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OVERLORD_第三章 危机将至

55彩票官方最新版<(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一卷 矮人工匠 第三章 危机将至

1

大裂缝。

那是横跨矮人国的首都费傲•侏拉西侧的巨大裂缝。

这条于山脉地下形成的裂缝,长达六十公里以上。横宽最窄的地方超过一百二十公尺,深度尚未测量成功,没有人知道底下有什么东西伺机而动,两次派出的探查队也没有一个人回来。

这座天然要塞长久以来保护费傲•侏拉,让任何魔物都无法越雷池一步。只要守住费尽苦心架在大裂缝上的吊桥,就能阻挡来自西侧的所有魔物入侵。

然而,这一天,费傲•侏拉的屯驻地──建造于大裂缝要塞与费傲•侏拉之间的据点──充斥著怒吼与混乱景象。

「发生了什么事!谁能清楚说明这个状况!」

指挥矮人军超过十年的总司令吼道。

进来的情报错综复杂,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唯一能掌握的,就是镇守大裂缝的要塞爆发了紧急状况。

「根据最后收到的联络,我们正遭受掘土兽人的攻打!」

一名小队长大声复诵从要塞传来的报告。

这事本身不稀奇,掘土兽人是矮人的可恨宿敌,有时会以百只为单位攻打过来。他当上总司令的这十年来发生过多少次,要想起来都有困难。然而,迄今的每一次袭击都是由要塞击退,别说前方的费傲•侏拉,敌人连这个屯驻地都别想靠近。

这是因为他们掘土兽人族很能抵抗武器攻击,却具有怕雷电攻击的种族弱点。矮人们就是知道这一点,才会在要塞准备了能够发挥与「雷击」具有相同效果的魔法道具。

「雷击」是贯穿直排敌人的攻击魔法,攻打吊桥的对手完全是活靶,因此他们向来都能把掘土兽人们一网打尽。不只如此,驻守要塞的矮人们还装备了能造成雷电追加损伤的十字弓。

相较于装备而言,的确,屯驻的矮人数量算不上多。但他们并非明知是重要据点还不肯多派兵力,是矮人军的整体兵力本来就少。军方已经从薄弱的兵力当中,调派了以要塞防卫兵力而言不至于被批评为怠慢的人数。

他们已经专为对抗掘土兽人做了这么多准备,要塞如今却陷入了十万火急的状况,连请求加派援军都没有余力。

这代表什么意思?

「难道攻打过来的人数,大到单凭要塞的装备无法迎击吗!要塞警备部队没有再联络吗!」

「至今没有收到任何讯息!」

冷汗沿著总司令的背部流下。

大型侵略战争这个词在眼前闪烁,这事几年前就有人偷偷在传,但总司令一直拚命欺骗自己不会发生那种事,如今似乎要成为现实了。

总司令替自己加油打气,现在不是自己吓自己的时候。

那么怎么做才正确?

从要塞有一条螺旋状的坑道延伸到这个屯驻地,然后前方就是首都费傲•侏拉。当成屯驻地的大洞窟与坑道的界线是最终防卫线,那里有一扇以秘银与山铜结合打造而成的大门。关上这扇门,就能阻挡自坑道攻来的敌人入侵。

那么要关门吗?

但反过来说,那样他们就不能派援军给要塞了。换句话说,这样做等于是对如今仍在要塞奋战的同胞见死不救。

不过,他只迷惘了一瞬间。

驻守要塞的士兵人数不到二十人,相较之下,费傲•侏拉的矮人总共将近十万人;该以哪边为重不言而喻。

「关上大门!」

「重复一遍!关上大门!」

洞窟内响起的回音尚未消失,一阵轰然巨响先化为震动,沿著地面传了过来。覆盖住整个入口的大门慢慢展现它的雄姿,训练以外从没移动过的大门,今天首次发挥了真正用途。

「总司令!掘土兽人们来了!」

「什么!」

守在坑道门前的兵士大声叫喊,让总司令望向门外。只见一群模样令人厌恶的亚人类满眼血丝,嘴角喷著泡沫而来。

在没有雷属性武器的状况下,一只掘土兽人都算得上强敌;而现在却是以两只手都数不完的人数冲杀过来。

难道要塞真的被攻陷了;掘土兽人们究竟是以多少兵力来袭;把这扇门封锁起来,就真能抵御得了他们吗?

