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OVERLORD_第四章 攻城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三卷 圣王国的圣骑士 下 第四章 攻城战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linpop×真妹控

录入:kid

===========

1

时节离冬季结束尚早,空气沁寒。然而,他并未感觉到多少寒意,多亏了包裹周身的体毛。光泽亮丽的黑色体毛覆蓋全身,外面再穿上衣服,就能形成强劲的隔热效果。纵然身穿金属铠甲,也不致发抖受冻。

然而,另一个不同的理由让他浑身发抖。

是怒气。

是强烈到可以改称为愤怒的怒火。

他不禁发出肉食动物的低吼声,然后羞耻地啧了一声。

因为以他————人称兽身四脚兽的种族而言,如野兽般低吼表示此人不懂得控制情绪,不是成年人该有的行为。

只不过,这种观点仅限他的种族。

假如有人听见这声低吼,那紧紧咬合的尖锐獠牙之间冒出的低沉吼声,或许会令那人心惊胆寒,吓得无法动弹。

他转过身去,背对刚才眺望的人类都市城墙,返回自军阵地。

有亚达巴沃这个力敌万人的支配者立于众军之上,各类种族聚集其麾下,但众人每天都为了一些无聊小事起冲突。

十万以上的亚人类联军,大致上被分成三军。

一支是与圣王国南境军队僵持不下的四万兵士。

一支是防卫、管理圣王国俘虏收容所的五万兵士。

一支是探索北境之地,捡拾各种物品等等,处理此类杂务的一万兵士。

而来到此地的,是从驻守俘虏收容所的五万中挑选出的四万。

数量如此庞大,待在这座阵地内也当然不免躁动。不过只有这时候,没有任何家伙跑出来挡他的路,他不用停下脚步,也不用放慢走路速度。

天底下哪里有人敢站在滚动的巨石前面?

在场没有任何人的精神那般坚强,敢妨碍浑身散发霸气的他。

他如入无人之境,前方渐渐可以看到一座格外气派的帐幕。

出入口前站着亚人类兵,不过他们并非在守卫此处。他们是在这里待命,等里面的人有事吩咐,换个称呼就是仆人。

他通过胆颤心惊地放行的亚人类兵之间,把充当帐幕大门的布帘猛地一掀,只见室内的五名亚人类都对他投以锐利视线。

帐幕里的人物,在亚人类大军中————除了恶魔之外————是名列前十名的亚人类翘楚。每个人的目光都极其强烈,甚至能让人实际感受到压力,但他仍保持着从容自若的态度。

同样名列十大英杰的他,反而哼了一声笑着带过,找个空着的地方一屁股坐下。只不过他的下半身是动物,所以比较像是俯卧。

他虽然看到五人之中的一人稍微低头致意,但视若无睹,瞪着坐在最上座的亚人类。

那人就像一条长了手的蛇。

鳞片不负其绰号「七色鳞」由来,散发著彩虹般光彩,诡异地闪耀溼润光泽;而且那身鳞片不只美观,据称其硬度能与龙匹敌;更厉害的是它具有高度魔法抗性,若是再穿起魔法铠甲,手持大盾,同时考虑到身为战士的实力,也不难理解此人为何在那亚伯利恩丘陵被视为最坚不可摧的存在。

