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短篇

OVERLORD × 霸剑皇姬阿尔缇娜短篇

短篇 OVERLORD × 霸剑皇姬阿尔缇娜短篇

翻译:rgm79sp

● 军师安兹 ●

  舞台是阿尔缇娜所在的贝露加利亚帝国北方――

  边境街道特由翁威鲁。

  天上乌云密布。

  吹着冷冽的寒风。

  身为此地的边境连队司令官、同时也是皇姬的阿尔缇娜,为了迎接某个人物而前来。

  她对这个人才偷偷怀抱着希望。有着平民出身而且军阶不高,但不象是会被丢到边境的优秀战略家人材的谣言。说不定,是个能成为阿尔缇娜的军师之人。

  要形容她的现状的话,就是"闭塞"这个词了

  被贵族们从帝都赶出去,成为了边境联队的司令官,但身为部下的将军杰洛姆,只因她是女孩子就轻视她。

  虽然士兵们都喊着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的重视她……但也不将她当成司令官。

  而且,并不会分配足以影响帝都的战力给前线城寨。

  这个北方边境,就象是阿尔缇娜的牢笼一样。

  因为有着要成为皇帝的愿望,所以不论如何都需要能提供意见的军师。

  虽然说是――需要,但对于即将迎接的人物,仅仅听过谣言却没有实际见过,不论是人格还是能力都是未知数。

  为了知道他的本性,阿尔缇娜伪装成了驭夫来到街上迎接他。

  有个没见过的人物站在大街正中央。

  在胸口抱着一本书,象是连只虫子都不敢杀的温柔青年――才不是,而是个不知为何戴着奇特面具披着黑色长袍的男人。

  这人正是死之支配者(OVERLORD)安兹。

  完全不知道这回事的阿尔缇娜,带着一付奇异的表情接近。

  「那个……你是……?」

  「……我的名字叫作安兹」

  非常沉重的声音。

  也许是因为戴着面具,听起来有点模糊。

  阿尔缇娜内心想着,应该不是这个人吧?

  不知是从可疑的表情上看出了什么,安兹继续说着。

  「请放心,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接下来要做什么我都大致上都知道了」

  「咦?」

  「妳正在找军师对吧?理由――嘛,还是别在这边说出来比较好吧」

  他的视线转向街上的人们。

  阿尔缇娜惊讶的双眼睁大。

  虽然听说很优秀,没想到,竟这么厉害!

