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彩票官方最新版

OVERLORD_第二章 真祖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第二章 真祖

1

有两道人影在森林中奔驰着,那是身兼夏提雅仆役与爱妾的吸血鬼新娘。

两人以彷佛要切断森林般的速度奔驰在兽径上。路况极差,左右两旁不断有细枝突出。不过,黑暗中的两人礼服完全没有被勾破,穿着高跟鞋以不像是在恶劣路面奔驰的速度不断前进。

奔驰在前面的吸血鬼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夏提雅,奔驰在后面的吸血鬼则拖着像是枯树干的东西。

这个森林中的位置,距离和塞巴斯他们分手的地方并不远,毕竟她们没有里程表,无法得知离目的地还有多远,但应该还需要跑很久。不过,一道坚硬金属碰撞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跑在前面的吸血鬼因此立刻停下脚步。

这是一条狭窄的兽径,前面的人停下脚步,后面的人当然也只能停下。

「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跑在前面的吸血鬼新娘正要回答后方投来的疑问。不过,还没回答前就先察觉到抱在手中的主人发出冷冽的眼神,身体剧烈一震。

背脊窜起一股冷颤,这都是因为她深知自己的主人并不是那种和善慈悲之辈。

被横抱——或者说是被公主抱——的夏提雅不满地轻轻伸了伸脚。

敏锐地察觉到这代表什么意思的吸血鬼,放松双臂的力道。

彷佛从笼子跳出来般,夏提雅翻身一跳。

她身手敏捷地跳向空中,穿着高跟鞋的纤细双脚踩上地面,身上的礼服也跟着往下一滑盖住双脚。

一站到地面,夏提雅便感到厌烦地撩起银色长发,轻轻转动脖子。

看到主人的冰冷眼神,吸血鬼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到底是怎么了呀?」

夏提雅不愿在森林中奔跑纯粹只是因为嫌麻烦,而且也不想弄脏自己的鞋子。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但在场没有人会说出口也不会去想。因为那个原因即使是在纳萨力克中,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出口。

既然被当成代步工具,除非有夏提雅的指示,否则吸血鬼新娘就不能无故停下脚步。她不需要一双擅自乱动的脚。

根据乱动的理由,还有可能遭到酷刑侍候。

夏提雅的疑问中就是带有这种感觉,不对,只是受到酷刑侍候还算谢天谢地呢。在刚才的疑问中甚至可以隐约感受到些许杀气。

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除了由四十一位无上至尊亲自创造的角色以外,其他所有人的生杀大权皆掌握在统治阶级的楼层守护者和领域守护者手中。如果在这时候继续惹恼夏提雅,可能会马上遭到处决吧。

知道这个严重性的吸血鬼,感觉着接下来的这句话或许是自己的最后遗书,战战兢兢地开口请罪:

「请原谅我,我踩到了捕兽夹。」

夏提雅移动目光,看到吸血鬼的纤足被一个强力的粗糙金属捕兽夹紧紧夹住。

那不是用来对付人类,而是用来捕抓野熊那种顽强生物的陷阱。如果夹到人的脚踝,即使穿着腿甲,夹子的力道恐怕也能轻易夹断骨头。不过——吸血鬼和普通人类有许多不同之处。

即使脚被捕兽夹咬碎猎物用的尖刺剃入,吸血鬼也毫无任何感到疼痛或是骨折的模样,不仅如此,甚至连一点受伤的感觉都没有。

吸血鬼除了银或类似的特殊金属,以及具有一定程度魔力的魔法武器之外,几乎可以减轻所有物理攻击伤害。拥有这种能力的他们,被只由铁制成的捕兽夹夹住,根本不可能受伤。只要将捕兽夹拿掉,被夹住的伤口想必立刻就会复原。

