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OVERLORD_BD2附赠特典 Drama Vol.1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短篇 BD2附赠特典 Drama Vol.1

转自overlord不死者之王吧

翻译:满绿

==========================

安:羊皮纸的库存是这些了吗?虽然目前来说是没有问题,但应该要考虑到无法入手的状况。雅儿贝德,发出通告限制纳萨力克裡製作新的卷轴,然后使用上也要尽可能的禁止。

雅:遵命。

安:情报蒐集的同时,也必须去找能代替YGGDRASIL素材的东西啊。这样的话,果然这个世界的金钱是必要啊。嗯。

赛:安兹大人,请恕我多嘴。可以的话,是否是时候休息了呢?

安:嗯?现在几点了,赛巴斯?

赛:现在是凌晨三点。

安:三点!?我记得是从傍晚开始盘点的。

赛:是。从安兹大人进了办公室开始 ,大概过了10个小时了。

安:10个小时…(糟了,因为不死者的特性,不需要睡眠跟休息,所以做到忘记时间了……是说,没有休息的做了10小时,多黑心啊!而且还让雅儿贝德跟赛巴斯一直站著,如果是一般的公司,员工早就逃走了。就算读了能变成好上司的书,这样还是……)我似乎太忘我了。你们今天到这裡就好,可以退下休息了。剩下一点我自己一个人来就好……

赛:安兹大人!哪有主人还在工作,而执事却休息的道理呢!

安:不,可是……

雅:赛巴斯说得没错。侍奉无上至尊的我们先休息什么的……不如说,安兹大人才应该休息吧?自从纳萨利克转移到这裡后,您似乎一直在埋首于工作…也没有在床上休息的样子……

安:我没关系。上司留下来工作到最后是理所当然的。(嘛,因为我不需要睡眠,只是确认守护者跟纳萨利克的资料而已。大部分的事务都是守护者在处理,我手上几乎没有急迫性的事情)

雅:安兹大人,我们是为了无上至尊而鞠躬尽瘁的存在。一分一秒都想为了主人,为了心爱的人奉献!工作时也好,休息时也好,在寝室也好,在浴室也好……都想陪在您身边!这是我衷心的期望!

安:喔喔……

雅:如果您同意的话,无论何时,是的,就算是现在我都做好淮备了。

安:不,对,对了!赛巴斯你怎么看?

赛:如果您期望的话,无论是寝室还是浴室我都会随伺在侧。(脱衣服声)

安: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赛:嗯?原来如此,真是失礼了。(穿衣服声)如同雅儿贝德大人所说,纳萨利克的所有人都把侍奉无上至尊当做无上的幸福,这是无可动摇的事实。您对下僕的我们如此宽慰,我们心中的感谢无法用言语诉说。不过,我们都装备有不需要睡眠跟休息的道具,就请您不用如此费心了。

安:原来如此。(不过守护者们不管怎么看都工作过头了。跟YGGDRASIL的时候不同,守护者并非机械性的运作。就算有使用道具,精神上还是会累积疲惫也不一定。好,就算是这个时间,因为警备的关系,应该有部份的守护者是醒著的。稍微问一下好了)雅儿贝德。

雅:是!

安:召集现在有在活动的守护者。第四跟第八的阶层守护者,还有,当然,那些在休息的没有必要召唤。

雅:遵命。我立刻行动。

×××

安:真亏你们在这样的时间还能聚集啊。夏提雅。

夏:是!

安:科赛特斯。

科:是,臣在。

安:亚乌拉。

亚:是!

安:马雷。

马:是,是!

安:雅儿贝德当然在……

雅:是,在您身边。

安:赛巴斯。

赛:是!

安:迪米乌哥斯……

迪:(开门声)让您久等了。

安:(全部都在啊!)(强制镇定发动)(太讶异让我都精神镇定啦)

众:(疑惑声)

雅:安兹大人?

安:不,没事。(没想到会全体集合啊……)我有件事要跟你们商量。

亚:商量,是吗?还以为一定是有敌人来了。对吧,马雷?

马:嗯,嗯。

迪:请问商量的内容是什么呢?如果是不才的我们能派上用场的事就再好不过了。

安:啊……你们上一次的休假,是什么时候?

众:(惊叹疑惑)

夏:您说,休假吗?

马:您,您是指没有任何工作的时候吗?

安:(咦?要从那裡开始说明吗?)嘛,简单说就是那样。

迪:安兹大人,这件事是由我跟雅儿贝德管理的。

安:这样啊。那,如何?