  「你真的是被人从帝都中调离的吗?」

  「调离吗……如果是"从世界中放逐的存在"这种意思的话,或许就是那样吧」

  ●

  马车通过了特由翁威鲁市

  「直接称呼我阿尔缇娜就可以了」

  虽然身边的人们都不这么称呼,但还是将心里很喜欢的暱称说了出来。

  「呜嗯」

  安兹则悠然地肯定

  然后,就这么戴着面具环视四周。

  「……在这个世界的风景,也没什么差异呢」

  街道的左右满是麦田。因为在冬天所以是褐色的。和灰色的晚霞以地平线分割为两种颜色的景色。

  虽然通常乘客都是坐在货台上,不过阿尔缇娜坐在驾驶座中间,而安兹则是坐在她右侧。

  因为要说话的话,这样比较方便。

  就算向旁边看去,因为表情藏在不知是哭还是愤怒的奇特面具下,所以无法得知。

  「我觉得和帝都的风景不一样呢……是在说出身地吗?」

  「我本来住的街上,是高楼林立,根本看不见地平线的」

  「……高楼是?」

  「象是塔之类的东西。这种充满自然的风景,更象是别的……没错,象是某个地方」

  「那个……听说一般人听不懂聪明人所说的话,是真的呢」

  「我没说谎就是了」

  安兹耸了耸肩。

  白色的影子,掠过了阿尔缇娜眼前。

  开始下雪了。

  「然后……因为很赶,所以抓稳了免得摔下去!」

  「呜嗯。没问题」

  阿尔缇娜快马加鞭。

  就在这时,事故发生了――因为下雪打滑意外冲出了道路,虽然是勉强避免了翻车的状况……

  但马脚却扭到了。

  从驾驶座上跳下的阿尔缇娜,摸着无力低垂的马头安抚牠。

  「看来要继续走有点难度……硬来的话应该是还走得动……但要是脚治不好还恶化的话可能会被处分掉」

  「真是的,应该一开始就用〈转移门(GATE)〉的」

  失败率0%,距离无限。对能够使用最高位移动系魔法的安兹来说,遇上这类事故完全就是浪费时间――不过为了对这世界更深入了解才陪着阿尔缇娜而已。

  阿尔缇娜完全想象不到这种事吧……

  安兹从驾驶座上下来。

  接着从黑色长袍伸出手。

  阿尔缇娜吓了一跳。

  看起来就只是骸骨而已。

  是人骨。

  而且不是人骨的仿制品。握着纤细玻璃瓶的骨手伸向马右后的脚。

  将玻璃瓶中的青色液体倒向受伤部位。

  和油灯与瓦斯灯都不同的白光包住了马的脚。

  阿尔缇娜揉了揉眼睛。

  安兹一下就将手收回了长袍中。

  「这样就治好了吧」

  「咦咦!!」

  就和他说的一样,明显肿起来的右后脚,一瞬间就变得和原来一样了。

  阿尔缇娜激动地靠向安兹身边。

  「你、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下级治疗药水而已。因为我不能用治疗系的魔法。虽然治疗量很少,不过对一般人或动物就算是濒死状态也能完全治好」

  安兹理所当然地说完,就再次回到驾驶座上了。

  阿尔缇娜完全无法理解他到底做了什么。

  「……魔法?」

  「看来在这世界不存在的样子」

  「如果是故事的话,是有出现……真、真的能使用……魔法吗?」

  阿尔缇娜带着一半畏惧一半好奇的样子注视着安兹。

  他总是像失去感情般冷淡地说话。

  「我能够使用的是……嗯?」

  「呃!?」

  阿尔缇娜回过头去。

  随着风增强,飘雪开始变成暴风雪。在这雪白烟雾中,出现一群灰色的野兽。

  少女的背后抖了一下。

  「是灰狼(loup gris)!」

  五匹狰狞的野狼,散成半圆包围了马车。

  安兹不在意的说着。

  「动物真可爱呢……不过也差不多该出发了吧?」

  「你、你在说什么!?灰狼可是连骑士都会苦战的凶暴野兽喔!?」

  「…………所以,怎么了?」

  安兹完全没有理解的样子。

  阿尔缇娜焦急的大声说。

  「我们现在就快要被袭击了!」

  「原来如此!这真是没有注意到。在没有魔法和战士系技能的世界里,连野生动物都会成为威胁吗。说起来,在中世纪好像就是这种样子」

  「够了!净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好,就排除那些野兽让马车能够出发吧」

  「……哈?」

  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的阿尔缇娜哑口无言。

  看起来没什么力气的安兹只是随意的挥了一下右手。

  「〈龙雷(dragun lightning)〉」

  突然出现一道象是龙的白色闪电,覆盖住安兹的肩膀到手臂。从伸直的手指向前方飞出。

  有如落雷般的巨响。

  体型最大的那匹狼无力倒下,一动也不动。

  ●

  随着一声巨响,看见丧命的首领,灰狼们慌张而逃。

  安兹将手收回长袍之下。

  威胁消失了。不,对安兹来说本来就称不上是威胁。

  「这样就行了吧?」

  「呃!」

  阿尔缇娜带着有如燃烧般的眼神冲上驾驶座抓住安兹的长袍。

  「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什么?」

  她的表情明显是生气了。

  安兹感到困惑不已。

  从生命危险中得到解救,应该要感谢才是,怎么可能生气。

  因为对这世界还不习惯,所以犯了什么错吗?安兹这样想到――

  他的动摇并没有传达给阿尔缇娜。

  安兹的脸上无法出现表情。

  在这之上还戴着面具。

  抓住长袍的阿尔缇娜,注视着面具深处的双眼。。

  在面具深处的双眼――是阴暗到深不见底般的眼睛。果然,应该不是人类吧。就算如此也没吓到这位充满气魄的少女。

  「你很强」

  「呜嗯?」

  「虽然搞不太懂,不过只要用哪个魔法的话,肯定不用担心被灰狼什么的夺走性命吧!?」

  「……是呢」

  「那,有必要杀掉吗!」

  「还真是奇怪的话呢,灰狼会袭击人。那就是害兽。对负责这片土地的军人来说,应该减少了比较好吧?」

  「灰狼虽然会袭击人,但也会捕捉破坏田地的动物。要是森林中没有野兽的话,就会成为犯罪者的巢穴。」

  「不过才一匹而已哪有这么夸张……」

  「最重要的是,很可怜呀!?这里是野兽们住的土地喔?在此种田开拓道路的我们不过是借用土地而已。如果是在城镇或村庄也就算了,在道路上是不能乱杀的!」

  「……哼嗯」

  安兹思索了一下。

  并不是不能理解这说法。

  她主张的想法,并没有违反道理。

  而且为了达成在这世界的任务,回到原来的世界――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所在的那个世界。现在不能让阿尔缇娜避开他。