然而即使能将损伤无效化,但捕兽夹还是充分发挥另一个效果,成功阻碍她们的行动。

这个陷阱没有涂抹毒药,所以可以清楚得知,原本的目的并不是要致猎物于死地。单纯只是想要阻挠猎物吧。藉由增加负伤者来降低对手的行动力。

虽然没说出口,但夏提雅还是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快点打开捕兽夹呀。」

「是的!马上打开!」

听到夏提雅的命令后,吸血鬼伸出纤细玉手,不假思索地将两边的夹刺撑开。捕兽夹抵抗不住比熊还要强大的力量,将夹住的猎物放开。

美女撬开捕兽夹的光景看起来很不真实,但知道吸血鬼力量的人并不会对这样的光景感到大惊小怪。

「不过,竟然会出现陷阱,那就表示目的地已经不远了吧。原本以为还很远呢。」

「是的,请稍待片刻。」

跟在后方的吸血鬼,将手上那个如同枯树干的东西丢到地上。

那是身体水分全部尽失,完全木乃伊化的人类尸体。但这个尸体应该不是单纯的死尸而已,证据就是被丢出去的尸体,有了虚假的生命,动作僵硬地活动起来。

枯枝般的手臂前端长出锐利的爪子,空虚的眼窝中——和吸血鬼一样发出红色光芒,微张的嘴巴冒出异常尖锐的犬齿。

这是名为低阶吸血鬼的魔物。

就是刚才被吸血鬼吸光血的强盗之下场。

「我问你,这里距离你们的巢穴不远了吧?」

低阶吸血鬼对自己的主人深深一点头,发出类似呻吟也像哀号的声音。

「——他是这么说的,夏提雅大人。」

「是吗,为什么没有设下连续启动式的陷阱?」

除了捕兽夹之外,应该还要设下警铃和其他陷阱才比较合理。但她们却没有发现类似的陷阱。

夏提雅环顾四周,大概是在查探附近有没有什么人躲藏吧。吸血鬼见状也跟着一起搜寻,直到主人摇头为止。

「……哎,算了吧,反正你们又没有搜索系的能力……」

听到这句低喃后,吸血鬼这才发现自己被原谅的理由。

因为包括自己的主人在内,吸血鬼并没有察觉陷阱的特殊技能,所以无法发现刚才的捕兽夹,也因此保住了一条命。没受罚的理由可能是主人觉得,因为做不到的事而降下处罚太过不合理的缘故吧。

「早知道就把那丫头借过来了。」

索琉香有习得暗杀者这个职业,拥有盗贼系特殊技能的她想必可以轻松发现陷阱等事物。

「哎,没有的东西再怎么强求也是无济于事。那么,快点前往盗贼们的巢穴吧。」

不久,终于来到佣兵巢穴附近。明明是在森林里面,树木却愈来愈稀疏,穿过这里后,已经完全看不到树木,只有一片冒出许多石头的茂密草原。

这种地形被称为石灰岩地形。

在一个研钵形状的洼地中央,地面有一个大洞,些微光线自洞窟内射出。从光线的感觉来判断,内部应该是有一道缓坡通往地下吧。

设置在洞窟入口两侧的物体,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故意设置在那里的。

那是高度差不多到人类腹部的圆木制屏障,不过也没有多了不起,只是以数根圆木随便搭建而已,但左右各站了一名哨兵。

看来是想利用圆木当作掩蔽下半身的遮蔽物,如果遭到敌人的弓箭攻击时,可以用来当作掩体,然后趁机通知同伴敌人来袭吧。

一般战斗的话——如果从这样的距离袭击对方,增援肯定会从洞窟当中到来,也会让对方有时间可以准备武器。若是不想被对方发现,偷偷接近的话,周围那些大到足以用来隐蔽身体的岩石也都被移开了。

不仅如此,哨兵的肩上还挂着大铃铛。就算遭到偷袭倒下,也会发出铃声通知里面的同伴有敌袭。

可以说设想得相当周到呢。

不过,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这个无法从物理面下手的窘境。

那就是魔法。

施展「寂静」(Silence)魔法后,一口气赶尽杀绝。或者利用「透明化」(Invisibility)接近敌方,还是使用「迷惑人类」(CharMPerson)引出对方也行。破坏铃铛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哪种方法最好玩呢,如此思考的夏提雅发现有个重要的情报自己并不知道。