迪:纳萨利克转移到这裡后,警备程度升高,为了不让敌人入侵,24小时都是万全的淮备。没有任何一位僕役是閒暇的。

安:不会女僕们也是这样吧?

赛:请容我开口。我跟昂宿星团,甚至女僕们都是。

安:嗯……(真奇怪啊,明明是同伴们设定的角色,怎么会这么有社畜性呢。不,应该说是忠诚心太高吧。现在大家也用闪闪发亮的眼神看著我啊。果然这时候,身为支配者,应该要夸奖吧。)

雅:安兹大人?

安:喔,嗯,我对你们的忠诚感到很高兴。

众:(开心声)

安:(这种时候不可以一开始就生气。先称讚,然后再温柔的,冷静的切入问题。书上是这么写的!)不过,只要是活著的生物,休息就是必要的。每天一定要定时休息。没错,採用轮替形式,每个人定期休假一天吧。

众:(讶异声)

亚:怎么、我们没问题的!

科:我们完全没有勉强自己。

夏:不死者的我,就完全没关系吧?

安:不死者也一样!

夏:呜、怎么这样……

马:安,安兹大人,休假,唉,那个,是要做什么呢?那,那个,请告诉我安兹大人是怎么度过的!

安:这个吗……(我的休假……啊……就只有YGGDRASIL啊。)

迪:安兹大人,您怎么了吗?

安:抱歉,稍微发呆了一下。我的休假,是呢,跟昔日的同伴们一起玩…不,享…不,旅行啊。

众:(惊叹声)

安:那么,你们做喜欢的事情就行了。不过睡眠跟用餐一定要确实。不好好睡跟吃的话,不会长大喔?

亚:原来如此!那真的很重要呢!嘛,也有人长不大啦~

夏:哎呀~就算成长了,也治不好脑袋不灵光呀?

亚:蛤~!?

夏:嘛,矮冬瓜要成长成淑女,我看连0.1%的可能性都没有呀?

亚:你说什么──!再过一百年,我的胸部会蹦──蹦这样──

马:姊,姊姊!

科:安兹大人,我觉得我不会再成长了。那样的话,用道具代替睡眠也无碍吧?

安:不会成长了吗?

科:已经是成虫了。

安:这…样啊。嗯?怎么了,雅儿贝德?你从刚才就一直低头沉默不语,我想听你身为守护者总管的意见。

雅:休,休,休息一整天?也就是说24小时,都不工作对吗?

安:没错。这样啊,也需要可以连休……

雅:怎能如此!(爆炸声)

安:喔?(吓)

雅:整整一天,24小时,那可是1440分钟啊!?那么长的时间都不能侍奉安兹大人,被尼罗斯特拷问还比较好!

安:不,不,那样……对了,需要稍微外出一下的话,这样的情况要多少有多少……

雅:如果是任务的话我可以忍耐!而且,如果安兹大人要到外面去,我当然会陪同!绝对,绝──对──不会离开您身边!

安:冷静,你冷静一点,雅儿贝德!啊……我知道了。总之,先别休假吧。

众:(鬆口气)

安:不过,我要导入每天的休息。

众:(有点不满)

雅:如果是您的命令……

安:(比预期的还要被反对啊,特别是雅儿贝德。我说要在耶.兰提尔小住的话,绝对会大闹吧)迪米乌哥斯,我没听到你的意见啊。你也反对吗?

迪:不,我是赞成的。

安:喔?

迪:体察到无上至尊的您如此的关照, 除了感谢和感叹之外别无他物。

安:这样啊。你能理解吗?

迪:是!虽然有点僭越,但我有个提案。首先让守护者的我们先实验休息这个系统,再应用到下僕去,您觉得如何?若要进行纳萨利克全体的调整,需要一点时间。

安:嗯。就拜託你了。特别是需要睡眠跟饮食的,一定要给他们充分的时间休息。赛巴斯,也要转变女僕们的日程表。

赛:遵命。

安:知道吗?大家要过健康的生活!

众:(被安兹的气势压倒)是……





×××

(走路声)

安:(嗯……我是不是太强硬了。那之后守护者们该说是有点冷淡呢,还说是没精神……还是去看一下吧)

马:安,安兹大人!

安:打扰你工作,不好意思了。

马:没,没有那回事!那,那个,我果然是有什么失败吗?

安:(果然?)不,我只是刚好在附近,顺便过来看一下。你不用那么拘谨。

马:非,非常对不起!