  安兹想将阿尔缇娜从长袍拉开。

  「你没办法理解这道理!?」

  「不……」

  DMMO-RPG《YGGDRASIL》的最高等级战士系角色的话,就算是城墙也只要一拳就能粉碎。就算是与之相比,腕力差一大截的安兹也能单手举起马车。

  虽然阿尔缇娜似乎比一般的少女更有力的样子,但还是安兹的臂力更高吧。

  但是,却无法让抓住长袍的手松开。

  「……你的想法我了解了,以后会尽量小心使用具有攻击性的魔法」

  存在于这世界的人或动物都太脆弱了。

  就算只使用最低限的魔法也可能会不小心杀掉。

  为了让状况进展得更圆滑,就自重点吧。

  反正本来就不喜欢无用的消耗。

  阿尔缇娜放开了安兹的长袍。

  接着突然笑了出来。

  「很感谢你能够理解,然后,也谢谢你救了我」

  「行了」

  到目前为止,只觉得她的五官很端正,还没机会以基准来仔细判断她的美丑――

  就算是对几乎失去人类感性的安兹来说,阿尔缇娜的笑脸也能感受到相当的魅力。

  当然以造形上的完美度来说,还是比不过由公会成员们灌注心血所打造出的原NPC(nonplayer character)雅儿贝德。

  并不是指那类的美丽,而是从充满活力的阿尔缇娜笑脸上感到耀眼的光芒。

  她歪了一下头。

  「什么?怎么了吗?」

  「……不,没问题。赶快让马车出发吧」

  得到安兹的回应后,她就坐到安兹身旁,握住缰绳。

  在她发出起驾声的同时拉动缰绳,受到灰狼和雷击惊吓的马儿缓慢地走了起来。

  马车车轮也再次发出了滚动的声音。

  「话说回来――魔法真厉害呢!又强又方便。感觉就像大砲一样!」

  「……我不清楚这世界的大砲有多少威力,但绝对比不上核武。即使是最上位的魔法也无以比拟」

  「核?真的都说些听不懂的话。安兹你是在哪里学会魔法的?有老师教吗?」

  「老师……」

  安兹想起了过去的公会成员们。

  互相教导技巧,交换情报,共同赚取大量经验值。

  「…………已经,不在了」

  「这样啊……抱歉问了难受的问题」

  「不用在意,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我也能够使用魔法吗?」

  「是魔法吟唱者系职业的话,只要持续赚取经验值,迟早就能学会了……不过,你的脸一副就是战士系的样子」

  「等……!?魔法是看脸决定的吗!?」

  这当然只是安兹的玩笑话而已,没想到她似乎当真了。

  看来这世界没有魔法的样子,属于这世界存在的阿尔缇娜大概也不能使用魔法吧。

  「虽然不是这么回事啦……不过阿尔缇娜是那种直肠子,在思考之前先动手的类型对吧?」

  「真失礼。我觉得应该是会先思考再行动的慎重派才对」

  「从刚刚的互动来看,是觉得哪里算慎重派了?明明才刚见到雷击,却想都不想就抓住长袍」

  不如说是要怀疑精神是否还算正常的程度了。

  完全就是感情优先不考虑前因后果的类型吧。

  阿尔缇娜满脸通红。

  「呜嗯嗯……」

  「不过,正因如此才要寻求军师吧……」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

  「当然知道。就是那么听说,才来到这世界的」

  「那么……也知道我的目标……?」

  阿尔缇娜的脸上充满不安。

  因为是极为机密的秘密。

  安兹耸了耸肩。

  「没听说这点……不过,想象得到。总不会为了下棋才要寻求军师吧。」

  她呼地吐了口气。

  不清楚是因为安心,还是失望。

  「……那知识和魔法有关系吗?」

  「就算说了,在这世界的妳也是无法理解的。更重要的是,我会协助妳,只要依靠我就行了――不过拒绝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没关系。我的目标是将国民们从苛政中解放出来。为了这个,我要成为皇帝!」