「入口只有一个吗?」

面对夏提雅的提问,低阶吸血鬼动作僵硬地点头回应。

夏提雅露出微笑,如此一来就已经无须多做思考了。

固若金汤的防御,可以用来对付企图奇袭的敌人,也可用来以寡击众。不过,夏提雅她们并不一样。

对于能够以悬殊力量将人类像虫子一样击溃的人来说,即使正大光明地长驱直入也毫无问题。唯一需要顾虑的是还有其他出口,因为会被对方从那里逃走。

「这样呀。那么,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也不需要躲躲藏藏了呢。因为人家实在不习惯偷偷摸摸的隐密行动呀。」

「因为只要是夏提雅大人的所到之处,那里就会熠熠生辉嘛。」

「理所当然的事不算是拍马屁,想拍马屁的话还得多动点脑筋呀。」

不理会低头请求原谅的吸血鬼,夏提雅伸手抓住低阶吸血鬼的身体。

「我就把先锋这个重责大任交给你罗。那么,上吧。」

纤细的双手挥舞,低阶吸血鬼带着划破空气的声音命中一名哨兵。因为施加了垂直翻滚的力道,低阶吸血鬼在空中翻了几十圈后才命中哨兵。

两人激烈碰撞,撞飞的方式猛烈到令人难以置信。不只头部,哨兵连胸部都喷出鲜血,四处飞溅。

鲜血的腥臭味向外飘散,另一名哨兵似乎还无法理解眼前发生了什么事,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注视着同伴的惨状。

不过对于投掷的一方来说,却是相当有趣的一副光景。

「好球——」

「太精彩了,夏提雅大人。」

两位吸血鬼对举手欢呼的夏提雅拍手称赞。不用说,低阶吸血鬼的身体也被砸个粉碎,但三人一点难过的样子都没有。原本那个低阶吸血鬼就根本不是纳萨力克的人,只是为了好玩而创造出来的家伙,即使就此消灭,她们也没有任何感觉。

而且对方不过是个人类,夏提雅的脑袋里,完全不记得曾经跟他约定过什么。

「那个,还有一个。」

夏提雅的目光在两名吸血鬼之间游移,两人见状慌慌张张地拿起方便投掷的石头递给夏提雅。

「嘿咻。」

听到铃声从远方传来,夏提雅抓起对她的手来说稍大的一颗石头。

纤细玉手以惊人的速度甩动,下个瞬间,看到出现在远方的结果后,夏提雅愉快地发表战果:

「那么,这一球……应该算是……两好球吧?」

掌声再次响起。

听到铃声响起的哨兵,似乎正在大叫有敌人来袭,声音传到夏提雅她们这里。

望着愈来愈吵闹的洞窟内,夏提雅露出温柔微笑开口命令:

「那么,上吧。你爬到附近的树上监视,看有没有人逃走。然后你当前锋负责开路。不过,如果有什么比较强的家伙记得告诉我,那可是我的玩具喔。」

「是的,夏提雅大人。」

「去吧。」

收到命令的吸血鬼领先夏提雅跨出一大步,慢慢迈向洞窟入口一带——

——接着便消失身影。

大地陷落,不对,大地并没有陷落,那是掉落陷阱。

如果是夏提雅或许可以在掉落之前避开陷阱,但以吸血鬼的瞬间爆发力,似乎还是来不及避开脚下土地瞬间消失的陷阱。

「咦——」

对于不具备特殊技能无法发现陷阱的低等奴仆来说,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所以刚才也原谅了她,不过即使能谅解,夏提雅还是不禁发出失望的声音。接着,她脸上露出夸张的微笑。那既非出自温柔,更不是充满好意或因为害臊而露出的表情。