虽然怀抱著数不尽的疑问,但总司令摇了摇头。

「不要让他们进来!枪兵,上前!」

士兵们一面高声吶喊,一面在大门内侧组成枪林。

即使都看在眼里,掘土兽人们并没有放慢狂奔的速度,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体毛对金属的抗性。

总司令啧了一声,那些家伙的选择很聪明。连石弓的一击都可能被弹回,枪林充其量只能做牵制。但他早就料到掘土兽人们会这么做,当然也想好了对策。

「魔法师!雷击战!」

从设置于大门附近的瞭望台上,朝著不会打中枪兵们的角度,飞来一发可造成范围攻击的第三位阶魔法「雷球」,以及两发用以对付个人的第二位阶魔法「雷枪」。

这是隶属于军队的三名最强魔法师做出的攻击。

毕竟是针对了掘土兽人的弱点,带头杀来的一支小队被「雷球」活活电死。后续部队遭到波及,停下了脚步。

这短暂的时间决定了胜负。

门扉发出巨响关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隔著厚重门扉传来的敲门声,连门内的人都能听见。

紧张万分的气氛只稍稍弛缓了一点,但总司令与周围的士兵们都知道一切还没结束。

大门很牢固,一般掘土兽人的牙齿应该咬不破,但据说有部分掘土兽人的獠牙可与秘银匹敌。这种掘土兽人属于统治阶级,但也很可能加入这次的袭击,无法保证绝对安全。

「啧!门扉要是能按照固定时间重复放电就好了!」

总司令在就任之后一直在提这个案子,说目前的大门以最终防卫线来说太不可靠。然而由于国力的低下等问题,他们一直无法在大门上倾注心力。而且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一直以来,吊桥部分的要塞都成功击退了敌军。大家都有一种感觉,认为有那个吊桥就不会有事。

环顾周围,所有人都一脸阴沉。

这样不妙,一旦失去对将来的希望,在背水一战时是会打输的。

总司令为了改变状况,拉开嗓门喊道:

「好!这下都市就安全了!不过还不能完全放心,我要你们在门前准备栅栏,万一敌军突破大门,可以充当护墙!动作快!」

矮人兵们的神情取回了力量,他们想起自己还有事可做,鼓起了干劲。即使只是虚假的希望,也总比没有好。

大参谋站到总司令身旁,凑到耳边说道:

「总司令,要不要用砂土把门埋了?」

总司令认真考虑大参谋这句话。

如果把门完全封锁起来,可能有好几个矮人要抱怨了。

「尽是些看不见状况的家伙。」

总司令看到大参谋惊讶的模样,才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语被当成对他的回答了。

「抱歉,不是说你。我是在想那些人──摄政会的反应。」

「总司令也是摄政会成员之一吧,所以您是说当完全封锁门扉时,您知道他们会有何反应吗?就我的看法,不只是完全封锁大门,恐怕连费傲•侏拉都得考虑放弃。」

总司令眯起眼睛,抓住大参谋的手臂,把他拉到不会被士兵们听到的地方。接下来的对话,他不想让别人听见。

「你也这么觉得?」

他们不知道门外有多少掘土兽人。

敌军的进攻速度太快,迫使他们采取了守势,因而失去获得各种情报的机会,就像被蒙上眼睛关起来一样。

唯一的判断因素,是直到今天以前难攻不破的要塞,他只能假设敌军拥有攻陷要塞的兵力,基于这一点思考对策。

在这种情况下,凭矮人的军事力量,想开门击退掘土兽人抢回要塞,可谓难上加难。或许最好的选择就是放弃首都。

「那么,如果以砂土完全封锁大门,你认为能争取到多少时间?」

「让这整个洞窟坍方可以争取到很多时间,只以砂土掩埋的话顶多几天吧。」

「让洞窟坍方会有什么危险?」

「您也是知道的,这里离费傲•侏拉并不远。正确情形要请隧道博士调查才能知道,但我认为有可能波及都市。最糟的情况是在门外形成迂回通道,让掘土兽人大军从那里涌入费傲•侏拉。」

「也就是说得紧急进行调查了,那我问另一个问题。你认为要塞是败给掘土兽人的人海战术吗,要塞那边的人为什么不能更早联络我们?」

「我想到几个可能性,个人认为可能性最大的是掘土兽人借用其他种族的力量。」

「你说的难道是那些霜龙?」

掘土兽人们占领了矮人往昔的王都费傲•伯卡纳当成他们的住处。而耸立于王都中央的王城,就是被霜龙所占据。

这两者似乎并不完全属于合作关系,但勉强算是共同生存,所以也有可能向对方提供或请求协助。

总司令板起一张脸,年长的霜龙等于是活灾害。

矮人原本拥有四座都市。

其一是矮人王都,也就是两百年前在魔神攻打下放弃的费傲•伯卡纳。

其二是东方都市,也就是现在的首都费傲•侏拉。

其三是南方都市,就是近年放弃的费傲•莱佐。

而最后一个是西方都市,名为费傲•泰华兹。

在历史上,这座西方都市被卷入两头霜龙──奥拉萨德克•海力利亚尔与穆薇妮亚•伊力司斯利姆的争战而遭到破坏,化为废都。

「我认为有可能,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契约能打动那些目空一切的生物。其他的可能性,就是他们自己研发出了跨越大裂缝的方法──例如魔法等手段。除此之外,他们也有可能绕远路,不经过大裂缝。」

「连我们矮人都找不到迂回路线了,不是吗?」

「可是,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吧。说不定在这段期间内魔物等生物做了移动、掘土兽人们凭自己的力量挖了隧道,或是发生了地壳变动,而形成了迂回路线也说不定。讲得再夸张点,搞不好他们根本是从地表走过来的。」

「掘土兽人族爬出地表?」

「也许有人发掘出那类能力了。」

掘土兽人族在太阳光下会变成全盲,因此总司令原本以为掘土兽人不可能从地表进军,但也许只是自己这么认为。

不,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今后只能也把这点列入考虑,思考对策。

「大参谋,那么考虑到那些畜生可能从地表走来,外面的防守也得加强才行了。我要你在不减弱这边防守的前提下,挑选出人员派过去。此外还要向摄政会报告现况,建议他们往南方避难。」

这座费傲•侏拉都市的矮人军基地,除了这个屯驻地、大裂缝前的要塞与摄政会议场之外还有一处。

就是位于通往外面的入口,除了矮人之外,还能供身高比矮人更高的种族──他们假设的是人类──住宿而建造的要塞。总司令就是命令在这个地方对来自地表的入侵者加强警戒。

「是!」

「还有,麻烦你指示人员准备用砂土掩埋大门。虽然还得等摄政会的判断,不过我会设法说服他们。」

「摄政会决定花太多时间的话?」

「尽你所能,我也会尽我所能。」

他只能这么说,当然,做为摄政会八席之一,他会尽全力处理这事,但如果其他成员投否决票,那也只能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尽力而为了。

总司令正做好觉悟面对最坏状况时,一阵紧张万分的声音飞了进来:

「传……传令!传令!总司令阁下人在何方!」

眼睛往声音方向一看,是个骑著座蜥蜴的矮人士兵。

座蜥蜴是巨大蜥蜴(Giant Lizard)的一种,从头部到尾巴前端长度超过三公尺,属于大型蜥蜴。数量虽不多,不过矮人饲养这种动物当成坐骑,平常还能成为很好的驮马。

在有事之时不是单纯用以传令,而是用来知会紧急事态──像目前屯驻地的这种状况。

不安感受支配了总司令的内心。

「那是哪里的轮值人员?」

「那人这周应该是负责守卫入口要塞。」

总司令确定自己的不安成真了。不,其实只要看到那个传令兵的僵硬表情,听到那破音的嗓门就一目了然。即使如此总司令还是那样问,只不过是不想接受事实罢了。

「我在这里!什么事!」

总司令边喊边往传令兵跑去,他无法坐等对方过来。得立刻听取报告,采取行动才行。

传令兵连滚带爬地下了座蜥蜴,一边拚命调整紊乱的呼吸一边喊著:

「总司令!紧急状况!怪……怪物!怪物来了!」

难道是掘土兽人?总司令本来这么想,又立刻判断不是。如果是掘土兽人,传令兵就会这么说。

「镇定点!这样讲我听不懂!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都平安吗!」

「好……好的!骇人的怪物出现在入口!说是关于侵略此地的掘土兽人,有话要跟我们谈!」

「你说什么!」

时机未免太刚好了,怎么想都有关连。莫非来者是掘土兽人的首领或什么,还是说就是他帮助掘土兽人越过大裂缝?

「那人究竟是什么人!描述他的相貌!大参谋!召集能调动的所有兵士!」

「是!」

总司令连目送部下急忙跑远的时间都没有。

「那个怪物有多少人马!你们有受到伤害吗?」

「回……回总司令!对方约有三十人,并且没有显示出交战的意思!甚至还表示想与我方做交易,但那人实在太过邪恶,属下不认为是真心话,其中必定有诈!」

他是以什么判断对方邪恶,而且他还没描述对方的外貌。总司令重问一遍,传令兵咕嘟吞下一口口水,开始描述:

「是个容貌令人作呕,散发不祥氛围的不死者!」

「什么!你说不死者?」

憎恨生者,散播死亡,所有活人的共通敌人。

听到不死者,总司令脑中浮现了几个形象,例如冰冻僵尸(Freezing Zombie)或冰霜骷髅(Frost Bone)等等。不过,这些不死者都不算是强敌。但这点传令兵应该也是知道的,那么对手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传令兵如此恐惧?

再说不死者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是因为矮人与掘土兽人这两种活人互相残杀的模样令他们欢愉吗?

「……大参谋!还没准备好吗!一准备好我们就动身!虽然不清楚那个不死者有多少能耐,但不可大意!不可暴露出弱点!不需要摆出高压态度,但若是被对方轻视会有危险!」

2

在贡多的带领下,一行人往前走。

由于贡多也几乎都是在地底下移动,因此对地表部分不太熟悉。所以与其说是靠地理知识,倒不如说是仰赖方向感在移动。起初安兹还很不安,不过看到贡多毫不犹疑地做出指示,也就渐渐有了信心,现在全盘交给他负责。

真要说起来,目前掘土兽人大军正要袭击矮人首都,贡多这时候让安兹等人迷路一点好处也没有。既然如此,让他带路一定没问题。

跟随他的指示,亚乌菈的魔兽们将残雪山脉当成草原一般奔驰。

不愧是高等级的魔物,其敏捷性与耐力超乎寻常。在空气稀薄的高山,而且是还留有积雪的恶劣路况中,它们背上坐著安兹等人,却完全没有放慢速度,持续北上超过一百公里。

安兹有几次看到魔物的影子飞过天上,但一头魔兽才低吼了一声,它们就慌张失措地逃走了,因此节省了不少时间。

用不到一天,应该就能抵达矮人唯一的都市费傲•侏拉附近。

贡多骑乘的魔兽与安兹并排奔跑,安兹对他问道:

「……话说贡多,南方遭到放弃的都市费傲•莱佐是位于裂痕般的洞窟里,那么费傲•侏拉也是如此吗?」

如果是这样,那就得搜索一番才找得到了。对于这个问题,起初胆战心惊地抓著魔兽不放,不过现在已经习惯许多,稳稳骑乘著的贡多回答:

「嗯,以矮人居住的都市部分来说确实是这样。不过费傲•侏拉当年建造的时候,据说有考虑到与人类国度正式进行贸易的计画。因此这座都市与费傲•莱佐有点不同,首先它设计得比较容易让人发现,而且为了让来访者居住方便,在外头盖了座较大的要塞。只要以它为目标,应该就能找到都市了。」

安兹边应了一声边环顾四下,但类似的建筑连个影子都没有。

「要再往东北走一段路才会看到啦。」

贡多讲话语气中带有一点自信,好像知道一行人所在位置差不多在哪里。况且除了贡多以外也没人能带路,就算他走错了,安兹也无可奈何,所以只能相信他,交给他了。

「是吗。」安兹回答,发动「讯息」魔法。

抓来当俘虏的掘土兽人全都送去了纳萨力克,在那里问话。这是为了补足贡多所提供的情报。

掘土兽人基本上是由强者担任首领,掌管一支氏族;但这座安杰利西亚山脉的掘土兽人,据说是由自称氏族王之人统一了八大氏族──也就是这座山脉的所有氏族,而他们的总数约有八万。

安兹分析收集到的情报,认定这是一种没有魅力的种族。

矮人与掘土兽人。如果只能帮助其中一方的话,安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不过,掘土兽人会依据幼年期吃下的金属,而改变其成长后的实力,这点的确有点吸引安兹。这让安兹不禁期待,如果让他们吃下纳萨力克储存的金属,说不定会催生出非常强大的存在。

然后,他想起前来矮人国之时想过的七色矿。

这个所谓的氏族王,即使还不到七色矿,说不定也是吃了什么连YGGDRASIL都难得一见的稀有金属,才会有能力当上大王。

如果氏族王的实力没那么强,能够活捉的话,安兹很想仔细检查一下。

(假如他们愿意臣服于魔导国,虽然没自信养活八万只,但还是该考虑一下,因为这才是我追求的国家。)

安兹心中描绘的国家形态。

在他的统治下,各类种族得以共同生存的国度。也就是重现了过去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安兹•乌尔•恭」呈现的形象的国家。

可能身在某处的同伴们,能够欢笑度日的国家。

既然如此,自己也应该慈悲对待掘土兽人们。

(只是如果他们发誓效忠我,我要让他们住在哪里?这座山脉有点困难……耶•兰提尔南方的山脉如何,可是应该已经有人住在那里了……嗯──真麻烦。蜥蜴人与他们文明水准相当,统治他们的经验或许能派上用场,把科塞特斯叫来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想到这里,安兹考虑到相反的情形。

(不过假如他们不肯屈服──那该怎么办?以武力强行统治,还是把他们消灭乾净;或者把成人都处理掉,只把小孩子抓起来当实验材料;还是说如果他们是氏族联盟,只放过一支氏族加以统治,才是最聪明的作法?)