安:不,你不用道歉。

马:啊……是。非常对不……啊,那个,那个……

安:(马雷会这么畏畏缩缩是因为泡泡茶壶さん的设定,不过还是没什么精神啊……而且感觉雅儿贝德和夏提雅好像有些疏远。莫非,我被讨厌了!?)

×××

(敲门声)

科:这个世上所有的荣耀……

赛:都归于纳萨利克。

科:嗯。(开门)

赛:让您久等了。

迪:安兹大人的状况如何?

赛:一如往常的勤奋工作。

科:果然。这样的话,迪米乌哥斯的预想应该是正确的吧。

迪:是啊,非常遗憾的。该这么说吗。

科:那么时间到了。我们开始吧。

(走路声)

雅:淮备比我想像中的还花时间。得快一点才行。

安:(观察守护者们的样子后发现,他们的休息时间重迭的时候就常常会聚集在一个房间裡。虽然还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也不能否定一起策划谋反的可能性。)

雅:嗯?(停下)

安:(被发现了!不,不可能!我用了所有可行的魔法配合上课金道具,别说是视觉了,热量跟魔力探知都封锁住了!)

雅:这种地方竟然有污垢……待会得告诉那隻企鹅才行。(继续走)

安:(啊~吓我一跳。)

(开门)

安:(喔!这次聚会的地方……是那个房间啊。再怎么说都无法进去啊。不过,我也没有盗贼系的技能……这个时候只能权衡轻重了。)<兔耳>。(没想到我竟然会长出兔子耳朵啊。现在是透明化,样子不会被看到真是万幸。好,到底在做什么。如果是发现了我不适合当支配者,计画著要谋反的话……)得下定觉悟啊。

迪:我们被给予的缓期并不是无限的。今天全体都聚集了,好好利用时间吧。那么赛巴斯,今天的第一个议题就拜託你了。

(咚)

塞:之前的健康检查几乎是黄色,肝脏甚至是红色。…这样的。

安:(蛤!?健康检查!?到底,在说什么啊?)

雅:黄色甚至红色……

科:应该是不良的意思吧。之前的议题有说“太黑心了(black)快死了”。也就是说,颜色是什么词彙的代称吧。

雅:是呢,那时候说黑色等同于黑暗。也就是说在表示被下了黑暗相关的魔法或诅咒,可以下这样的结论吧?

迪:不过,至高的四十一人会被一直的下诅咒……难以想像啊。

科:或许跟世界级道具有关也说不定。

众:(思考貌)

安:(“太黑心了快死了”?啊,是指黑心企业吗!说被诅咒倒的确是被狠狠的诅咒啦……不过,为什么迪米乌哥斯他们会知道这种现实世界的用语啊?)

亚:嗯~~我头痛起来了啦。不懂也没办法,换下一个议题啦!唉,今天的议题是哪位大人的话呢?

迪:似乎是黑洛黑洛大人的话。

赛:是的。虽然当时的记忆有点模糊,不过我记得这番话是黑洛黑洛大人说的。

马:之前的,健康检查?

迪:做了健康检查……嗯,没听过的用语啊……解释成检查有无负面状态如何?

雅:调查负面状态的结果,几乎是黄色,是指麻痺状态吗?

安:(没有什么意思啦!只是单纯的出现了不妙的数值,表示要注意健康状态而已啦!)

夏:肝脏是指内脏对吧?

亚:肝脏是红色……只要是流著红血的生物,肝脏都是红色的啊?

马:不过,黑洛黑洛大人是古代漆黑黏体,属于史莱姆,肝脏……是怎样子的呢?

夏:这么说也是呀。虽然我觉得既然是无上至尊,应该是会挺特别的啦……

众:(思考貌)

安:(黑洛黑洛さん实际上也是流著红色的血啦!虽然因为压力跟过劳身体都糊成一团了!)

迪:唉……啊~~不愧是伟大的至高四十一人们,想更接近一些身为创造主的他们,这种想法或许就太厚颜了。

科: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不敬啊。虽然如此,只要是为了能替安兹大人派上用场,应该可以被原谅的。我们不是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了吗?

安:(咦?)