的确,仔细一想,洞窟前会设下掉落陷阱应该是可以事先预测到才对。但却愚蠢到没有看穿,甚至还上当,实在令人愤怒。内心涌现的这个情绪,就以笑脸表现出来。

在光荣的地下大坟墓中守护许多楼层的夏提雅·布拉德弗伦,这样一个大人物的奴仆竟然中了这种陷阱,这点特别令她无法忍受。

一道充满杀气的声音,从夏提雅的娇艳红唇中倾泄而出。

「我要把你大卸八块喔,还不快点出来。」

一个跳跃,吸血鬼出现在掉落陷阱的边缘。身上的衣服虽然被泥土弄脏,但没有出现受伤的迹象。

「别让我太失望嘛。」

「非常抱歉——」

「算了,快点给我过去。还是说,你也想跟那个垃圾一样被我丢进去?」

夏提雅举起一只手作势要抓人,吸血鬼发出惨叫般的声音表示了解后,立刻小跑步奔入洞窟中。夏提雅则悠哉地跟在后面,缓步走入洞窟内。

2

喧闹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在分配到的私人房中整理武器的手停下来,竖起耳朵。

鼓噪、许多人匆忙奔跑的声音,还夹杂着一点惨叫声。

遭到袭击是明确的事实,但还无法掌握敌人的数量和对方的本领。虽然在平常的训练中都有要求遭到袭击时,要大声呼叫这些资讯才对。

并非听不到声音。虽然这是间私人房,不过是在洞窟内。只是以布帘代替门,设置在洞窟入口将空间区隔开来而已。虽然布帘很厚,但声音还是能传进来才对。

佣兵团「散播死亡剑团」总共将近七十人。这些人虽然没有他那么强,但还是不乏一些身经百战的老将。

如果只是遭遇少数敌兵的奇袭,不可能造成如此混乱。如此一来,或许可以判断来袭的敌人数量相当可观,不过若是这样就无法解释为何没有听到敌人大阵仗的声音,也感觉不到敌人有那么多。

「那么……是冒险者吗?」

如果是人数极少又具有战斗力的人,会有这样的异样感也说得通。

他慢慢起身,将武器挂在腰上。身上穿的是链甲衫(Chain Shirt),穿起来相当省时。接着将放入数瓶陶罐药水的皮囊挂在腰带上,以绳子绑住,因为施有防御魔法的项链和戒指早已戴上,因此准备就此结束。

他以几乎要将之扯破的力道拉开布帘,来到洞窟的主要通路。

在墙壁上间隔相等地吊挂着数盏灯笼,里面点着夺来的「永续光」(Continual Light),明亮到令人无法想像是在洞窟之内。

光线映照出他的全身。

体型虽然修长,但不算削瘦,衣服底下的身材如钢铁般结实。那副身材是在实战中锻链出来的,而非靠肌力训练。

头发只是随便剪剪,所以并不整齐,看起来相当蓬松凌乱。褐色的眼睛锐利地瞪着前方,嘴角微弯看似挂着一抹冷笑。下巴像发霉般长满乱七八糟的胡渣。

虽然营造出邋遢的模样,但走起路来敏捷而优雅,彷佛一头野兽。

这男人一来到遭受袭击的入口,立刻有名男子从入口的另一端跑来。看起来很面熟,是佣兵团的成员。这名佣兵看到他之后不禁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发生什么事了?」

「有敌人来袭,布莱恩先生!」

露出苦笑的男子——布莱恩开口回应:

「我知道有敌人来袭,对方有多少人?是什么来头?」

「是的!敌人有两人,都是女的。」

「女人?而且只有两人?应该不会是……苍蔷薇吧。」

倾头感到有些困惑的布莱恩,朝着目前还在鼓噪的洞窟入口走去。

号称王国最强的知名冒险小队「苍蔷薇」由五名女性组成,布莱恩当时遇到的是老婆婆,双方以两败俱伤收场。也曾听说帝国中被认为最强的暗杀者是女性这种传闻。

女性强者并不稀奇,虽然女人的基础体能不如男性,但利用魔法就能轻松弥补其中差距。

当然,如果具有最强的体能再加上最强魔法,那更是所向披靡。

布莱恩对以寡击众的敌人感到钦佩,内心涌起沸腾热血,以及渴望与强者对战,近似饥饿感的战斗欲。

「嗯,你不用过来了,好好守住里面吧。」

布莱恩如此告诉佣兵后,大步迈出步伐,挺身面对未知的强敌。

他的全名叫——布莱恩·安格劳斯。

原本只是个不起眼的农夫。不过他拥有一项天赋异禀的才能,那就是剑术的才华。而且在天赋异能的帮助下,他只要拿起武器就不会败北。战场上不曾受过比擦伤还严重的伤害,可说是名副其实的战斗天才。