这名亚人类正是蛇王(Nāgarāja)络嗑什,受魔皇任命为这支大军的总指挥官。

其远近驰名的主武器,以可怕的特殊能力为人所知的「干渴三叉枪(Trident of Dehydration)」就放在他旁边。

「————为什么不进攻?」

他用按捺情绪的低沉声音质问络嗑什。

大军抵达人类可悲的抵抗势力掌控的都市已经过了三天。然而两军之间连一场小战斗都没打过。

「……我知道人类建造的墙壁挺棘手的,但凭我们这个数量,应该很好搞定吧?」

特别是亚人类联军当中,有些人视城墙为无物。只要巧妙运用那种亚人类的能力,他不认为会有多难跨越。

「你不会是怕了吧?」

「魔爪阁下。」

被人称呼为「魔爪」,他————威桀•拉加恩德拉面孔扭曲,略瞥一眼在场坐着的另一个同族,然后视线回到蛇王身上。

「魔爪」这个绰号在丘陵地带无人不知,谁人不晓,而且将近两百年来都是如此。

这并不是因为兽身四脚兽种族的寿命长,而是因为有个家族代代继承此名。

在他来说,自己才刚从父亲那边继承到这个名称,非常清楚自己还配不上。正因如此,他希望能够在这一连串战争中提升自己的名声。然而直到现在,他都还没能展现自己的力量————让人见识新一代继承者的实力。

一直以来打倒的对手大多是弱者,没人能与他拥有的魔法双手战斧「刃翼斧(Edgewing)」对打到两回合。

这样是不行的。

他不能就这样作为超越级恶魔亚达巴沃的一个部下,打完这场仗。他需要找个机会提升个人的勇名,而现在正是时候。

然而,络嗑什迟迟不肯进攻。威桀对这件事深感不满,并显示在态度上。

「听闻那座都市过去由赫赫有名的豪王镇守。是不是因为有人打倒了那样的强者,把你吓坏了?」

豪王————整合山羊人部族之王。

那是与他同样位居前十名英杰宝座的强者之名。

威桀知道那人会使用棘手招数,能破坏对手的武器;即使如此,他仍有自信能与豪王平分秋色。如果敌人打倒了豪王,那就够格做他的对手。

「那人由本大爷来对付,所以我们赶紧挥军进攻如何?」

说到打倒了那个豪王的强者,他只能想到一人。

(八成是早有耳闻的人类母圣骑士吧。如果实力如同传闻,或许真能打倒豪王。)

他模糊地想像着手持光辉灿烂宝剑的圣骑士形象。

「威桀阁下,你姗姗来迟却连声道歉也没有,开口就讲这些,我身为指挥官虽然很想讲你两句,不过嘛……别这么激动,我明白,我明白。」

络嗑什一副老神在在的态度挥了挥手。

「真伤脑筋,年幼无知的小家伙特别会叫。」

发出嗤嗤笑声的人,是拥有四条手臂的魔现人女王,绰号「冰炎雷」的女人————拿苏丽妮•琲尔特•丘勒。

威桀皱起眉头。

肉搏战的话他胜券在握,但拿苏丽妮擅长魔法,怕就怕对手可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反败为胜。话虽如此,继承「魔爪」之名的自己被人叫做小家伙,若是就这样乖乖当哑巴,岂有脸面对老祖宗?

「老太婆就是懒得动,真没辙。」

魔现人的寿命还算长,不过想到威桀还是个孩子时,她的绰号在丘陵早已家喻户晓,寿命应该已经过了一半了。

细细观察她的脸庞,会发现有用化妆等方法掩饰,因此无法看出实际肌龄。但是做了掩饰,就证明本人心里也有底。而且飘散的花香,恐怕也是在用香水掩盖老人体臭。

「————哦……」

拿苏丽妮的眼睛迅速瞇细,帐幕中充满了冰冷空气。这不是心理作用,是物理现象。

「————我说的是事实啊。」

威桀嘴上说著,也微微起身。四脚兽型的下半身并非装腔作势唬人,而是具有真正猛兽般的瞬间爆发力与敏捷性。他本来的战斗风格是活用这种体能,压低姿势后展开强袭,不过他不采取这种架式。因为他想表现出自己高人一等,礼让对手的态度。

「问题不在这里,难道只要是事实就可以乱讲话吗?我就来教教你这个小朋友对女性该有的礼仪吧,这也是————前辈的职责啊。」

面对一触即发的状况,络嗑什开口:

「你们俩闹够了吧,如果有人在商议军务的场合闹事,我就必须向亚达巴沃大人报告才行。」

听到有人搬出绝对强者的名字劝架,两人停止争吵。只是最后还不忘互瞪一眼,用眼神告诉对方「我可没原谅你」、「想打架我奉陪」。

「唉……强者自我个性强烈是无可奈何的,但真希望你们能学学协调两个字。」

「嘻嘻嘻,你也没资格说别人吧。」

拥有一身雪白长毛的猿猴般亚人类一边发出笑声,一边驳回络嗑什的抱怨。

「哎,也是啦。话说回来,魔爪阁下。关于你刚才的问题,我并不是害怕。的确,豪王是个勇士,但我们这里多得是能与豪王匹敌的实力高强之人,不是吗?」

络嗑什环顾魔爪、冰炎雷,以及其余三人。

他看看身上配戴多种黄金制魔法道具配件,一身纯白长毛,形似猿猴的亚人类。

食石猿(Stone Eater)之王————哈里夏•安卡拉。

在他们的种族里,到达高阶种之人吃下原石,就能暗藏相应的特殊力量。例如事前吃了钻石,能在一段时间内获得殴打攻击以外的物理攻击抗性。一般人最多只能积蓄三种能力,但据说他能远远积蓄更多,因此又被称为变异种。

然后是当威桀走进帐幕之际,稍微低头致意的半人兽将军。

男子以精雕细琢的铠甲裹身,身旁搁著同样气派的头盔与骑士枪————名为赫克特威士•阿•拉格拉。

他之所以向威桀打招呼,是因为他的种族服从全体兽身四脚兽,并非认同他个人的实力。这点让威桀很不高兴。

不过只有在面对赫克特威士时,他不能用拳脚互殴的方式展现自己的强悍实力。的确,假如以武器较劲,获胜的必定是威桀。但赫克特威士并不只以个人力量闻名,而是以能够胜过十倍兵力差距的名将实力广为人知。一旦率军作战,想也知道孰优孰劣将会逆转,如果明知这点却还夸耀个人武力,耀武扬威地说「自己比较厉害」等等,那就太丢人现眼了。所以就威桀来说,他也不知道该与这名半人兽如何保持距离。

最后是板著脸不发一语的同族(兽身四脚兽)————木瓦•普拉克夏。

此人绰号「黑钢」,又被称为疾驰黑暗的鬼影,是个游击兵(Ranger)。

对于充分发挥先天优异体能,靠蛮力战斗的兽身四脚兽来说,此人罕见地擅长匿迹潜形,攻人于不备之时,能够使用可怕的暗杀术悄悄解决对手。他坚定的意志无可撼动,一旦盯上目标绝不失手,绰号就是因此而来。

威桀不认为自己会输,但这里尽是些正面交锋不好对付的对手。

「那么说到我为何不进攻,这是因为在称作利蒙的都市,亚达巴沃大人给我的命令就是如此。」

「你说什么,是这样吗?」

威桀会这样问,也是因为这次组成四万人的攻击部队时,只有络嗑什直接与亚达巴沃说到话。其他成员受召来到名为卡林夏的都市时,部队早已整顿完毕,只待出发。

也就是说,由于亚达巴沃反复在多座都市之间传送移动,因此其他人抓不到机会直接向他请示。

「亚达巴沃大人要我们给那些家伙……占据都市的那些人类几天时间。」

「时间,为什么?」

「说是要让他们害怕。那座都市里的人类连一万都不到,其中能战斗的人数不多;相较之下,我军全是英勇善战之士……不知道那座都市里的人类会有多害怕啊。」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真是位可怕的大人。」