  「没问题――虽然不清楚让妳成为皇帝,是否就能解救人民」

  ●

  安兹遵守约定。

  并没有随意的使用攻击魔法。

  谢鲁克城寨――

  正是阿尔缇娜做为司令官带领的巴伊路修密特边境连队的根据地。

  但是,这司令官只是空有其名,整个连队都在将军杰洛姆的管理之下。

  年仅十四岁的皇姬阿尔缇娜,只被当成需要多加保护的装饰品而已。

  安兹扭了下头

  「虽然由我打败杰洛姆将军很简单……但那样的话,难以让阿尔缇娜被认同是司令官」

  「简、简单?虽然外表那样,但杰洛姆卿是很强的喔?」

  「确实,或许身体能力和战斗经验都接近战士系的上限了,但是,我敢肯定,没有任何装备或道具,根本不用比试。互相都到达等级上限的话,剩下就看强化能力值的魔法效果来决定优劣了」

  「又是魔法……?」

  「他就像全裸一样,而我则是全副武装。要是这样还输掉的话,是当不了公会长的」

  而且安兹还有着上位物理无效化这类常时发动型的特殊技能。

  能够将低等级的武器及魔物的攻击完全无效化的能力。

  就算使用者的技术很优秀,但就凭这世界的武器是无法对安兹造成伤害的。

  「意志力也很强的样子。魅惑系有点难吗……而且这类魔法的效果维持时间也不长。那么,就用支援系的魔法吧」

  「咦?」

  安兹站起来持续对阿尔缇娜施放魔法。

  筋力强化。

  物理伤害减轻。

  加速。

  在神秘的光芒包围中,阿尔缇娜脸上浮现困惑的表情。

  「那个……我想,如果是这样的话……想靠自己的力量来……」

  「既然迎接我成为军师,视为部下的话,那就该将我的魔法当成自己的力量。还是说,要拒绝一切的协助呢?」

  阿尔缇娜露出困难的表情。

  「呜——嗯……真的好吗?」

  「没什么,而且有实力差的话,比较不容易让对方受伤就解决」

  就和说的一样,决斗在周围完全傻眼的状况下,迅速地分出结果。

  在受到安兹高等级魔法强化后的阿尔缇娜,已经可以说是不同次元般的强大存在。

  只用一击就让杰洛姆发出呻吟。

  「呜……到底,做了什么?这不是人类能做到的!」

  「呜嗯,说的没错。我的魔法并不是人类能做到的。嘛,因为一些理由,所以不能对人用高杀伤力的魔法」

  在谢鲁克城寨的正门广场前————

  安兹将手放在获得胜利的阿尔缇娜肩上,并发出宣言。

  「我决定成为这位走在霸道上的助力。如果各位官兵愿意率直协助的话,欢迎。而无法接受的人请离开城寨」

  「不能乱说让人随意离开的这种话呀,安兹」

  「嗯?但是留下可能影响团结的人没有意义吧」

  说到底,以战力来说,一般兵的数量多寡,都没什么意义。

  阿尔缇娜将剑举高。

  「总之,我就是这个边境联队的司令官!」

  「呜……没办法。既然输了我就承认妳吧。就算妳是靠可疑魔法赢的也一样!」

  就在这时,敌袭的钟声响起。

  ●

  随着暴风雪前来进攻谢鲁克城寨的是蛮族部队。

  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擅长奇袭。

  安兹站到城墙上。

  身旁有着阿尔缇娜与杰洛姆。

  「怎么办?已经不是能外出迎击的距离了」

  因为发现得太晚,蛮族已经来到了城墙边开始射箭。

  因为有安兹的魔法在,射来的箭都像击中透明墙而弹开,所以这周遭很安全。

  杰洛姆发出鼻音。

  「哼,不能用那可疑的魔法做点什么吗?」

  「可以动手吗?」

  「是呢……这样下去的话,会造成许多士兵的牺牲。但是,我希望尽量别杀害蛮族」

  阿尔缇娜露出一付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

  杰洛姆一脸不悦的回应。

  「无聊!应该把蛮族全杀光的!」

  毕竟安兹是作为公主殿下部下的立场,因此以阿尔缇娜所说的为优先。

  以蛮族集团为目标。

  「嘛,那就尽量别下杀手好了」

  〈重力变动(gravity bound)〉

  对极为限定的范围内,给予有如强烈地震般的冲击。