不曾在剑术上尝过败绩,永远只走在胜利之路。

谁都这么认为,连他自己也不曾怀疑过。但王国的御前比武却让他盯人生出现转变。

一开始他并不是为了赢得比武才参加,单纯只是想让整个王国知道自己的本领,想让所有人都败倒在自己的脚下。不过,最后的结果却令人难以置信。

败北——

从握起武器以来——不,或许该说是出生以来的首次败北。

打败他的人是葛杰夫·史托罗诺夫。现任王国战士长,也是在周边国家中众所周知的最强战士。

在对上之前,两人几乎都是不断地快速赢得分组对战。不过,两人激斗的决胜战却像是要把之前省下来的时间全部用掉般相当漫长。

最后,葛杰夫以一招「四光连斩」分出胜负,出身低下阶级的葛杰夫目前成为战士长,也就说明了当初那场至今依然被津津乐道的比武结果吧。在那场比武后,已经没人敢瞧不起葛杰夫,甚至连讨厌他的贵族也一样。

胜者赢得荣耀,但落败的布莱恩却像是至今累积的一切全都付之一炬。虽然也算虽败犹荣,但布莱恩了解到,打遍天下无敌手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自己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

封闭自己的内心超过一个月的他,突破了一般人都会想要借酒浇愁的绝望感,重新振作起来。

拒绝了好几位贵族的邀约,第一次想要发愤图强。

不断习武,锻链身体。

不断学习魔法,增进知识。

天才却像秀才那样努力不懈。

失败让布莱恩更上一层楼。

不想要替贵族做事,那是为了避免荒废自己的本领。习武就必须要有对象,同时也不想光是纸上谈兵。而能够经常参与实战,收入又不错的职业并不多。

没有选择走上能够获得丰厚报酬的冒险者之路,那是因为冒险者没什么机会杀人。虽然打斗的对象是魔物也不错,但布莱恩的最终目的是要战胜葛杰夫。如此一来,对象就必须是人类才行。

在有限的选项中,布莱恩选择的是这个「散播死亡剑团」。不过实际上,只要是佣兵团,不管是什么佣兵团都无所谓。

追求的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一雪前耻,反败为胜。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必须拥有更强的本领。为了自己追求的武器,布莱恩可以抛弃所有一切。

魔法武器的价格非常昂贵,不过,他真正追求的并非单纯的魔法武器。

距离王国相当遥远的南方——有一座沙漠中的都市。偶尔会有削铁如泥的武器从那里传来,即使没有施加魔法,性能依旧远远凌驾平凡的魔法武器,因此往往都是价值连城,金额高到真的会令人瞠目结舌。布莱恩追求的就是那种武器。

最后他终于得到了「刀」。

如今布莱恩的实力已经升华到极限领域。几乎可以确信,即使是对上葛杰夫都能轻松获胜。不过就算这样,他还是没有感到自大,仍毫不倦怠地持续锻链。

只要闭上眼睛,那一幕就会随时浮现脑海。

就是在过去比赛中欣赏到的葛杰夫战斗英姿。自己以往没人能闪过的一击却被对方轻松躲过的身手,还有同时发出的四道斩击。

无法想起自己的败北模样,脑海里只有烙印着男人打倒自己的英姿。

走到洞窟入口的布莱恩,鼻子里飘来淡淡的血腥味。已经听不到惨叫声,代表聚集到入口附近的同伴应该已经全都遭到消灭。大概只过了两、三分钟。

集结到入口的佣兵人数至少十人以上,对他们下达的命令是彻底防御,替后方争取备战时间,但对方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将这些佣兵全数杀害——