「嘻嘻嘻,的确是啊。话虽如此,老朽也能体会威桀阁下的心情。我们还要给他们多少时间?」

「没有指定,大人要我们自行决定给多少天。虽说粮食有两个月的份量,但那样就拖太久了。」

「因为还要管理那些俘虏,对不对?」

目前他们用仅仅一万名的极少数亚人类,来管理数量极其庞大的人类俘虏。虽然亚人类与人类比较之下是亚人类较强,但数量仍是力量。若是发生暴动等等,很有可能处理不来。

「妳说对了,所以我才请大家在这里集合,为的就是做个表决。我个人打算大约两天后进攻,结束这场战事,大家有异议吗?」

包括威桀在内,到场集合的亚人类都表示没有异议。

「很好,那么再过两天我们就出击吧,在那之前就继续监视人类。」

虽然不太可能,但也不能保证敌军不会主动出击。

「这么说来,带来的人类差不多该处理掉了。」

一部分亚人类会吃人类,这类种族通常比较喜欢新鲜食材。兽身四脚兽并不特别偏好人类的肉,而是比较爱吃牛马的肉。但如果用牛肉干与新鲜的人肉相比,大多数人想必会选择后者。

对此,冰炎雷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想必是因为魔现人并非食人种族,外貌也与人类较为相近。

「嘻嘻嘻,那么明天就在那些家伙的都市门前将那些人生吞活剥如何?想必能吓死那些家伙。」

「好主意,那么就去宣布明日进攻……」

「别逼过头了,要是那些家伙投降怎么办?要让他们怀有希望,奋力抵抗,战斗才会有趣。没有什么比杀死放弃求生的人更无聊了。」

威桀个人想与强悍的对手交战,跟弱者对打一点乐趣也没有。

「说得对。还有一点很重要,这是亚达巴沃大人的命令。大人命令我们不可赶尽杀绝,要放少部分人逃走,人数不用太多。所以我打算杀光这边————镇守西门的所有人,然后赶跑守卫东门的那些人。」

「换句话说,对东门方向发动攻势的人必须能巧妙指挥军队才行,对吧?不然怕要把那些人类都杀光了。」

拿苏丽妮如此说完,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集中于一人身上。

「的确……那么能否让我带上所有同族?」

「我想派出部分人员担任使者,能请你留下几个人吗?」

「了解了,络嗑什阁下。那么就让我赫克特威士•阿•拉格拉负责东门吧。」

「再来为了施加压力,南北两侧的城墙也派点士兵吧。这边无须全力进攻,但最好能杀死部分人类。我希望让惯于拉开距离应战的人前往……」

在他们当中能进行远距离战斗的有三人,络嗑什从中挑出的,是始终板著脸不说话的兽身四脚兽。

「木瓦•普拉克夏阁下。」

「————知道了。」

「黑钢」板著脸简短回答。

「其他人负责西门方向。我不认为会需要所有人上场,不过如果有强者现身,就拜托你们了。因为我得负责整体指挥,不会带头作战。」

剩下包括威桀在内的三名亚人类都点头。

「既然得到大家的同意,那么我们就在两天后攻陷那座城市。在让愚蠢人类发出哀鸣的时候到来之前,请大家慢慢养精蓄锐。」

2

宁亚一边走向魔导王所在的房间,一边吞下胃里涌起的酸物,强烈酸味在口中扩散。

宁亚拿起挂在腰边的皮袋,喝下里面的水。

有皮革味道渗入的水并不好喝,但能减缓喉咙的刺痛与口臭;然而胸中的恶心感还在,也不能让铁青的脸色好看点。

宁亚回想起忘也忘不掉的景象————令人作呕的景象。

亚人类大军包围了这座都市整整三天。

他们既不进攻也不做交涉,只是任由时间经过,但在今天,亚人类把圣王国的俘虏强行带到宁亚等人此时待着的小都市————洛伊茨周围的城墙附近。如果是技巧纯熟之人,或许能用弓箭或投石索攻击敌人,但很遗憾,这里几乎没有那样的高手。