安兹正专心思考各种事情时,贡多的大嗓门妨碍了他的思绪。

「就是那儿!」

眼睛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确实有栋构造像是要塞的建物,贴著岩石表面拔地而起。

一行人直接前往要塞。想躲藏的话方法多得是,但那样做没有意义,于是就光明正大地从正面过去。

距离一拉近,要塞那边似乎也注意到了安兹等人,可以看到像是岗哨的士兵们动了起来。

安兹就像生意人访问客户时会整理仪容,确认了自己的长袍有没有皱。当然,魔法长袍是不会皱的,但铃木悟的记忆呢喃著应该这么做。

一靠近要塞,矮人们提高警戒,在窗边搭起了石弓。

在这一行人当中,会被石弓打出致命伤的,顶多只有贡多与任倍尔。

让两人上前表示我方没有敌意的计画,由于可能不慎被石弓射中,最好还是作罢。应该先由安兹过去交涉,之后任倍尔与贡多再出面。

让魔兽们停在石弓有效射程距离稍为外面一点的位置后,安兹下到地面来。由于进入了最大射程内,为了以防万一,他命令亚乌菈与夏提雅留在原处待命,保护贡多与任倍尔。

(再来就是玩家对策了。)

为了保险,想到玩家在场的情形,安兹也指示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以便随时可以撤退或防御。路上听贡多的说法,没听说有疑似玩家的强者存在,因此不在的可能性比较高,但安兹不想再因为大意而失去NPC(孩子)了。

从窗户监视己方的矮人们,每个都是一副惊恐万分的表情。满脸胡子不太容易分辨差异的矮人们,只露出一排表情几乎相同的脸,那副样子该怎么说──实在好笑。

安兹忍著笑,佯装平静,一个人迈出脚步。

走到一半他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再往要塞走近一点──

「站住!」

──对方用僵硬的声音发出警告。虽说自己长得一副不死者的样子,但可是一点敌意都没表示出来,没必要这样吧?安兹心中叹息。

「你来做什么的!不死者!」

安兹摸摸自己光滑的骷髅脸孔。

「我乃魔导国国君,安兹•乌尔•恭魔导王,是来与你们──与矮人国缔结友好关系的。只要你们不攻击我们,我方也不会与你们为敌,放下武器吧。」

从窗户露出脸来的矮人们面露困惑之色。安兹决定趁现在把想说的话说一说,于是接著说道:

「我捉到了入侵费傲•莱佐的掘土兽人,结果得知此地即将遭受掘土兽人的袭击。如果你们对武力缺乏自信,我──我的国家可以提供支援。没错──做为友谊的象徵。」

然后安兹微微一笑,但可能是因为没有皮肤,安兹满怀好意的微笑似乎没能传达给对方。

「后面那个矮人是怎么回事!人质吗!」

矮人还没解除戒心。

「真是失礼,我说过我是国君了吧。你们对国君是这样讲话的吗?」

矮人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矮人回答:

「不……不对,等等。你说你是国君,那让我们看看证据!」

「──的确,说得对。」安兹强烈表示同意。「那么容我介绍这一位,他是你们那边的工程师贡多,我是在费傲•莱佐遇到他的。」

安兹展现出练习过好几次的王者举止。

就是以统治者该有的风范,呼唤下属时的动作。

听见矮人屏息的微小声音,安兹知道花在练习上的时间没有白费,感到心满意足。

贡多过来了,安兹心情愉快地摆出另一种统治者姿势,并请他出面解决。

「抱歉,可以麻烦你进入要塞,跟他们说明清楚吗?」

「唔嗯,交给老子吧。」

贡多走到要塞门前,报上名号并请求准许入内,但门没开。

「……怎么了?」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了?」

「……我……我们怎么知道你真的就是那个有够难约的怪人贡多!说不定是魔法变成的!」

矮人这样说让安兹板起了脸。保持警戒是很重要,安兹也赞成这种意见。但对方疑心病这么重,根本不能谈事情。

不过,安兹半路上听贡多说过要塞里可能有熟人,幸好那人也在这里。

「那么贡多,有没有这座都市的……比方说──你的住址之类,某些只有住在这座都市之人才知道的事,可以当作你是本人的证据,举出来给他们听听?」

「呃,好,老子想想……老子下次要跟他老婆打小报告。呃,老子家附近有家店叫铁须亭!老板是个脸长得跟铁砧似的老太婆,食物难吃到爆。那家店能吃的只有炖菜!」

矮人们沉默了,安兹也有点傻眼地看著贡多,但得到的反应却很明显:

「白痴啊!你没搞清楚,那家店不是吃饭的,是喝酒的!你都不知道那里的黑麦啤酒有多好喝!」

「胡说八道!那家店最赞的是红菇酒才对!」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那家店最好喝的是浊酒吧,那种丰醇的风味!」

「老子看你们都不懂得喝酒!那家店的美髯女才是上选!」

安兹在心中的笔记本写下「矮人是异常嗜酒的种族」,并对他们说道:

「如何,你们愿意相信他的确是贡多了吗。那么回到刚才的话题,我只不过是想通知你们掘土兽人大军正绕过大裂缝,要攻打这座都市罢了。只要你们把事实转告上级,让他知道我有如此警告就够了。之后即使都市遭到掘土兽人们袭击而变成人间炼狱,我国已经仁至义尽,你们别再来找我说嘴。」

几个矮人把脸从窗户缩了回去。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几个人在讨论吧。

「你们在那里稍候!我们派传令兵通知总司令阁下!」

根据贡多的知识,他们说的是这个国家军事部门的最高负责人。

也就是说对方将此事视为必须呈报最高长官的重要事项。

「哼,哼,哼。」

他不禁发出无法压抑的窃笑。

安兹听到喀嚓喀嚓的声音,一看,矮人们又把石弓对著他了。矮人们呼吸急促,像是受到激动情绪所支配。

(糟糕,该不会是在气我笑他们吧?)

「失礼了,总之,可以先让贡多一个人进要塞吗,你们已经确定他是本人了吧?」

「不……不行,我……我们不准。就在那里!在那里等著!」

安兹并不是在笑他们,但看来惹对方不高兴了。

强烈情感会受到强制压抑,然而较小的情绪波动却无法得到抑制。

初次来到公司的业务员如果抿嘴偷笑,人家会怎么想?自己竟然连这点小事都没做好,让安兹感到有点烦躁。

这真的得注意一下。安兹一边想著,一边带著贡多走远点。

他们呆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

(我在吉克尼夫来的时候好歹也有招呼人家,像是提供迎宾饮料或搬出椅子什么的耶!矮人都不做这些事的吗……不对,这次情况跟那时不同。)

吉克尼夫是事先预约了才拜访公司,相较之下安兹却是不请自来,强迫推销。对方没把他赶走就该偷笑了。

况且就算对方端出饮料,他这个身体也不能喝。

(但我有带矮人们需要的情报来,我是觉得他们可以对我再热情点啦。好吧,这方面等建立了国交时说不定能拿出来挑毛病,就忍忍吧。)

不过为了不对对方失礼,或许该换套衣服比较好。

首先,他拿出安兹•乌尔•恭之杖的仿造品。这根法杖只有外观与正版完全相同,连使用的金属都一样;但也不过如此而已,其中蕴藏的力量连本尊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宝石也只是镶嵌了同色的矿石罢了。

安兹让法杖蕴藏红光,再让它渐渐变成暗红色。这种调整功能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以前同伴当中公认最吹毛求疵的那几位到底在想些什么,让他实在想不透。

又不是能随著自己的灵气改变。

安兹背负起漆黑光芒,法杖的灵气果然没变。

(……这就是所谓的视觉效果吗?)

锵啷一声让沉思的安兹回过神来,往声音来源一看,只见三个矮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安兹觉得他们好像是在要塞防备自己的几个矮人,又觉得好像是地位更高的人。这是因为其中两人的服装,比起另一个人似乎比较光鲜亮丽。也许其中一个是这座要塞的士兵,另外两个则是长官吧。

(……这三个人为什么要坐在地上,矮人的礼仪都是坐在地上讲话吗……而且还睁大眼睛看著我,如果那是矮人特有的表情,那还真有点讨厌。)

嘴巴被胡-->">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