「如果侵略者真的只有两人,那就表示她们的本领和我不相上下罗。」

布莱恩咧嘴冷笑。

他就这样带着轻松的脚步,从腰带的皮囊中取出药水一饮而尽。带着强烈苦味的液体滑过喉咙,进到胃里。接着又喝了一瓶——

一股热气开始从胃里膨胀,流到身体的每个角落扩散开来。受到这股热气的刺激,肌肉开始增强发出紧绷的声音。

这种急速的肌肉强化,正是瓶内魔法药水的作用。

刚才先后喝下的魔法药水,效果依序是「增强低阶膂力」(Lesser strength)和「增强低阶敏捷力」(Lesser Dexterity)。

不一定要喝进去,只要把一定量的药水洒在身上也能发挥效果。但布莱恩觉得,喝进去比洒在身上的效果还要大。当然,这或许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但有时候这样的想法却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力量。

接下来,他取出油滴到出鞘的刀身上。油在刀身上留下些微蓝白光芒,像是被吸进去般消失无踪。施加的油名叫「武器魔法化」(Magic Weapon),可以将魔法力量暂时施加于刀身,增加锐利度。

「启动一、启动二。」

对关键字出现反应,些微魔力从戒指和项链迸发出来笼罩布莱恩全身。

瞳之首饰(Necklace of Eye)是一种在发动时可以保护眼睛的项链,具有盲目化抗性、夜视、光量补正等效果。战士就算有再好的武器,打不中就没有意义。剥夺敌人的视力,再利用远程武器从远距离解决敌人,是身为冒险者理所当然的手段。其实,布莱恩在获得这条项链之前,就曾在与冒险者的战斗中吃过这样的亏。

接着,使用一种注入了低阶魔法,能够随时发动魔法的魔法注入戒指(Ring of Magic Bind),发动具有减轻属性伤害效果的「低阶属性防御」(Lesser Protection Energy)。

如果来袭的敌人当真只有两人,那么这两人真的是值得做好万全准备来挑战的对手。等之后再来后悔为什么不事先发动效果,那时候就来不及了。

这么一来,准备就大功告成了。

他不断深呼吸,将体内涌现的强烈热气排出。

现在的布莱恩,在肉体强化的加乘效果下,恐怕已经是人类之中最顶尖的剑士了吧。他对自己的能力充满绝对的自信,脸上露出那种人特有的狰狞笑容。

已经做好万全准备了,就让我好好享受一番吧。

愈往前走,血腥味就变得愈加强烈——

眼前出现两个身影。

「喂喂,你们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嘛。」

「不怎么开心呀。不知道是不是这些人太弱了,血池怎么累积都满不了呀。」

相对于缓缓现身的布莱恩,对方以毫无戒心的一句话回应。想起来是因为对方早已知道布莱恩会出来面对的缘故吧。他本身也没有隐藏踪迹的打算,所以有这种反应或许也是理所当然。

看着眼前的侵略者,布莱恩稍稍皱起眉头。

(听说是两个女人,但其中一个根本是个丫头嘛,而且还穿着礼服……?)

不过,布莱恩立刻舍弃这种思考,那是因为堪称绝世美女的少女头上,正飘着一颗像是以鲜血构成的球体。

「好像不曾见过这种魔法……你们是魔法吟唱者?」

两人都穿着礼服这种不适合战斗的衣服,但如果是魔法吟唱者,就可理解她们为什么不穿戴铠甲了。

「我们是信仰系魔法吟唱者呀,信奉初始的血统,神祖凯因亚贝尔。」

「神祖凯因亚贝尔?没听过的神呢,是邪神吗?」

「是那一类的没错呀。不过祂好像被无上至尊们打倒了的样子。据说只是一个游戏事件的小喽罗级头目呢。」

「真不愧是无上至尊。」少女口中说着。布莱恩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观察那位像是随从的女子。这位女子也是个美女,胸部高高隆起,散发出刺激感官的性感氛围。