宁亚若是运用向魔导王借来的弓,也有自信能射中敌人。但是随意发动攻击等于点燃战火,如此一来,一万对四万的战斗即告开始。况且为了救出俘虏还必须打开城门。

这样一来亚人类必定蜂拥而入,所以宁亚实在无法轻举妄动,除了袖手旁观别无他法。

俘虏人数不到二十人,性别不分男女,有小孩也有大人,只是没有老人。他们所有人都一丝不挂,全身伤痕累累。

就在众多圣王国人民聚集而来,猜测将会用这些人来作为何种谈判筹码时,惨剧突然间发生了。

亚人类不假思索地开始杀害俘虏。

他们割断俘虏的脖子,看起来少说有三公尺高的亚人类,将俘虏的身体倒著抓起来。宁亚清楚看见大量的鲜红血液被地面吸收。

接着,他们开始了肢解行为。

宁亚也看过父亲肢解几次动物,但用在人类身上却成了截然不同的景象,对宁亚的内心造成了强烈冲击。

然后,他们就在肉质新鲜的状态下,被一个个吃掉。

特别悽惨的是,有些人是活生生地被吃掉。

直到现在,幼童被亚人类一口咬破肚皮时发出的尖叫,都还在耳畔萦绕;内脏被拖出体外时的声音也是。

多亏古斯塔沃的头脑转得快,以护卫王兄为由没把蕾梅迪奥丝带来。假如她人在现场,肯定已经开启战端了。

唉。宁亚大叹一口气,再喝口水,硬是咽了下去。

虽然人家告诉她不舒服时最好吐出来,但她还是觉得一身呕吐物臭味前往魔导王的房间有失礼数。

呼出几口气息检查过口气后,宁亚站到魔导王的房间门前。

门扉左右都没有任何人影。

也就是说在都市遭到亚人类包围的状况下,他们没有余力派人护卫————这是借口,其实是监视————魔导王。

宁亚敲敲门,对门内出声说道:

「魔导王陛下,小的是随从宁亚•巴拉哈,可以准许我入室吗?」

「进来吧。」

隔着门获得许可,宁亚静静地进入室内。

由于几乎所有日常用品都被亚人类破坏,房间里陈设简约。即使如此,这个房间里的摆设,恐怕仍然比这座都市任何居民的房间都要好。

魔导王背对着宁亚伫立,像是在看窗外。

「大家似乎一片忙乱,窗外下方有许多民众跑过。从被包围以来过了四天,不过从第一天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这么吵闹。这是否表示————敌军看似有意进攻?」

魔导王对这次战斗表示出不愿参与的态度,待在这个房间里平静度日。亚人类大军在这座都市近郊布下阵势之际,他也没参加军事会议。

解放军首脑阶层的脸色并不好看,然而一旦魔导王表示:「考虑到今后的问题,外国国君随便插嘴,恐怕不会有什么好后果吧?」他们也就无法要求什么了。

取而代之地,宁亚被要求参加各种会议。宁亚明白首脑阶层试图透过自己与魔导王共享情报,也能谅解。但结果也导致她目睹了那场惨剧。

「……不,亚人类没有什么明显动静。只是,亚人类军……那个,该怎么说才好呢?应该说他们有过威吓行动吧,所以似乎为此做了一些人员调动。」

「是吗,那短期间内可能还是会僵持不下了?亚人类军也许是在耍手段动摇你们的军心————话说回来,你们有胜算吗?」

没有。答案再清楚不过,宁亚可以马上答复。

首先兵力差距就太大了。

相较于人类为一万,亚人类有四万。

说是一万,其实是包含小孩或老人等等的数字,而且所有人在俘虏收容所受到的伤————包括精神性伤害————或是疲劳都尚未完全恢复。

的确,一般都说攻城战是守方有利,但前提是战力要不相上下。

普通————一般来说的————亚人类与人类平民,两者相比之下,人类弱到连做比较都嫌愚蠢的程度。

能与亚人类平分秋色的,顶多只有圣骑士、神官与身为职业军人的军士,但他们的人数自然不多。如同朝着火龙(Fire Dragon)的吐息(Breath)泼水没用一样,面对亚人类的四万兵团,这点人数毫无力量可言。