雅:被那位慈悲的大人搭话的时候,我不但不知道GM是什么意思,只是暴露出自己的无知,一点都没有帮上忙。

赛:我想安兹大人绝对没有半点责备你的意思,雅儿贝德大人。

雅:那是因为安兹大人有广阔的胸襟,是位慈悲的大人的缘故啊。只是承受好意的话,可没资格当守护者。在安兹大人失望之前,只有一点也好,我们得展示我们的存在意义才行。

迪:这只是我的推测,安兹大人给守护者跟下僕休假的真正意思是,要给我们反省跟改进的缓期吧。证据就是,安兹大人自己并没有休假。

科:不愧是迪米乌哥斯。只有守护者中最有智慧的你懂,我就完全没有发现安兹大人的想法。

雅:当然,我也注意到了。大家,都懂了吗?

迪:虽然我在夜空话题的那时候没说,不过太常从旁抢锋头可不好喔?

赛:安兹大人是留在我们身边最后的独一无二的主人。明明全心全意的侍奉那位是理所当然的,而我们却深信尽到了责任。

马:我,我会更努力的!更加,更加努力!只有一点点也好,想为纳萨利克派上用场!

亚:我,我也是,只要是为了安兹大人,什么都肯做!

雅:是呢。这种心情,要时常放在心上啊。

众:(肯定)

迪:我好像有点太著急了。这个聚会要有成果,需要一段时间吧。不过,思考著无上至尊们的话,为了理解而付出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众:(肯定)

雅:那么,让我们接下去听至尊的话吧。听著无上至尊们的伟大话语,付出努力的话,现在不懂的事情之后一定会懂的!

安:解除<兔耳>。(为了帮上我啊……雅儿贝德,似乎还是很在意那时的事情啊。迪米乌哥斯想的太多了,过度解读。不过,守护者们是这么想的啊,明明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他们的想法,却还想著背叛什么的……回去吧。从比较实际的地方开始,不得不多加油才行啊。为了在将来能成为他们理想的支配者)



×××

雅:安兹大人,奉您的命令,守护者全体在您面前参上。

安:抬起头吧。因为你们漂亮地完成了任务,我也变的有馀裕了。今后我也会取得休假,好好放鬆休息。

众:(开心)

安:再说,我单方面的命令要休息,好像造成了一点混乱啊。

雅:绝对没有那种事……

安:好了。我不是在责备你们。错的是太著急我。今后关于休假的议题,我会尽量提出具体的方案。这样慢慢的尝试,为了你们创造更好的环境,这是我真正的意图。

雅:让您这样关照,真是令人感激不胜惶恐……我代表全部僕役,献上感谢之意。

安:嗯。那么,雅儿贝德,纳萨利克的运作我想交给你。

雅:遵命。

安:然后,今后会有几位守护者要到纳萨利克外出任务。还有,既然我有自由时间了,想伪装成人类,混入人类的城市蒐集情报。

雅:那么我也一起淮备……

安:不,雅儿贝德要留在纳萨利克……

雅:不行!(站起)啊,非常对不起!但是,让唯一一位至尊,连陪同都没有到外面去是不行的!请您三思。然后,保护您的任务,请务必交给我!

众:(面面相觑)

安:雅儿贝德,你可以变成人类的样子吗?

雅:不行。不过,穿著铠甲的话,我想应该没有问题的。在那个村子裡也没出问题。

安:铠甲……不,你能肯定绝对不会被发现吗?这个世界人类的能力还是未知,或许有我们不知道的魔法,技能,特殊能力,或道具也不一定。

雅:那么,才更需要保护您的人!我自负防御能力是守护者中最高的!

安:雅儿贝德,我很感谢你的心意。说得也是,有谁可以变成人类的,就一起去吧。

雅:啊……

安:就这样吧。

雅:呜……安兹大人,您认为我办不到的话,请至少,至少带上精英部队。

安:雅儿贝德!我可不是去打战的。

(站起)

迪:可以借用一点时间吗?

安:什么事?

迪:雅儿贝德。(附耳)

雅:唔……

众:(面面相觑)

雅:我瞭解了。

安:蛤?

雅:路上小心。

安:咦?

雅:(发光)留守就交给我吧!就交给雅儿贝德吧!安兹大人!

安:蛤!?……啊,不不,嗯,怎么,你理解啦。

雅: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安:咦?

雅:主人的,不,哪有女人不知道心爱之人的想法呢!

安:这,这样吗?(迪米乌哥斯这家伙,到底用了什么魔法?)

(走路声)

科:迪米哥乌斯。你刚才到底用了什么魔法?

迪:不是魔法。只是这么说而已。“贤妻不就是等待丈夫,好好守护家园吗”,这样。

科:只是这样想法就可以180度转变吗?

迪:女人心是谜团啊。哼,只是小小地回敬罢了。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