白色礼服到处都是血色斑点,这么说来,她才是前锋吧。

布莱恩耸起肩膀后紧握刀柄。

「算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喔。如果你们还没的话可以等你们,如何?」

少女吃惊似地望着布莱恩,接着掩起嘴角轻声笑了出来。

「真是勇敢呀,你真的独自一人就行了吗?可以去叫你的同伴过来无所谓喔。」

「不管有多少小罗喽都伤不了你们吧?那么我一个人就行了。」

「无法理解星空有多高也是没办法的事吗?只要伸手就能摸到星星这种幼稚的想法,让亚乌菈那种充满少女情怀的小孩去怀抱就很足够了,都老大不小了还怀有那种想法只会让人觉得恶心呀。」

「有这样的人存在又有何不可,你这种小丫头怎么懂得男人的浪漫。」

布莱恩将刀举起,摆出刀尖朝前的架势。看到此情景的少女有些无趣似地看了一眼天花板后,再次目视前方,接着——

「上呀。」

少女的下巴往上一抬后,女子便扑了上去。

那身手真的是宛如疾风,不过——即使是疾如风,布莱恩依旧能够轻松斩断。

「看招!」

随着一声呐喊,布莱恩举刀从上往下奋力一挥。能够轻易将身穿铠甲的战士一刀两断的劲道,宛如狂风吹袭。

「唔!」

「哼,砍得不够深吗。」

飞扑进攻却遭到反击的女子,按住肩口往后跳开。从左锁骨砍人的刀,砍裂胸部而过。

布莱恩皱起眉头瞪着对方。

竟然没有一招就将对方解决,此外还有一件事也令布莱恩感到不解。那就是女子肩膀并没有流出半滴血,照理来说,即使喷出大量鲜血也不奇怪才对。

难道是魔法?

如此认为的布莱恩,看到女子按住伤口的手底下所发生的现象之后,眯起眼睛。

原本被砍裂的肩膀伤口竟然慢慢愈合起来。曾经听说过有种高速治疗魔法,但看起来感觉不像。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对方是拥有自我再生能力的魔物。外露的锐利犬齿,充满敌意的红色眼瞳,几乎和人类相同的外型……

如此思考的布莱恩,终于察觉到魔物的真面目。

「吸血鬼……吗?特殊能力是……高速治疗、魅惑魔眼、生命力吸收、吸血创造低阶种族、武器抗性、冰损伤抗性?记得好像还有……算了。」

不管还有什么,全都不用理会啦。撂下这句话之后,他再次紧握刀柄。

女子睁大眼睛,红色的眼瞳看起来异常巨大。

就在这个瞬间,布莱恩的脑中突然像是蒙上一层雾霾,对眼前的敌人甚至有种亲切感。不过,他只是稍微甩甩头就把这层雾霾甩开。

「……魔眼吗?我的精神可没有弱到光是这样就会受影响喔。」

拔刀出鞘的布莱恩,内心真的就像刀剑一样,轻松就把普通的精神控制一刀两断。

吸血鬼恶狠狠地露出利牙威吓,不过这是带有恐惧的威吓行为。如果觉得自己比较强,根本不需任何威吓,直接攻过来就行了。也就是说,遭到反击后她觉得对方需要戒备,或者认为对方是个强敌吧。

「还满聪明的嘛。不过野兽能够做此判断也是天性吧……」

布莱恩慢慢移动脚步,不断向吸血鬼进逼。随着对方的进逼,吸血鬼则稍微后退。

觉得无趣的布莱恩哼了一声,认为适延对方在挑衅的吸血鬼停止后退,反倒稍微向前迎了上去。

两者距离约三公尺,对吸血鬼来说这是一蹴可几的距离。但即使如此,因为忌惮布莱恩的本领,她还是没有扑上去。接着——露出微笑的吸血鬼突然伸出手。

「冲击波(Shock Wave)。」

冲击波扭曲大气,逼向布莱恩。如果被这种可以轻松将全身铠(Full Plate Mail)大大撞凹的魔法命中,只有穿着链甲衫的布莱恩可能会受到严重损伤吧。而且,只要中一招就可能大幅影响战况,因为两者的基础能力大不相同。

不过——吸血鬼却大吃一惊,睁大双眼。

「等命中之后再来笑还不迟吧,如果不想要被我看穿攻击动作的话。」

——毫发无伤。

轻松躲开肉眼-->"> 本章未完