只不过,若是问到这样的话是否绝无胜机,倒也不尽然。

即使撇除魔导王这张最终王牌不论,仍然有人能独自击退大军。

如果是圣王国最强的女圣骑士————蕾梅迪奥丝•卡斯托迪奥,只要不考虑疲劳或歪打正著的情况,而且对手是普通亚人类的话,她的确砍得死四万只。

但不能保证亚人类当中没有可与蕾梅迪奥丝匹敌的强者。不对,存在的可能性比较大。

宁亚想起以前待在这座都市的亚人类,豪王巴塞的身影。那人虽然面对魔导王时像垃圾一样送命————那是魔导王太强了————但他也是个万夫莫敌的强者。无论宁亚如何努力,都赢不过那种存在。

假如是那样强大的亚人类君王,说不定就能与圣王国最强的圣骑士匹敌,或者是凌驾其上。只是对宁亚来说,那种领域太惊人了,她无法正确推测。

况且现实情况当中,不能不考虑到疲劳问题。不管是多强悍的勇士都无法避免疲劳,虽然可以用魔法暂时去除,但疲劳仍会再次累积。

一旦在斩杀万人军势而疲惫不堪时遇袭,就算是蕾梅迪奥丝也会被平凡的亚人类杀死。数量终究是力量。

只是,如果有人能颠覆这种局势————宁亚的视线移向仍旧背朝自己的伟大君王。

那必定是位绝对强者。

是超越这个世界的存在(Over Lord)。

除了这位魔导王,安兹•乌尔•恭之外,没有第二人选。

宁亚看着符合王者风范的威风背影看得出神,但想起自己还没回答魔导王的问题,急忙回答:

「小……小的不清楚!」着急使得嗓门变得有点大。宁亚因羞耻而脸红,同时改用平时的音量说:「————不过,我们也只能尽全力了。」

魔导王显得毫不介意,又抛来了另一个问题。

「原来如此,那么你们获得关于敌军的新情报了吗?例如亚达巴沃人在何方?」

「关于这点,这几天来都没有新的动向,在敌军当中没能确认到亚达巴沃的身影。」

「唔嗯,那么不好意思,我很难出手协助你们这次的防卫战。我得恢复消耗掉的魔力,否则实在有危险。毕竟我得考虑到对手可能趁我缺乏魔力时下手,步步为营才是。」

「当然,陛下的想法大家都能理解。」

会议中曾经提到有看见疑似亚达巴沃的恶魔,宁亚说要去确认,却马上有人表示很可能是误认。从当时的气氛判断,其他人必定是瞒着宁亚事先讨论过,要散布亚达巴沃可能在这里的假情报,让魔导王参加战斗。

(就算对方是大家讨厌的不死者,那些人对外国国君撒这种谎,哪有什么信用和道义可言……即使走投无路了,面对该抱持敬意的对象,还是该展现出自身尊严,这才是正确的态度吧。)

「那么关于亚人类今后的动向,你们有何见解?」

「是,亚人类以往只在西门布下军阵,现在他们兵分二路,将少许军力移动到了另一座城门,也就是东门。我们认为,这表示敌军将采取某些行动————很可能是发动攻城战的事前准备。」

「也就是说已经过了够久的时间,让他们完成了攻城武器?好吧,或许可说值得庆幸,因为敌军没有选择用断粮战术。」

宁亚无从判断这样究竟值不值得庆幸,不过假使敌军采用断粮战术,己方的确没有办法应对。

一旦出城作战,就要在平原交战了。在压倒性的兵力差距下,己方兵力将会在瞬息之间被辗碎殆尽;然而如果换成在城墙保护下战斗,还比较打得起来。当然差别不大,只不过是从压倒性不利变成相当不利罢了。

「敌军也有可能是不知道我军确保了多少粮草,所以才没这么做,但更有可能是亚人类认为这点程度的小都市不足一提吧。」

「对方攻陷了我进入圣王国时看到的那条要塞线,自然会认为这点程度无足轻重了……一旦在防卫线上打得不分上下,让亚人类军觉得划不来,他们应该会改用断粮战术,到时候战况就会变得相当艰钜了。」