  大概本来就没遇过什么地震,因此一片混乱。

  三三两两的四散逃去。

  虽然杰洛姆和士兵们都看得发笑,但阿尔缇娜露出一脸说不出的不安。

  「这么做好吗……?」

  「那么,再来呢?」

  听说阿尔缇娜似乎获得了强力的军师后,帝都下达了攻略沃尔库斯要塞的命令。

  虽然安兹独自前往比较快————

  但因为有负责视察得监察官在,所以与半个部队一同远征。

  阿尔缇娜从砲台般的山崖上眺望后,发出叹息。

  「这下要进攻似乎很难。真不愧是号称难攻不落的沃尔库斯要塞吗————虽然是昨天才从杰洛姆那听来的啦」

  「破坏也无妨的话,一击就够了……」

  「那样的话,不就会造成大量死伤吗」

  「呜嗯。而且占领后能当成据点的。那就普通的上吧,约一小时后就会在砲台那挂上旗子。接着再进攻吧————到时应该已经占领完毕了」

  「等……!?我、我也要去!」

  「只带一人就无所谓,给妳加上上位物理无效化的支援魔法吧」

  安兹咏唱魔法后,一道白光包围了阿尔缇娜的身体。

  接着,轻轻挥手。

  〈转移门(GATE)〉

  突然就到沃尔库斯要塞的司令室。

  讨论如何应付贝露加利亚帝国进攻的会议正在进行中。

  血气方刚的年轻骑士————杰伊马斯特拔出剑来。

  「什么人!?」

  随着喊声突刺而来。

  刺中安兹的身体。阿尔缇娜见状发出悲鸣。

  即使是新铁钢制的剑也不会有魔法效果。当然在无效化的范围内。

  要在不杀死这种低等级对手的状态下进行战斗,也会产生不少压力。

  「嘛,因为有那种要求所以只能这样啦」

  安兹使用〈硬化〉魔法将杰伊马斯特的身体变成石像。

  敌方的幕僚发出悲鸣。

  在这之中,有名穿着军服的半老男子手持铁棍对峙。

  虽然白发斑驳,但是眼神锐利。

  「老身是沃登大公国军,沃尔库斯要塞司令瓦因格鲁杜那」

  「我是贝露加利亚帝国军,巴伊路修密特边境连队司令官玛丽‧加托鲁‧阿尔珍缇娜!」

  「哼嗯。听到贝露加利亚帝国招来了魔王的报告,还以为是什么玩笑……看来是真的呢」

  「才不是什么魔王。只是会点魔法而已」

  阿尔缇娜架起剑来。

  当然,因为她受到了各式各样的支援魔法加持,所以随便就获得了胜利。

  剩下的士兵们则是受到安兹的〈集体麻痺〉攻击,全身动弹不得。

  远比预测还要早不少就攻陷沃尔库斯要塞了。

  安兹从长袍下拿出外表充满诡异气息的长杖。

  「再来是哪?不,继续搞这种小斗争也太麻烦了。直接去攻下帝都就行了吧」

  「咦!?但是帝都有帝国第一军在……」

  「不管是一军还是二军,对我来说都没问题。来吧,走了!」

  攻下贝露加利亚帝国的帝都后,阿尔缇娜成了新皇帝。

  不管是贵族还是百姓,甚至邻近的其他国家,都相当畏惧她这个获得了魔王之力的皇帝————

  ●

  「呜呜…………不、不行啦…………阿尔缇娜!!」

  雷吉斯边叫着边抬起头来。

  少女的手刀落在他的头上。

  「不行的是你吧!要睡就去床上睡。会感冒的!!」

  看来雷吉斯是读书读到睡着了的样子。因为是以奇怪姿势睡着的关系,所以背部不太舒服。

  「哈……做了个奇怪的梦呀」

  「还好吗?明天就要出发去帝都囉?」

  「啊啊,有在做准备。也是呢,不可能有那么轻松的事呀……」

  虽然在帝都堆了各种问题,但是看来没有出现能用魔法解决一切的超越者的样子。

  虽然心情沉重,但又有点安心……

  阿尔缇娜带着苦笑的表情穿上外套。

  「做了什么梦?」

  「……似乎是、妳靠着魔王的魔法成为皇帝的梦」

  「哎呀,有点意思。魔法能做到什么事呢?」

  阿尔缇娜边说边递出热牛奶。

  雷吉斯接下杯子后,将刚读完的黑色外表书籍拿给她看。

  「很厉害喔。足以改变世界的程度……这本书叫『OVERLORD』————」


本章已完,搜索"55彩票官方最新版"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