下是否有问出那个女仆恶魔的弱点?假如要与她同行,当她背叛时,最好有办法可以应对。」

「这方面倒是没问到。」

卡斯邦登脸上浮现苦笑,宁亚也一样地笑。

就算对方有回答,又有什么方法可以确认?也许从外观看不出来,更不可能实际试试。

「反正我们并没有她的支配权,她终究只是接受魔导王的命令协助我们罢了。」

事到如今不用古斯塔沃来说,宁亚与卡斯邦登都很明白。在场顶多只有一个人没搞懂。

「那么潜入部队就是我与女仆恶魔,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人员受到选拔吗?」

「关于这点,假如妳那边没-->">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