魔导王似乎判断赢得这场没有胜算的战斗后,才是真正的苦战。

「陛下,您认为今后会有什么状况呢?」

「妳说今后的发展吗?这我也不晓得,坦白讲,被迫在这里固守城池的状况,本身就可说是死棋了。固守城池的前提是要有援军,或是敌军的时间受到某种限制。然而此地乃是对手掌控的地盘,光只是固守城池,情况可说令人绝望。」

「不过,我们有将更早之前受囚于此地的贵族送往南境,所以也不能说援军绝对不会来。」

宁亚虽这样说,其实大概无法期待援军到来。

南境军队要抵达此地,大前提是得先击破亚人类联军的反南境军。这样做了之后,还得在这里对抗多达四万的亚人类。

连续打仗会严重消耗兵力,与其那样,还不如对这里的一万人民见死不救比较聪明。

「真是如此就好了……」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一点也不相信。

当然了。毕竟在这种状况下,不造成任何牺牲就能打破困境的方法,只有————

宁亚打消脑中浮现的主意。

(魔导王陛下来到此地是为了对付亚达巴沃,所以不能为了其他事情消耗魔力,降低胜利机率。)

「……之前在半兽人(Orc)身上使用的传送,到下次使用还需要时间,不过我偶尔回魔导国时使用的传送还可以用。只有几十人的话应该有办法……但你们应该很难做抉择,也不愿意被选中吧?」

「感谢您体察我们的心情,陛下。」

或许至少请魔导王带着王兄逃走比较好,但宁亚又觉得这样或许不太妥当。

为了与恐怖恶魔对峙,外国国君都单枪匹马投身战火了,竟然还请对方带着本国继承了君王血统的人物逃走,丢脸也要有个限度。

宁亚正在想着这些事时,自从她进入室内以来,魔导王第一次转向她。

那对空虚眼窝中蕴藏的赤红火光,从正面朝向宁亚。以前她有点怕这对眼睛,但现在可能看习惯了,反而觉得很帅。

「我是这么想的,巴拉哈小姐。之所以非得在此与敌人正面冲突,是高层人士的愚昧招致的结果。凭一名随从的力量,无法颠覆这种局势,妳不如珍惜自己的生命吧……只要妳愿意,我国可以接纳妳喔。妳受过圣骑士的训练,到了我国想必也能发挥力量吧。」

宁亚不知道该说什么,犹豫不已。

她一方面感激魔导王关心自己的一片心意,一方面又怕接受魔导王伸出的援手,会让她失去一些事物。

像是父亲或母亲展现的,对国家的鞠躬尽瘁。

自身对故乡的感情。

恐怕再也不能返回祖国的未来人生。

与几个朋友之间的回忆。

各种事物浮现并盘旋在脑海中,啵的一声弹开消失。只是在它们当中,有一件事物从不曾消灭,保留了下来————那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自己是圣骑士团的团员。

虽然宁亚还不明白何谓正义,即使如此,只有一件事她能抬头挺胸地说出口。

「即使如此,我身为这个国家的人民,认为自己必须尽力拯救百姓。拯救弱者————拯救受苦的人们,是天经地义的事。」

魔导王顿时停住动作,唐突得简直像是冻结一般。

「……唔嗯。」

他只低喃这么一声,将手抵住下颚。

看来宁亚所说的话,似乎让魔导王有些想法。他目不转睛地观察宁亚。

宁亚自认为只是讲了些普通至极的话,这使她感到有点坐立难安。

「亚人类攻进都市之际,妳的部署位置在西门城墙,从都市来看是在左侧吧?那是很危险的位置,妳如果在期待我的救援,那可是大错特错喔。」

「小的明白。」

擅长弓箭的宁亚被配置在最前线的位置。那么无庸置疑地,宁亚恐怕将会送命。既然要上战场,她当然有此觉悟。

宁亚抿起嘴唇,正眼望向魔导王。

「对了,是他的眼神。我很喜欢这种眼神。」

仿佛自言自语般的低喃声,让宁亚不禁脸红。魔导王这句话应该不是那个意思,即使如此,尊敬的君王说出「喜欢」两个字,仍然具有极大的破-->">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